千上

深爱喻文州 手速随爱豆

 

【叶喻】知名不具 01+02

※架空,职场(?)

※年龄操作(年龄差大于4岁)


01 不好追先生


时间其实还早。

郑轩推开门的时候,发现酒吧里熙熙攘攘居然已经快坐满了,绕了一圈才看到喻文州坐在一个圆桌旁,于是走过去拉开凳子坐下,喻文州不知道在看什么看得特别认真,还一动不动没有反应,郑轩凑上去问:“黄少呢?”

喻文州回过神来眨眨眼睛说:“你来了啊,他拿酒去了。”

“喔喔,还好你来得早,这边位置也太抢手了。”

喻文州耸耸肩说:“表演好、气氛好、酒又不贵,所以……”

“那倒也是,话说回来,你刚在看什么?”

郑轩看到喻文州突然对着他笑了,一股熟悉的感觉冒上来,立刻后悔问了那个问题。

“我刚看到个男的蛮有感觉的,”喻文州看到郑轩一脸的「果然如此」,话语里的笑意更明显了,“但是看上去不怎么好追。”

郑轩觉得压力山大,干笑着问:“怎么个看上去不好追?”

喻文州撑着下巴歪着头摆了个舒服的姿势,然后才说道:“他给人一种众人皆醉我独醒的感觉。”

所以那到底是什么感觉……

郑轩说:“……我只能想到那句「别人笑我太疯癫,我笑他人看不穿」……是不是看上去一副劳资最叼、尔等傻逼的感觉?”

郑轩边说边顺着喻文州的视线看过去,看到那个男人一个人坐一桌,一副什么都提不起劲的样子在抽烟,乍一看其实挺不起眼的,但是他周身有一股很难以言说的气场,郑轩后知后觉地想到,酒吧这么多人自己怎么就一眼看到他了呢?

郑轩正纳闷呢就听到耳边有嗤嗤的笑声,回头看见喻文州正低头笑得发抖。

“对啊你说的太对了,就是不知道怎么勾搭,”喻文州笑完想了一下,“只能下药了。”

郑轩惊:“你不是更温柔一点的人设吗?”

喻文州慢吞吞地说:“这人设烂大街了,没有新鲜感,所以才会被人甩啊。”

这是挖坑等我跳啊郑轩心想。


喻文州、郑轩、黄少天是同一届,只不过专业不同,在大一报社团的时候认识的,后来接触多了也就熟悉起来。

郑轩知道喻文州的取向,但不是对方亲口告诉他而是自己看见的,那天他在教三二楼北面的走廊上走着,随意一低头就看见楼下的两个身影,再瞄一眼就看清楚了其中一个人是喻文州,当时喻文州正好睁开眼睛,然后就顺利跟郑轩对上了眼。

郑轩自觉不好意思抬脚就走,走着走着才反应过来刚按着喻文州亲的背影是个男人。

事后喻文州见着郑轩没说起过这事儿,郑轩差点以为那其实是自己的幻觉,但现实就是喜欢打脸,没多久郑轩又撞见了一次。这倒不是喻文州到处秀恩爱,而是郑轩的个性就不喜欢人多的地方,走路专捡清净人少的地方走,这僻静的地方最适合小情侣谈心。郑轩假装没看见目不斜视地走了过去,差点顺拐,走出对方视线后捂着胸口大喘气,痛定思痛决定以后哪里人多往哪里走。

两次偶遇之后喻文州对郑轩的态度并没有什么改变,反是郑轩非常尴尬,他本身容易共情,人没尴尬他就先尴尬起来,遇到紧张的情况也会替别人紧张,所以老是说自己亚历山大。

郑轩不确定黄少天知不知道这个事儿,讲人隐私的事情郑轩做不来,但是当着黄少天的面撒谎他自觉也没这个实力,每次聊到感情话题就战战兢兢,生怕被黄少天看出什么端倪,反而喻文州一直很洒脱,一点事儿都没有的样子,而且越来越喜欢主动提起这方面的话题,然后就看着郑轩笑。

郑轩觉得自己的老同学越来越腹黑了,幸好还有黄少天这个傻白甜。

哦不对,黄少天不傻——当警察的怎么可能会傻,也不白——最近几年晒黑了不少,只剩下甜了。


这会儿名为黄少天的小天使正左手一托盘的杯子骰子右手半打啤酒地走回来,郑轩忙不迭地跟黄少天打招呼转移话题。

“嗨黄少,这里!”

“唉你怎么才来?本来想等你来了再去点酒的结果你就是磨磨蹭蹭磨磨蹭蹭,下班不积极作风有问题你知道吗?不是我嘲讽你,身为公务员自身作风问题要注意啊这样是不好的,我们那有个老迟到的被罚去扫厕所了,我觉得这个规矩得扩大,像那些下了班还在户籍窗口跟小妹妹们聊天打屁的家伙就该统统去扫厕所,哦对了今天健力士有活动我点了半打咱试试看?要是喝不惯再去买别的咋样?”

这位小天使你有点烦你知道吗。

为了避免黄少天继续表演贯口,郑轩赶紧倒了三杯摆好,说实在的那颜色就让他没什么喝的欲望。三个人碰了下杯,郑轩观察着黄少天的表情,等他喝完一口脸色没有异常才跟着喝了一口,没想到一瞬间味蕾像是遭遇了十二级台风天,液体所到之处摧枯拉朽,顿时苦着张脸,旁边爆发出一阵爽朗的笑声,是黄少天指着他一边呸呸呸一边拍桌子狂笑。

你什么时候学会心脏了这样不适合你啊小天使。

喻文州在旁边悠悠地说:“我觉得味道还好啊。”

黄少天惊讶得眉梢都要飞起来了:“诶不是吧文州这味道太难以形容了呸呸呸简直像在喝药你还觉得好喝啊口味太独特了吧!”

喻文州边说边特地看了一眼郑轩:“我口味是比较独特。”

瞧,正统的心脏大师在这儿呢。

郑轩站起来说:“我还是去买点别的吧我跟黄少都喝不惯这个。”

看着郑轩疑似逃跑的背影,喻文州笑到眯眯眼。

等了一会儿郑轩重新买了半打白啤回来,三个人摆开阵势一边喝酒一边玩骰子。其实玩骰子猜大小这个游戏得不怎么熟的人才好玩,太熟悉了就没什么意思,主要还是听歌侃大山,酒吧驻唱是个有烟嗓的妹子,歌声忧郁迷人,很合喻文州胃口。

“你们好,介意加我一个吗?”

说话的男人戴着副无框眼镜,穿着白衬衫和西裤,正站在郑轩旁边问。

喻文州顺口就说:“哦,可以的,坐吧。”

男人说着“打扰了”在喻文州旁边坐下,伸手就要喊酒,被喻文州轻轻压住手腕。

“我们点了半打才刚开始喝,等喝完再点吧。”

旁边的黄少天咧嘴说:“如果你喜欢喝黑啤这儿还有半打。”引得其他人一阵哄笑。

男人抿着嘴角看着喻文州慢慢笑了一下,说:“那好吧。”

为了不挡住其他人看表演,男人是斜着坐的,离喻文州很近,四个人玩骰子也比较有趣,男人喝酒喝得爽快,本来挺放松地在玩,玩着玩着喻文州发现那人手搭到他腰上了。

喻文州没动,他觉得自己一个男的被人搭个腰没什么大不了的。

郑轩坐喻文州对面,虽然酒吧里有点暗但他还是看见了,脸上的表情有点僵硬。

这什么人啊瞎JB动手!

郑轩赶紧看向黄少天,黄少天坐在喻文州左边,男人的手在他视线死角,看他没事人似的照样玩得起劲,郑轩估计他是没看到,有些焦虑。因为他们三个人脾气性格的关系,有什么事第一个跳出来的肯定是黄少天,现在郑轩不知道该怎么办了,玩得也很不走心。

这时黄少天一个眼神递过来,露出虎牙在笑:“认真点。”

昏暗的灯光里黄少天的眼睛亮得惊人,郑轩觉得那些说黄少天的虎牙很可爱的人一定没见过他这么笑,特别有压迫感和攻击性。

现在黄少天的好胜心被挑起来了,郑轩也不能直接跟他讲“文州被人摸了”,只好硬着头皮继续玩。


如果只有郑轩、黄少天、喻文州三个人,玩骰子猜大小这种游戏是没什么可玩性的,因为他们认识有七八年了,互相知根知底,一个眼神就知道对方有没有说谎,确切的说,是黄少天、郑轩一个眼神,喻文州就知道他们有没有说谎,所以这种要猜对方说话是真是假的游戏最后赢家都是喻文州。

现在那男人3瓶啤酒下肚都没反应过来,还在乐呵呵地摸腰,手指摩挲摩挲都快摸进T恤里了。

喻文州怕痒,于是他抖了抖,小幅度地往旁边闪了一下。

男人笑得很含蓄,说:“酒喝得挺快的,我请大家。”说完男人向卖酒的小妹招手。

郑轩趁这个时候频频跟喻文州使眼色让他注意这个男的,喻文州不置可否地笑了笑,郑轩心里着急,都快龇牙咧嘴了,喻文州才又点点头。

这时突然有个声音在他头顶上响起。

“能加入吗?”

声音有点偏低,喻文州甚至听到了声带摩擦的震动。

郑轩抬头一看,不就是那个看上去不好追的家伙么。

喻文州转头看着他眨了眨眼睛就想点头,黄少天还在那边说这小圆桌有点小摆不开啊都已经四个人了这个那个的,郑轩赶紧拉住他:“来来挤一挤,人多热闹。”

说完郑轩自觉往黄少天那边挪凳子,然后对眼镜男说:“你也过来点吧,我这边空。”

男人不情不愿地动了动,不好追的那个就坐在了喻文州右边。

郑轩虽然刚刚下意识地就想帮喻文州摆脱困境创造机会,但这会儿冷静下来觉得桌子上气氛更微妙了,瞎动手先生直勾勾地看着喻文州,不好追先生专心和黄少天玩骰子,剩下喻文州不知道在神游什么。


其实喻文州正在从头到脚地反省自己。

衣服?裤子?还是发型?难道是背上被贴了纸条?这也不是GAY吧啊怎么搞得跟插了根天线似的雷达全开各种招基佬哦?

这时喻文州才侧头看坐他右手边的男人,心想不对,这男人是不是基佬还有待考证,不过一般酒吧拼桌不是找异性拼的么?所以喻文州给他贴了个「疑似基佬」的标签,看郑轩正一脸的欲言又止,喻文州忍不住笑了,决定不多想先好好玩,灌他几杯酒说不定就酒后吐真言了呢。

似乎是看到又加入了一个陌生人桌面气氛有些尴尬,瞎动手先生主动说:“能认识也是缘分啊,我是在证券公司工作,各位都是做什么的呢?”

三个老友互相看了一眼,郑轩说:“我就是个调查员,他俩跟我算是同事。”

本来瞎动手先生对郑轩的职业不感兴趣,想把话题转移到喻文州身上,但对面不接口,他也只能顺着问:“是哪方面的调查啊?”

郑轩露了个牲畜无害的笑容说:“公安局鉴定科。”

瞎动手先生手抖了抖,郑轩指着黄少天说:“他是刑警队的。”

“那……”

喻文州接收到对面的视线,看着他温和地笑:“哦,我是法医。”

场面一度十分尴尬。

这会儿倒是不好追先生打破了沉默,他接腔说道:“那可巧了,咱们还是一家的。”

??

不好追先生一边摸打火机一边说:“公检法一家嘛,我在检察院。”


后来事情发展有些出乎意料,不好追先生似乎非常擅长玩猜大小的游戏,喝的最多的是瞎动手先生,然后就是黄少天。瞎动手先生都被撂倒好几轮了,不好追先生还没喝完一瓶。

喻文州想这家伙不止看着不好追,而且还很不好对付啊,于是就提议算了散场吧,要继续下去把黄少天也喝趴了那就有的折腾了。

不好追先生无所谓地点点头,喻文州就让郑轩先带黄少天去洗把脸,自己去把瞎动手先生摇醒,虽然对方摸了自己几下,但把人留在这里让人逮着仙人跳也不是一个为人民服务的公务员应有的素质。

“先生,我们准备散场了,你不要在这里睡了哦。”

瞎动手先生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睛,似乎对不准焦,也不知道在看哪里,喻文州伸手在他眼前晃了晃,一个不注意被他抓住了手腕。

“留个……电话?”

喝醉的男人手劲出奇的大,喻文州挣脱不开,只好拿张餐巾纸写了号码给他,还哄了几句才让男人松的手。

唉。

看了两眼要睡不睡的人,喻文州摇摇头往外走,穿过人群就看见不好追先生靠在门口射灯下点烟,低垂的双眼让眼睫毛在脸上打下扇形的阴影,点烟的手骨节分明,手指细细长长的特别好看,点燃以后的烟头闪过红色的火星,然后他抬起头看着喻文州这个方向吐出了烟气。

喻文州听到了自己心脏“咚、咚”跳动的声音。

诶?

喻文州觉得情况有点不太妙。

确实是真的很有好感,但坐一起玩的时候互动为零眼神交流基本没有,对方似乎对自己没什么意思,总不见得也跟醉鬼一样拽着人家要电话吧?

有些可惜。

喻文州深呼吸了两下,朝男人点点头就准备走过去,没想到对方突然说了一句话。

“留个电话?”

跟那个醉鬼说的话一模一样啊!

喻文州表示心情超复杂。

在喻文州沉默的时候,不好追先生摸出一张名片塞他手里。

“下次有机会一起出来玩。”

然后他就走了。

这算什么嘛!

喻文州后知后觉发现自己脸有些烫,看了两眼名片,这会儿郑轩走到门口了,黄少天双手插着裤袋站在郑轩旁边,眼睛骨碌碌地转了几下,正四下看着,喻文州把名片放进口袋,用手背去蹭黄少天的脸颊。

很烫,而且,太安静。

“赶紧走吧。”

喻文州带头往外走,才出了门就脚步一顿,门外不远的路边站着一男一女,两人姿势亲密。

喻文州心想今天到底什么日子真是哔了狗了。

郑轩跟着看过去,没看懂是什么情况,黄少天跟在郑轩后面,看前面两个人跟杆子似的杵在门口不动,就往前看,然后郑轩听见黄少天说了一句。

“哟,这不是你那渣男前男友么?”

郑轩惊,而且还没惊完,黄少天已经飞起一脚直接踹人屁股上把人踹到马路牙子上摔了个狗啃泥。

“跑!”

郑轩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喻文州拉着黄少天边跑边喊已经跑出了十多米。郑轩跟着跑了一段才回过神来,黄少天早晓得喻文州是什么情况,所以之前喻文州故意在黄少天面前说的那些话都是故意说给自己听的。郑轩觉得自己这个老同学是个披着羊皮的抖S,爱好是虐待自己,心累。

这会儿,那个抖S在一边跑一边笑,笑得像个傻逼。

他们跑开好一段了才停下来,三个人喘得跟狗似的,喻文州顺完气,站起身摸了摸口袋,说:“名片掉了。”

眉眼弯弯,语气里似乎没有一点点可惜。

郑轩想,刚是谁说不好搭讪只能下药,又是谁拿到名片就凑在灯下面仔细看了两遍的?合着那也是在逗我?

“不过我已经把电话号码记下来了。”

……

城市套路深,我想回农村。



02 美法医


「晚上皇家见啊,有事跟你说。」

叶修收到短信的时候正在收拾东西准备下班,心里纳闷有什么不能现在说吗反正就在隔壁,然后才想起来今天苏沐橙到临市取证去了。

说的是晚上,也没标注个几点到几点,叶修觉得回去吃晚饭再出来太麻烦,况且这家店人气火爆去晚了根本找不到位置,索性到一站外的小吃街要了碗鸭血粉丝,吃完后直接去了酒吧街。

到皇家的时候连7点都没有,时间真的有点早,叶修找了四人座坐下来打开手机玩起了贪吃蛇。

叶修用的手机年代久远,没微信没微博拍照还糊成屎,只有贪吃蛇。

酒吧里人渐渐多了起来,这边的四人座是宽敞的沙发,非常抢手,不一会儿就都有人了。

叶修百无聊赖地玩了几局,等到八点多苏沐橙还没消息过来,其实姑娘的心思叶修能猜个大概,他决定去点杯酒坐到九点再回家,等明天人问起来也好交代。

说实话酒吧这种地方叶修已经很久没来了,所以到吧台前面看着琳琅满目的酒单,他很坦然地问无酒精的在哪一页,然后点了杯在酒保眼里非常女气的红粉佳人。

等叶修点好酒转身,发现自己原来的位置已经被一对小情侣坐了,他只好端着杯子在场子里小转了一圈,才找到个单人座坐下。

坐着实在是太无聊,叶修职业病犯了,一桌一桌扫过去观察形形色色的人。

这对是没泡上的,这对是老夫老妻了,这对已经撩对眼了就差去开房了。

唉,一点挑战性都没有。

这时他看到有一桌在玩骰子的四个人,注意到这一桌主要是因为他发现背对着他坐的那两个男人貌似是一对还搂着腰,叶修心想自己是太久没出来玩了吗怎么现在社会风气这么开放了,然后就发现被搂着的那个往旁边闪了一点,搂人的那个尴尬地收手招小妹点酒。

喔~~~~

叶修眯了眯眼睛,站起来走过去打招呼拼桌,坐在了那两个人中间。


叶修其实没看见对方长什么样,毕竟人家背对着自己,学玩骰子也学得很认真,听他们几个说话确定那个搂人的真的跟其他人不认识,哐一下给人敲了个「嫌疑人」的章,再哐一下给被搂的那个敲了个「受害人」的章,然后第一次听到他的声音。

他说,“我是法医。”

叶修回头仔细看了看他的脸,侧脸线条很柔和,文质彬彬的,叶修想起来自己认识的那个络腮胡中年法医,把两个人放一起对比了一下,觉得「受害人」跟对方一点都不像,画风天差地别完全不同。

「受害人」话音里透着笑意,叶修转头看到「嫌疑人」的表情后也想跟着笑,好不容易憋下去才接话说:“那可巧了,咱们还是一家的。”

不出所料收获了四张问号脸。

叶修眼角瞟到「受害人」看自己的眼神,突然觉得嘴唇有点痒,于是去摸打火机,说:“公检法一家嘛,我在检察院。”

掏出烟后叶修很礼貌地问了一圈桌上的人,才点燃了香烟。


玩骰子的时候叶修发现「嫌疑人」有点针对自己,似乎是因为被自己搅了局而不开心。

叶修心想,瞧把你能的,给劳资趴下。


散场后,叶修看着「受害人」去叫醒「嫌疑人」,看着他被人拉了手。

脾气可真好啊叶修感概。

「嫌疑人」仰着头说话,「受害人」摸出一支笔在桌上的纸巾上写字,叶修眼神非常好,看着笔杆晃动的幅度就知道对方在写数字,心里默默地数了数,12位,那就不是手机号而是座机号了。

叶修失笑,说不定,脾气也不是那么好嘛。

有点有趣。

于是等人走到身边的时候,叶修说了句:“留个电话?”

果不其然看见他脸上的表情特别微妙,又想说又不想说的样子,叶修心想唇语没白学啊,你看这人的反应真有意思。

叶修心里乐完就给人塞了张名片,挥一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


出了门叶修看见有对男女在路边拦车,已经有车停他们面前了,他俩还在搂搂抱抱腻腻歪歪,于是他走过去麻利地上了车再麻利地关了门,在两人惊讶的眼神中坐着出租车跑了。

叶修掏出手机才发现一个小时前苏沐橙给他发了短信,打开一看,只有三个字。

「怎么样?」

叶修对着手机屏幕笑了一声,都能想到她发短信时候什么表情,于是按了一句回复过去。

「英雄救美了一下,还满意吗?」

对面的回复非常快:「谁让你英雄救美了啊,就没个看对眼的帅哥嘛?」

接着又来了一条短信:「你现在已经回去了?」

叶修回复:「是啊,也该回家了,明天还上班呢。」

等了有三分钟,对面终于回过来一条:「嗳,你说你可怎么办吧。」

苏沐橙一直为叶修的终身大事着急,倒也不是催着叶修一定要找对象,只是叶修实在是太宅了,家和单位两点一线,平时经常加班都不说了,正常下班他就回家打游戏。今天苏沐橙跟楚云秀一起出了趟差,路上说起这个事儿小姊妹给了她个建议,说多约他出来玩玩,别老整天憋在家里提前过老年人的生活,本来苏沐橙晚上是要一起去皇家的,可取证的过程出了点问题拖延了时间,动车改签回来也就晚了,如果叶修已经有相谈甚欢的对象自己再去就成了电灯泡,而且瓦数惊人,于是苏沐橙就直接回了家,到快九点了才给叶修发了个短信问问情况。


叶修住得不远,十几分钟也就到了,刚下车就有个陌生号码打过来。

“是……叶先生吗?”

声音从话筒里传来,有点失真,叶修没听出来是谁。

“是我,哪位?”

叶修听着对面似乎笑了一下,然后才听到他说:

“刚刚酒吧里的那位。”

喔~~~~

这也太积极了这么快就给他打电话

“我刚不小心把你名片弄丢了,打个电话确认一下号码有没有记错。”

“哦,”叶修转念一想,说道,“你记忆力倒是挺好的。”

对方稍稍停顿了一下才说:“没别的事啦,叶先生晚安。”

挂了电话才想起来还没问对方叫什么名字,于是叶修熟练地给号码新建联系人。

「受害人」。

打完想了一下,可能会跟其他人搞混了,于是再打了两个字。

「受害人法医」。

这也不对啊,看着像受害人的法医,跟受害人死了一样。

于是删掉,考虑了半天,打了个「美法医」。

英雄救美嘛,他是英雄,人家是美。


叶修周末临时有事去了外地出差,到酒店放好东西和同事一起出去吃饭,吃到一半的时候接到了的电话,来电显示「美法医」。

叶修心情很好地弯弯嘴角,接起来说:“喂,你好。”

“……叶先生好,我们几个准备明天晚上出来聚会,你……”

这欲言又止的语气叶修听着不知道怎么回事就特别顺耳,但是无奈时机不对。

“不太凑巧,我现在在外地,要下周三才回去,要不我们到时候看情况约呗?”

对方似乎是因为听到「约」这个字笑了一下,气息拂过话筒,叶修跟心里被挠了痒痒似的。

“好,那到时候联络。”

“嗯,拜拜。”

挂了电话叶修看着通话记录还在那儿乐。

同行的张佳乐一边啃着盐水鸭一边说:“哎哟你可别笑了怪膈应的。”

叶修回:“呵,我爱笑就笑,你不爱看就别看。”

张佳乐瞥:“谁要看了,是你有碍观瞻,要笑自个儿出去笑去,另外,现充爆炸。”

叶修说:“什么现充,我现在单身。”

张佳乐不信:“你刚笑得有那——”两手比了个将近一米的距离,“——么猥琐。”

叶修犹豫了一下,打开手机前置摄像头边看边问:“刚我是怎么笑的?”

张佳乐一愣,赶紧凑上来说:“这是有情况啊你。”

叶修还在想刚刚自己是不是笑得真的很猥琐,以后在人面前笑成那样可不好,大大地扣印象分,张佳乐看叶修不说话就伸手拿他手机,在被抢走之前叶修眼疾手快地把屏幕锁了,慢悠悠地补了一句。

“你随便看,猜对密码算我输。”

说完收到了张佳乐的中指。


等到叶修回去磨磨蹭蹭挨到休息日,给人打过去要约,结果人家说在忙这两天都走不开,又只能作罢。

叶修摸着下巴思考了一下,决定回家打游戏。

上了游戏就看见冬虫夏草给他发消息说:

“怎么上线了?”

叶修给对方敲回复:“人今天没空,没去成。”

冬虫夏草回了个“喔~~~”。

这是他们固定团里惯用的方式,表示意味深长。

叶修点了根烟才给人打字,问:“你想哪里去了?”

冬虫夏草:“唉有人独守空闺很寂寞啊,今天晚上我决定舍命陪君子开黑五十场,怎么样?”

叶修笑,说:“你这是趁机想让我带你刷排名吧。”

冬虫夏草:“怎么会呢!排名不都咱一起打的么还用你特意让你带哦,你被人放鸽子了就迁怒于奴家,良心大大滴坏!”

叶修:“适当点就行了,小心被你老婆看到啊。”

冬虫夏草:“原来是嫉妒我有老婆抱,呵呵呵呵~~~~~”

叶修坐着想了一会儿,问:“你帮我分析分析呢。”

冬虫夏草:“我就等你说这句呢赶紧的。”

叶修:“他上次约我我正好出差,这次我约他他说他在忙。”

冬虫夏草秒懂:“这是欲擒故纵,还是单纯的天公不作美?根据你上次跟我形容的情况来看,这个小伙子不简单啊,说不定他故意吊你呢?”

叶修:“吊我?有什么用?能谈就谈,不谈就散呗。”

冬虫夏草:“你现在还是单身狗不是没有原因的,痛心疾首.jpg。”

叶修挑眉说:“你又品出什么经验来了?”

冬虫夏草:“虽然咱俩目标群体不一样吧,但是‘约’这种事还是要讲究技术的。”

叶修看他发来这么一句又没有下文就知道他在想什么,从善如流打了一行:“请大师指点一二。”

冬虫夏草:“嘿嘿嘿好说好说。”

冬虫夏草:“虽然我没追过男人,不过大体上应该也是差不多的。”

冬虫夏草:“俗话说的话,要抓住男人的心先抓住男人的胃,你会烧饭吗?”

叶修:“泡面算吗?”

冬虫夏草:“……”

冬虫夏草:“你成心的吗?”

叶修:“真的有点难度,我家不让我进厨房的。”

冬虫夏草:“为什么?难道是‘家务事就该女人来做’?这都什么年代了怎么还有这种封建思想?”

叶修:“那倒不是。”

叶修:“我小时候炸过厨房。”

冬虫夏草:“……”

冬虫夏草:“真的勇士,敢于直接炸厨房。”

叶修呵呵一笑,正准备回他,就看见对面又迅速发来一行。

冬虫夏草:“怎么炸的?”

叶修:“粉尘爆炸实验,没控制好分量。”

冬虫夏草:“然后呢?”

叶修言简意赅:“厨房重新装修。”

冬虫夏草:“你萌!”

冬虫夏草:“艹,你猛!这破输入法!”

叶修:“手残不要怪输入法,另外我萌我自豪。”

冬虫夏草:“你……画风不对啊……把高冷的老叶还给我!”

叶修:“我哪里高冷了?”

冬虫夏草:“哪里都高冷好吗?就你平常说话那个调调,一付爱咋咋地劳资不care的气场。”

叶修:“是你没看到我蓬勃的内心。”

冬虫夏草:“你先蓬勃一个给我看看。”

叶修本来挺悠闲地在聊天,看到这句叼着烟撇嘴一笑,双手手指交叉,手掌向上反推伸展了一下,然后开始噼里啪啦打字:“他真的是一个挺有意思的人,长的也合我口味,小表情蛮多的,有点小坏又无伤大雅,猜他在想什么很有趣,看他逗别人我就忍不住想逗他,像那句话说的那样,控制不住我自己。”

冬虫夏草:“……”

看对面打过来的省略号,叶修就知道对方是不知道从哪里开始吐槽,不给对方时间又发过去一段:“他那气场就让人感觉很有生活气息,应该是个有生活情趣的人,这样的人一般都会做饭,两个人一起生活只要有一个人会就行了吧?我可以给他打下手,而且他是法医,刀工应该不错,我可以洗菜洗碗,他要是不高兴收拾菜,我也可以学着弄吧,我觉得以我这个智商不至于学不会。”

叶修打完这么长一串就跷腿等回复。

冬虫夏草:“打住打住!我错了还不行吗?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叶修:“呵呵呵呵~~~~”

冬虫夏草:“你得意个屁,都还没苗头呢你就开始想着以后,你这毫无根据的自信哪里来的?别忘了你可是约人失败了。”

叶修啧了一声:“再接再厉。”

冬虫夏草:“呵呵呵呵~~~~刚刚说能谈就谈不谈就散的是谁啊?被自己打脸疼不疼啊?”

叶修真的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脸,抿着嘴唇考虑了一下,还是给对方打了一句过去:“他是不是gay都不确定。”

冬虫夏草:“喷!”

冬虫夏草:“白瞎了你那双眼睛。”

冬虫夏草:“他要是直的,被别人摸腰不得揍人啊?”

叶修:“弯的也会啊。”

冬虫夏草:“……”

冬虫夏草:“那他……是变态?”

叶修:“我觉得他是淡定。”

冬虫夏草:“我觉得你的语气相当得瑟。”

叶修:“有吗?”

冬虫夏草:“有!”

叶修:“有就有吧,他确实挺好的。”

冬虫夏草:“……没办法跟你继续交流,债见!”



——tbc——


太久没写,复健……


生日快乐,叶修。

  439 36
评论(36)
热度(439)

© 千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