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上

深爱喻文州 手速随爱豆

 

【叶喻】No.1(End)

※世邀赛期间


前情 39℃


七夕快乐




“咚咚咚!咚咚咚!”

本来黄少天好好地躺在床上刷手机,听到敲门声惊地一个鲤鱼打挺就起来了,动作是挺大的,脚步却轻得出奇,他蹑手蹑脚走到门口,活像被夜雨声烦附体。

“喻队长?喻队长?”

门外的声音听着像是负责宣发的小王,黄少天想了想,摆了一个非常自然的的表情打开房门。

正在隔壁门口站着的人立即顿住手,不好意思地说:“呀黄少,是我把你吵醒了吗?唉对不住啊。”

“没事儿,我早起了,你找队长啊?这么早就有事了?”

“唉,没办法啊,国内等着连线采访呢,我也是被连环夺命call叫起来的,你知道喻队长在哪儿吗?他手机一直没人接。”

黄少天脑子转得飞快,“我之前听见他关门的声音,应该是下楼去了吧,你要不到楼下餐厅找找看?队长习惯吃完早饭再看手机的,不知道他哪里养成的习惯,还要在吃早饭的时候看报纸,活像个老干部。”

“哦,谢谢啊,我先去找喻队长。”

黄少天冲对方笑着摆摆手,回房间把门带上,听见电梯开关门的声音后他立刻走出房间,关门时左右看了眼确定没有人,便直接进了楼梯间往楼上走。


叶修做了一个梦,梦见自己变成了一条蛇,一直在钻地道。后来叶修被闷醒了,发现自己窝在被子里,面前杵着个东西,黑黑的也看不清楚,他摸了一把,是喻文州的肚子。

估计是昨天晚上睡觉前一直想着别传染给喻文州。

叶修拱出被子,呼吸了一下新鲜空气,看到喻文州正安稳地睡在旁边,没什么动静。

我钻了一晚上的地道差点累成狗,你睡得倒挺好?

想到这里,叶修戳了下喻文州的肚子,看着喻文州眉头皱了皱,眼睛眯着露了条缝儿又闭上,只有嘴唇不满地抿起来了。

这时叶修才后知后觉想起来昨天睡前的对话,莫名地心跳加速起来,又去戳喻文州的脸。

“醒醒……文州……”

喻文州的反应却是往被窝里钻,半张脸都缩进被子里。

叶修锲而不舍地去挠喻文州,嘴上倒是含含糊糊。

“我……你……”

叶修犹豫着不知道怎么开口,看见喻文州睁着眼睛看着他,眼里清明一片,分明已经醒了。

“你感觉怎么样?”

叶修没反应过来,问:“啊?什么感觉?”

“还头晕么?”

说着,喻文州的手从被子里伸出来,带着被窝里的热度贴上了叶修的额头,一时间两个人都没说话。

“好像确实退烧了,”喻文州脸上表情没变,又说了句,“你刚才在说什么?”

叶修突然有点紧张,问:“你听到多少?”

喻文州嘴角一弯,说:“什么我啊你啊的。”

“你……”叶修拖着调子讲不下去,看了喻文州两眼,才勉强说道,“……你有眼屎。”

“屌你!”

喻文州顺嘴跑出来一句粤语,脸色发红不知道是气得还是尴尬的,立时要掀被子起床,被叶修一把抱住。

“骗你的你没有眼屎!”

这才阻止了喻文州的挣扎。

“再说了有眼屎也正常,俗话说的好,情人眼里出西施,西施眼里出眼屎啊。”

喻文州忍不住翻白眼:“你闭嘴吧。”

叶修像八爪鱼一般抱住喻文州,让他只能看到一个后脑勺。

“你这是……害羞?”

“诶,看破不要说破嘛。”

“那你昨天一副要说的样子,你本来准备怎么说?”

“就……眼神交流一下……你懂的。”

“我不懂。”

“喻文州同志,你跟我在这儿抬杠呢?”

“我又抬不起来你。”

“你……”叶修撑起手看喻文州,问,“嘴皮子怎么越来越利索了?”

“近朱者赤呗。”

喻文州说完偏过头,露出一大段脖颈。

“虽然我知道你也不好意思了,但你这样真的像在嫌弃我有口气哦!”

喻文州差点笑场,只好又转回来跟叶修对视。

“说真的……”叶修边说边慢慢往下凑,“我——”

“咚咚咚!”

叶修僵在那里,看看门口又看看喻文州,敲门声像是在催命,越敲越急不带停的。

“老叶,是我,快开门!”

喻文州听出来了,疑惑道:“少天?”

“哥病着呢别来烦我!”叶修冲门口喊完,摆了一个超委屈的脸对着喻文州说,“他这个点来干什么?抢亲?”

喻文州真笑出来了,推开叶修坐起来,穿好拖鞋去开门。

门外的确实是黄少天,看喻文州来开门不禁眉毛上挑,左右看了下走廊,推着喻文州进了房间,还对着依然缩在被子里的叶修上下扫了几眼,把叶修看得莫名其妙,这才压低声音说道:“队长刚小王去你房间找你了,我跟他说你下楼吃早饭去了,你赶紧回去换身衣服,这个宾馆在楼梯后边有个后门,你到时候从后门出从前门进,假装从外面回来,可以说是晨练或者买东西。”

叶修槽:“知道得挺清楚的啊?”

黄少天说得很坦然:“预防你们被捉奸在床啊。”

麻个机都没“奸”呢,还是被你打断了!

这话又不好直接说出来,憋的叶修想打人。

全程喻文州没说话,默默地收拾完东西,对着叶修摆了个营业笑容,说道:“等下会议室见,叶领队。”

“诶?”

看叶修一脸蒙蔽,喻文州的笑容深了一些,点点头就走了,黄少天狐疑地看了两圈,一脸恍然大悟地“哦”了一声跟着走了。

叶修心想,这什么情况我都没看懂,你“哦”个屁哦。

把自己摔回床上,叶修细细回忆了两人的对话,喻文州这反应到底什么意思?拒绝?也不像啊。

考虑了一会儿叶修坐起来,决定去问个清楚。


国内的连线采访花了点时间,到十点一刻才结束,喻文州一路小跑到了会议室,房间里灯全关了,投影仪上放着王不留行的擂台赛录像。

喻文州进门时就听见叶修说了一句:“哎老王,看过你粉丝给你剪的视频没?就C站首页飘着的那个,BGM配得特别妙。”

王杰希侧着身看投影,正好左脸对着叶修,他抬手点着自己的左眼下方说道:“旋转跳跃闭着眼,我看过。”

“擦,你这是恶意卖萌!”叶修说着瞟了一眼走到他旁边坐下的喻文州,说道,“喻队长来了,可以进入正题了。”

投影仪画面切到昨天的团队赛,叶修在那边放放停停,找各种角度。

喻文州打开笔记本找昨晚写的总结文档,这时他的手肘被碰了下,喻文州转头瞧见叶修对着他笔记本前面努嘴。喻文州顺着往前摸到一个袋子,拿回来看是一块三明治一瓶矿泉水。

早上喻文州回房间换好衣服匆匆下楼装偶遇,没吃早饭确实有些饿了,他朝叶修点点头,默默吃起来。

“捉云手的意识不错,这个地方确实可以拉一下,方锐大大对流氓技能的CD应该算得非常清楚了,但是队友的技能循环和你熟悉的不同啊,这点非常可惜。”

——“嗯?这个时候是不是要替某位三个字的老前辈回一句爱过?”

——“滚滚滚!”

“每次看到这个炸屏攻击我就很眼花,想必对手也是一样的,就是没跟你打过配合的队友可能会被闪瞎。”

——“等这两天我天天炸给你们看你们就习惯了。”

——“不不不!”

——“别别别!”

“这个冰阵的位置……路线确实可以,以前在虚空,阵鬼是战术核心,你应该习惯用技能指路了,只是队友没有理解你的意图,浪费了这个冰阵。”

——“下次我们就知道了!李轩大大你别哭丧着脸啊!”

——“求放过……”

“这个时候用抛沙?”

——“他特么跟对方同一个脚步声从地上猫过来,我……我不熟悉猥琐流气功师!”

——“哥的走位就是这么飘逸。”

叶修非常仔细地抠细节,喻文州一边吃一边听着,本来还有些紧张的心情安稳下来。

叶修对荣耀了解得十分全面,这么多职业都会玩都玩得好是件不容易的事情,有时候他说话听着很嘲讽,是真正实力摆在那边,说得一针见血了些,让人听着不舒服罢了,但是在荣耀方面他异常得有耐心,如果有人问他、请教他,他也会真心回答、有什么教什么。

这么多职业选手,撇开跟叶修个人好恶关系,都会承认“荣耀教科书”的称呼名副其实。

“阵线拉的跟雪崩似的啊,有没有把治疗大大当人?有没有爱?关爱治疗从我做起,下场团队赛不带治疗。”

得到了一片嘘声。

就是有时候叶修真的会忍不住皮一下。

眼看着对面已经有人按捺不住想站起来,喻文州无奈,赶紧吃完最后两口,灌了一大口水顺气,在叶修被暴打的边缘尝试挽救场面。

“两天时间要磨合成型确实太困难了,还要倒时差,严格说来我们这群人凑在一起也才一天。不算全明星,队伍里很多人都没有合作过,没有正经打过配合,所以在配合上有失误也是在所难免。”

15号才组的国家队,16号就紧赶慢赶地飞苏黎世了,17号第一场比赛对阵S国,擂台赛摧枯拉朽,团队赛捉襟见肘,最后以人头分险胜。

虽然赢了,但是赢得并不漂亮,这点大家都心里有数。团队赛好几个失误点、技能交空的地方,都是自己和队友做出了不同的判断,可以说打得基本没有配合。

“这一场,很多失误都是因为我没有及时给出指示,作为队长我肯定是主要责任。”

“诶诶这是干嘛?我正准备夸你呢,我们的喻队长,这次比赛发挥特别给力,这手速,得250了吧?”

黄少天忍不住了:“卧槽这算夸吗?二百五?我夸你一个试试?”

“这怎么不是夸了?我们喻队长用二百五的手速生生拖住了对方的骑士两分四十六秒,可歌可泣。”

这时喻文州问道:“不是我被骑士拖住两分多钟吗?”

“不不,我们看最后结果,团队定位不同,骑士要正面抗伤害的,被拉出战圈将近三分钟,给咱们队里的攻击手更多的机会,同一个技能下去,打板甲跟打皮甲布甲可完全不一样,要不是你把他拖住了,局面会更难看,再说了你一个布甲,血下得没他快,我看过了。”

叶修这一通说得好像很有道理,让人无法反驳,但是再想想就觉得哪里不对。

喻文州自从进门以后一直板着的脸上有了一丝笑意,他也没在这个问题上纠结,接着复盘去了。


下一场打N国的比赛在三天后,这几天要着重磨合一下,叶修排了个对战表,等吃完午饭就要开始团队赛循环对抗,其他人没什么意见的也就先去吃饭了。

叶修和喻文州两个人没动,黄少天磨磨蹭蹭地走在最后,等前面的苏沐橙出去以后,黄少天直接关上门折回来。

“队长队长,刚才采访的时候记者没问傻逼问题吧?”

黄少天早上刷手机看到国内一面倒的批评,一早就憋着火,荣耀圈的比赛是风生水起,赛事记者水平却没有跟着水涨船高,一帮纸上谈兵的某某技术员,写出来的报道看着十分可笑。

喻文州对着凑上来的黄少天笑了笑,说道:“还好,我能应付。”

“本来比赛打得不好大家都有责任,那些家伙就盯着队长你说,太烦了!比赛看不懂,报道瞎写写,真想对他们说一句你行你上不行别逼逼!”

喻文州却摇摇头:“我是队长,比赛打的不好我当然有责任,报道的内容,有则改之无则加勉,写得不对的,就当没看到,笑笑也就过去了。”

黄少天还想说什么,叶修先接了话:“这个采访本来应该我去做的,之前说过让我全权负责,我排的出场顺序,我定的抢分方案,他们有话也是应该来找我说。”

“你不是烧糊涂了嘛……”黄少天说。

世邀赛组队急磨合少,压力全在领队和队长身上,黄少天知道叶修为了准备资料熬夜才病倒的,这会儿也给叶修搭台阶下。

叶修看看黄少天,转头去问喻文州:“他们都说了些什么?”

访问网上都能看到,喻文州没有遮掩,全说了。

“卧槽!什么叫做手速这么慢有没有想辞去国家队队长的意思???这帮记者脑子都有坑是吧?队长这次比赛手速都、都……”黄少天磕巴了一下,喻文州笑笑示意没关系他才接下去说,“——两百五了,破纪录了好伐?而且队长这场比赛在配合上都没有失误,他们怎么好意思问出口的???”

喻文州和叶修一样都是全职业精通,擅长观察,对选手很了解,基本上每个队友的意图他都能立刻反应过来,只是因为手速方面的缺憾,被对方骑士缠住而无法得空打字指挥。

“要是文州手速上来了,我们都没饭吃啊。”

“就是就是!队长你别听他们瞎说!!!”

喻文州笑了:“我也不是第一天手速慢,不会放在心上,只是觉得……如果是别人去采访,他们那些话可能会真的影响到这个人的发挥,我们这这里为国争光,他们却在拖后腿。”

叶修说道:“除了我,还能换谁去。”

黄少天忿忿不平:“国内到现在还有人在议论国家队队长的人选问题,说明明有更好的人选为何选了个……真是让人火大啊!说真的,要是昨天输了,他们不知道要写成什么鬼样,多少人等着揪队长小辫子呢。”

“哪里还有更好的人选?文州在我这儿可一直都是No.1。”

这话讲得特别不经意,叶修都想为自己鼓掌。

喻文州脸上表情倒是没变,心里刷起了弹幕。

咁古惑架咩?(这么鸡贼的吗?)

其实这半天时间叶修也想清楚了,早上喻文州那反应的意思。

话是你要说的,结果你又不说清楚,那这样我也当没发生过。

但他俩之间,早就已经心知肚明心照不宣了,现在叶修笑眯眯地等着,看喻文州怎么接招。

喻文州摇摇头,笑着说了一句:“好巧,你在我这里,也是第一位。”

叶修站起来收拾,顺便把喻文州的电脑一起揣着。

“那等会儿约个饭?”

“好。”

“吃完去你房间帮你收拾东西。”

“嗯,晚上去楼下店里买点东西。”

“喔~~房间里有啊。”

“是吗?”

“要不还是去买吧,怕你不合心意。”

黄少天站在旁边看这俩人一唱一和,表示完全不想听懂。



——End——


  262 26
评论(26)
热度(262)

© 千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