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上

深爱喻文州 手速随爱豆

 

【叶喻】养成计划(中)

之前写过严肃的【?】、黄的【勉强算】,这次的应该是小清新【并不是

太多需要介绍的设定,好烦啊不想写呜呜呜我只想写嘴炮【并不


PS:我蠢了,本来应该是喻总的生日「M0210」,我一手胡写成了我妈的生日「M0201」(。)

 


6、

 

叶修当天晚上做了个梦,梦里所有的人不管认识不认识都朝着他比中指,画面太过匪夷所思,吓得他半夜醒了以后一直没睡着。

 

早上叶修打着哈欠来到水族馆,发现有人比他来的更早,站在玻璃前全神贯注地看着「他」。

 

叶修记得这个男人是昨天实验室里的,随口问了一句:“我放你们半天假啊,怎么这么早就来了?”

 

可能因为有些走神,叶修的声音让男人吃了一惊,立刻回过头来,看清问话的是叶修,男人愣了一下才回答:“呃,我习惯了。”

 

习惯每天早上来上班,还是习惯每天早上来看「他」?

 

叶修嘴角抿了一下,问:“你是?”

 

“我……以前负责「他」的喂食与教导。”

 

叶修挑眉,其实他是想问对方的名字,不过也无所谓。

 

“饲养员是吧。”

 

“……”

 

“正好,给我讲讲这家伙的情况。”

 

对方推了下眼镜说:“哪方面?”

 

“都讲讲,身体构造,生活习惯,”叶修回头看了对方一眼,“脾气性格。”

 

“额,身体构造——”男人右手抬起来示意了一下,“如你所见,「他」现在外形上已经和人类没有多少差别,原本鱼尾上的鳞片都脱落了,蹼也已经开始退化了,只保留了鳃。”

 

“之前听那个刘教授说「他」不能用肺呼吸?电影里的美人鱼不是可以上半身浮出水面的么,「他」鳃长脖子这儿,那脖子以下就不能出水了?”

 

“不是不能,是「他」不会。”

 

叶修露出一个疑惑的表情,男人继续说道:“「他」的肺发育得很好,但教了很久他还是不会用肺呼吸,之前有试着带「他」离开水里,「他」马上发生呼吸障碍,我们没办法又只能把「他」放回去。”

 

“那「他」现在肺发育的怎么样?”

 

男人听了叶修这个问题有些疑惑,回答说:“现在?一直都很好啊……”

 

叶修意味深长地“哦”了一声。

 


7、

 

“除了人的DNA,还加了什么?”

 

男人唇线紧绷了一下又放松下来:“主体DNA是人类,由十个人的基因片段组成,另外加入了部分鱼类、鲸类及两栖动物的DNA。”

 

“你这「部分」的范围有些广啊,还有,十个人?哪十个?”

 

男人笑得有些无奈,他说:“有些人名字你可能还听过,是两三百年前的科学家,告诉你具体是谁,我们就都得再多关个八九十年。”

 

叶修愣神:“你们怎么搞到那些人的DNA的?”

 

“刘教授……是位精益求精的人,十人中还有一位是语言学家,刘教授相信这些DNA的加入能让「他」变得完美。”

 

叶修想起昨天刘教授用「残次品」来形容「他」,顿时皱起了眉:“刘教授对「他」怎么样?”

 

男人看着叶修沉默了一会儿,说:“实验室标本意外污染后原本的DNA数据全部不能用了,刘教授对「他」做了骨穿跟腰穿,提取了脑脊液和骨髓重新分析。”

 

叶修脸色有点不太好看,骨髓穿刺跟腰椎穿刺因为手术后的疼痛感早就淘汰了,放着更先进更安全的方法不用,肯定是故意的。

 

“那时候是我给「他」打的麻醉剂,所以「他」现在不信任我了。”

 

不管叶修有没有听懂,男人继续说:“以前「他」还在实验室的培养缸里的时候,跟我们都很熟悉,天天同吃同睡的,很亲近。「他」模仿能力很强,看我们吃盒饭,「他」就也要跟我们吃一样的东西,生的完全不碰,只吃熟的。你知道「他」最喜欢吃什么?”说着男人笑了一下,“白斩鸡。”

 

叶修挑眉看着玻璃对面那个时不时对他们瞟两眼的人影,脑子里想象了一下「他」吃白斩鸡的画面,觉得有点超现实。

 

“噢,”男人突然想起来,“不管是生的熟的,「他」都不吃鱼。我觉得肯定是因为我们一直指着「他」说美人鱼美人鱼,「他」有自我认知,所以不吃任何鱼类。我的同事老笑我想太多,可是「他」小时候真的很聪明。”

 

“小时候?”叶修笑,“我要是没记错的话,「他」现在也才三岁半吧?生理年龄三岁半,心理年龄多少?”

 

“额……”

 

“对了,「他」之前不是个胖头鱼的样子么,鱼尾巴是怎么没的?”

 

“胖……”没想到叶修用这个词来形容,男人直接卡壳了。

 

“诶——”叶修一副「这么明显你怎么不明白」的表情解释说,“就是圆头圆脑,头大身子短,小短手,小短腿。”

 

看到「他」已经游到玻璃旁边居高临下地看着自己,叶修发现自己说错了,赶紧改口:“小短尾。”

 

“……因为「他」一直没学会说话,当时别的方向的研究陷入了瓶颈,「他」的生长速度是跟正常人类一样的,如果等「他」自己性成熟最起码还要十年,刘教授想观察「他」的生殖功能是否正常,就……但是迅速长大的同时,「他」尾部腿骨分裂了……”

 

“啧,简而言之就是催熟了但是「他」变态发育咯?”

 

变态发育……

 

男人一秒脑补了青蛙的生长过程,对叶修这种明显很有问题但是又不知道该如何反驳的措辞欲哭无泪。

 

问的差不多了叶修咧嘴一笑,对着男人摇摇手,说:“好饿,我先去吃个早饭,等会再聊。”

 

走了两步叶修又回头问了一句:

 

“你们中间是不是有谁特别喜欢比中指?”

 

“诶?是有……有个同事经常用这个来表达不满……”

 

男人还在疑惑叶修是怎么知道的时候,叶修已经一脸恍然大悟的表情走远了。

 


8、

 

叶修掐着点走到实验室,果不其然迎接他的是刘教授的怒吼。

 

“你到底干了什么?!”

 

整理好的文字资料不见了,实验室里电脑硬盘更换了,连器材里的胚胎标本都失踪了。

 

“做了我该做的啊。”叶修一脸坦然。

 

“你该做的,是彻底做好这间实验室的安保工作,保护好研究资料,而不是实验室被洗劫了无动于衷嬉皮笑脸!”

 

叶修咧嘴笑了笑,客气地推开刘教授指着他脸的手指,说道:“实验室不是被「洗劫」了,而是被「整理」了。”

 

“整理?你是准备换实验室了?”

 

“哦,请不要误解,我这个整理是整理并销毁的意思。”

 

“……”刘教授愣住了。

 

“我已经重新制定了未来半年的研究计划,”叶修招手,让助理把一沓沓资料分发下去,拿到资料的研究员面面相觑。

 

《蓝鲸种群重塑计划》……

 

“研究顺利的话,以后会是各个国家争着付钱给我们,我可是指望着大家呐。”

 

“……你在开什么玩笑?”

 

“我的样子像在开玩笑吗?”

 

“你之前说不会干涉研究,还会保证资金——”

 

“嗯嗯,按照我制定的方向去研究我绝对不干涉,经费我也已经准备好了,你们想怎么研究就怎么研究,肯定管够。”

 

刘教授这下彻底反应过来了,这男的一开始就计划好了,说的话全部都是陷阱,现在在这里想继续研究是不可能了。

 

想到这里,刘教授把手里资料往地上一摔,抬脚往外走。

 

“教授啊,你要是想要跳槽也没关系,我就提醒一点,之前咱签了合同,三千亿的违约金,听着好像不太实际哦?但这数目并不是光针对某一个人的,还有接手这个项目的集团。”

 

“……”

 

刘教授往外走的脚步一顿,叶修接着说:“教授你执意要走我也就不挽留了,我在这里感谢你对这个领域做出的杰出贡献,希望你在别的领域也能发光发热再创辉煌哦。”

 

他不仅是要中止这个计划,还要把我……

 

刘教授脸色阴沉,甩开叶修伸过来的手走了出去。

 

叶修转过身来看了一圈,找到了上午说过话的男人,朝人家招招手,被招呼的人还处于震惊中,愣愣地走过去,叶修眯着眼睛看清楚他工作牌上的名字,说道:“小肖是吧,以后实验室由你负责。”

 


9、

 

接下来……

 

叶修若有所思地走到玻璃前,双眼下意识地就去搜寻「他」的身影,可是仔细看了一会儿都没发现「他」在哪里。

 

难道是刚说「他」腿短生气藏起来了?

 

正纳闷的时候,叶修突然发现玻璃最上端有黑色的丝状物在蔓延,越来越多,在水中慢慢舞动,有种说不出的诡异感。

 

叶修愣了一下,往前跨了两步走到玻璃边手撑着弯腰往上看,只见黑色丝状物中有两个眼睛正盯着自己。

 

“噗……”

 

「他」正倒着趴在玻璃上端,那黑色的丝状物是「他」的头发。

 

看到叶修不是吓哭而是吓笑的反应,「他」手指一动,整个身体贴着玻璃往下坠,等到视线齐平的位置「他」撑住玻璃让自己停下,和叶修四目相对。

 

“你……”

 

叶修刚张嘴,「他」也张嘴对着叶修的脸吐了个泡泡。随后,「他」手臂用力,整个身体后弯,脚踩在玻璃上借助蹬力一下子窜走了。

 

因为之前「他」倒立在水中,那一脚的位置,活脱脱像是踩在了叶修的脸上。

 

“啧。”

 

叶修摸了摸自己的脸,说道:“哪个混蛋在实验室放恐怖片,都学成熊孩子了……”

 

这样下去可不行,叶修想了想,让人带自己进去。

 

「他」生活的大玻璃缸是把四五六层打通做成的,工作人员把叶修带到6楼,打开了其中一扇门。

 

叶修走进去的时候留意了一下,门上是很简单的电子锁。

 

“这……出去的时候不用刷卡吗?”

 

工作人员正带着叶修往房间深处走,听到这句话下意识地回答:“啊?进门都刷过了,出去不需要了吧?”

 

看叶修摸着下巴没说话,那个人突然想起来眼前这个人已经是大老板了,赶紧说道:“您要是觉得需要可以立即安装。”

 

叶修摇摇头说:“先这样吧。”

 

两个人已经走到池子边缘,叶修想了下,既然出去不需要刷卡,也就不需要有人陪着了,于是问对方要了把剪刀就让人先走了。

 

等关门声响起,叶修看着平静的水面,才考虑到一个问题。

 

现在该怎么把「他」喊上来?

 

“唉,真麻烦。”

 

再一次确定房间里并没有别人,叶修趴在池子边缘,头沉入水中。熬过了在水中睁眼的酸涩感,叶修眯着眼睛看到「他」沉在池子底部一动不动。

 

叶修张嘴想喊「他」。

 

“咕噜咕噜咕噜……”

 

擦,忘记了。

 

叶修直起身体,把湿嗒嗒粘在额头的头发捋开,视线转了一圈,在旁边的台子上找到了一个手电筒,随即拿起来对着池子里打光,过了十秒多才见一个人影上浮。

 

「他」慢慢浮出水面,叶修看着「他」露出的半个脑壳挑眉,对着人招了招手,对方眨了下眼睛,慢慢往前游了一段,依旧保持着眼睛在水面以上、口鼻在水面以下的位置不动。

 

“你这是干啥?COS水鬼吗?”叶修继续对「他」招手,同时抬起手示意手里的剪刀,看对方眯着眼睛停下来,叶修说,“剪头发,理发,懂不懂啊?”

 

叶修看「他」在离池子边一米的位置停住,拿起剪刀对着自己的发尾剪了一小撮头发下来,然后指了指剪刀,再指了指「他」。

 

「他」微微歪了下头,随后手抬起来拨开水面,终于整张脸浮出水面向池边游来,叶修就在池子边坐下,对着「他」张开双手,可「他」不理叶修,方向一拐,双手撑住旁边的水池边一个用力就坐上去了,向叶修露出一个湿漉漉的脊背。

 

叶修想着等会儿还要给「他」剪头发呢,这距离有点不太好控制,于是伸出右手圈住「他」的腰往自己腿上带。

 

手指触到皮肤,有点凉,还有些滑。

 

「他」还是少年的身形,体格优势让叶修控制住了「他」的行动,「他」掐着叶修的手臂挣扎起来,叶修索性放开控制的手臂,转而捧住对方的脸让「他」转过来看自己的口型。

 

“别动,我不会伤害你。”

 

「他」看过来的眼神带着警惕,叶修再次拿起剪刀刚要有所动作,「他」鼓着嘴把剪刀抢过去,对着叶修的头发开始剪起来。

 

“……”

 

看着碎发跟落叶似的簌簌的掉下来,叶修囧了满脸。

 

刚那个动作是“我帮你剪头发”的意思,不是“剪刀给你你帮我剪头发”的意思啊喂!

 


最终叶修还是用蛮力制住了「他」并把「他」的披肩发剪短,摸着自己被绞成了刺猬头的头发,叶修打了个电话,让设备部的人在玻璃前安了个60寸的电视机,整天循环播放《白兔糖》。


——TBC——

 

要出去吃饭所以有些仓促,回来再看有木有错字错句【深沉

  148 20
评论(20)
热度(148)

© 千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