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上

深爱喻文州 手速随爱豆

 

【叶喻】罪者 Part 16(End)

·梗源自与 @落木 姑娘的聊天内容

·PSYCHOPASS paro

·有私设,在原作中增加警校阶段

·本文安全局内部构成设定

·前文: 1-5   6   7   8    9(上)  9(下)  10  11  12  13 14 15



好久不见,谢谢还记得这篇文还会来评论求更新的亲们,一万四千字最终章奉上

本文先知系统的设定就是原作的设定,解释先知系统时使用了部分原作的台词,让基友看了一下,表示没看过PP原作看起来有点吃力……

更新间隔时间太久,建议大家先把前情回顾一下……


除了叶喻跟王方外,其他CP自由心证。






看出喻文州有些走神,而且因为麻醉效力并没有完全消退,他暂时还无法坐起来,为了不显得太突兀,也为了让接下来的谈话显得更加诚恳和平等,王杰希走到床边按下了控制按钮,让床头抬起成了45度角。

“啊,谢谢。”

王杰希的动作微微顿了一下,看着喻文州慢慢地说:“该说谢谢的是我。”

“我以为你想杀他,可你却救了他。”

喻文州慢慢地说:“我不是救方士谦,只是利用他,我需要让入侵者放松警惕。”

王杰希眯着眼睛打量喻文州,突然笑了起来。

这一笑让喻文州微微讶异,凭他对王杰希的观察,对方似乎是个不经常笑的人。

“你不用故意说那些话,我没有心理负担,你救了方士谦,和你杀了入侵者,是两回事,杀人是事实,救人,也是事实。”

喻文州愣了愣,王杰希接着说:“你这个人很奇怪,不说实话,不希望别人了解你,做好事也不想别人领情,为什么?”

喻文州皱着眉半天不说话,好半天才闷闷地回了一句:“被你说奇怪,感觉很微妙。”

王杰希依旧看着喻文州,双眼中露出的意思非常明确,「我在等你回答」,对于喻文州委婉地表达「你才是很奇怪」没有任何反应。

喻文州先是皱了下眉,王杰希好像完全不受他言语的引导,很多故意说出口的话丝毫没有达到应有的效力。

这个王杰希比预想的还难搞。

这样不被旁人言语影响、依旧我行我素的个性,某方面来说,跟自己像得出奇。

“对我了解与否,并不重要。我在开始做这件事之前,就已经想到了我的结果。”

喻文州沉默了一会儿,说道。

“被抓,或者被杀。”

“所以你拒绝别人理解你,”王杰希脸上的表情像是在确认自己说得对不对,看到喻文州点头后,他接着问了一句,“那你怎么不拒绝叶秋?”

“呃……”喻文州噎了一下,“他——”

“他喜欢你。”

王杰希的语气斩钉截铁,喻文州倍感头痛。

“你认定自己的结局注定不好,也知道他喜欢你,那你之前跟他在一起是在消遣他?”

喻文州刚准备反驳,像是意识到什么突然抿住嘴唇,然后慢慢说道:“你对我的感情生活很感兴趣吗,王杰希监视官?”

王杰希眯了眯眼睛,喻文州这句话在提醒他注意彼此立场身份,更是把刚刚一面倒的气势给生生扼止了。

既然被发现了,王杰希也就很诚实地回答:“提到叶秋能打乱你的节奏。”

喻文州眉毛一跳,说:“想问什么可以直接问我。”

随后,他露出一个温和的笑容,情深意切地说道:

“我从来不说谎。”


“他被王杰希带走了。”

听到叶修的话,肖时钦的语气有些担心:“他们可能已经查到了。”

“文州跟新杰推测老王没证据,所以只把你关起来没有下一步动作,不过……这次被他们逮了个现行。”

“当时是已经没办法了文州才出手的吧?那个‘鲁西西’之前已经杀了很多人,文州是制止她行凶,更是救了他们的命——”

“他们不一定会这么想……”

这时拘留室的门突然打开,两人停止说话,一时间房间里静谧无声,没有脚步声,连呼吸声都几不可闻。

叶修刚才一直躺在椅子上跟肖时钦说话,长时间诡异的沉默让他起了疑心,坐起来往外看时赫然发现有个人蹲在他门口,正看着他露出一个嘲讽的笑脸。

叶修看清来人后摆摆手说:“我这不需要看门狗。”

“你大爷的叶秋啊不对叶修!我好心来看你你骂谁呢!好心当成驴肝肺!狗咬吕洞宾!对对,我是吕洞宾,你就是——”

叶修掏掏耳朵,说:“一段时间没见你这文化水平突飞猛进啊。”

“呵呵,那是当然,我——你特么说谁以前没文化啊,你才没文化你全小区都没文化!”

“咱宿舍在一个小区吧?”

“……”

“好久没见我真有点想你——”

“……谢谢啊我不——”

“——的废话。”

“我操!你讨打是吧?”

肖时钦在隔壁听得一愣一愣的,他的房间靠近门口,黄少天一进来他就看见了,可是黄少天破天荒地没说话,只是对他竖起食指做了个“嘘”的口型,就往叶秋那边跑过去了,全程都听不到任何声音。此时肖时钦听着两人拌嘴不禁感慨,会故意去逗黄少天说话的,全安全局大概只有叶秋一个人吧。

“你进来,我让你打。”

黄少天看看面前的带电栅栏,“嘁”了一声:“怎么不是你出来?”

“我倒是想出来。”

肖时钦听出了叶修语气中的意思,开口说道:“别着急,王杰希虽然从不按常理出牌,但我的直觉告诉我,他不会对文州怎么样的。”

听到这话,黄少天脸上的表情变了。

“文州被王大眼那家伙抓住了?”

“你不知道啊?”

“知道我在这儿跟你废话?”

说完黄少天转身要走,叶修喊住他:“你有时间像没头苍蝇一样乱跑,不如想办法把我放出来。”

“你能找到文州?”

叶修点点头。

“啧,”黄少天又走回叶修面前,一边打量栅栏一边说:“文州是故意被王大眼抓的吧?就他那头脑,除非真的硬碰硬打不过被抓,其他情况要不是他自己愿意,人家根本抓不住他。之前我就提醒过你好好看着他,你看你把人看到别人手里去了。”

“什么时候?”

“咖啡店那次啊,我过去就是去提醒你看着点文州。”

“有吗?”

“哎呀你理解能力怎么那么差,我叫他不要跟你学啊,那不就是叫你多看着点他。”

“……逻辑?”

“诶?罗辑?”黄少天回头看向门口,说道,“没人嘛……哎你别打岔!他这么明显的自毁倾向你看不出来啊?”

叶修双手抱胸靠着墙壁站着,决定还是不要问黄少天到底是怎么看出来的,然而黄少天已经从叶修眼神中自由领会了「疑问」,说道:“跟你在一起不就是有自毁倾向吗?”

诶?

叶修没忍住问了一句:“你也知道了?”

“知道啊,你们认识那天我不是在场吗?那天我说得太少了,像你这样的人简直不能靠近3米以内!可惜文州看着挺好说话的其实脾气倔的很,叫他别靠近你肯定会适得其反。”

好吧,不是那种意思的「在一起」,叶修轻声说了句:“……还真了解他。”

黄少天还在自言自语,没听清问道:“你说什么?”

“我在考虑得问你要多大的红包。”

“哈?”

“哦?你以为我没看出来?沐橙上次提起你的时候是‘黄少天那个家伙’,这次变成了‘少天’,你难道不应该跟我说说,在我离开的这段时间里,你对我妹子做了什么吗?”

“什、什么做了什么……我跟苏妹子只是很普通的、很普通的……关你什么事啦,你又不是她亲——”

话说出口才反应过来自己说了什么,黄少天懊恼自己嘴比脑快,叶修不说话看着他,在偏暗的拘留室里看不清楚表情。

在黄少天犹豫地想道歉之前,叶修先笑起来。

“你说,如果我跟你现在同时掉进水里,沐橙先救谁?”

“呃……”黄少天真真噎住了,半天憋出来两个字。

“幼稚。”


“你到底是追查那些免罪体质?还是借着抓捕罪犯的名义杀人?”

喻文州笑着反问:“那你是在追查罪犯呢?还是借着职务的便利杀人?”

王杰希平静地回答:“我是安全局在职监视官,追查罪犯是我的工作,也是我的职责,但你和我不同。”

“你可以把我当成一位热心市民。”

“热心市民不会放弃工作、抛弃朋友、撇开爱人去追查罪犯。”

王杰希语速缓慢,直直看向喻文州,不想放过对方任何一个细微表情。

喻文州似乎并不想就这个问题给予任何答案,说道:“我的想法很简单,把罪犯绳之以法,当然,用我自己的方式。”

“所以周围的人会因为你这么做而受到多少伤害,你也不管不顾?”

喻文州思考了一下,回答:“我想我并没有伤害到别人——”

“叶秋。”

喻文州皱眉。

“看当时叶秋的反应,他大概也被你蒙在鼓里,要骗叶秋可不是件简单的事情,何况——他还喜欢你。”

“……如你所说,他并不知道我的计划,我所做的一切,与他无关,还有——”喻文州看着王杰希说道,“一开始我只是觉得奇怪,现在我觉得你这些问题并不应该问我。”

“什么意思?”

“你要仔细剖析我的想法以便知道我做这些事情的动机,这我理解,可是你一直纠结在于我的行事方法是否伤害了叶修,我想,应该是你身边的某一个人跟我做过相似的事情,没有考虑你的感受,让你一直很在意,所以你执着于从我这里得到答案,或者说,忏悔?”

看王杰希不说话,喻文州双手交叉,低垂目光看着自己的手背,问:“那么,方士谦做了什么,让你如此耿耿于怀?”

喻文州如此激进地反击对他来说实属罕见,这正是因为王杰希前面所说的话确实对他造成了影响,但他还是留有余地,故意不看王杰希的表情,免得让他觉得隐私被过度侵犯。

听到王杰希深呼吸了一下,喻文州开口说道:“我没办法替他给你答案,所以,你有什么心结,最好直接去找他,”这时喻文州才抬起头来,看着王杰希说,“在你还有机会的时候。”

看到喻文州脸上的表情,王杰希愣了一下,这是他第一次看到喻文州表露出如此多的情绪,他下意识地说道:“你也不是完全没机会了。”

喻文州笑着说道:“所有我设计抓住交给安全局的免罪体质,都被你的上级带走了,而且你再也没见过他们,我想,我大概很快就会跟他们一样。”

王杰希沉默了一会儿。

“我还没有向上级报告我抓到了「免罪体质」的事情。”

“……”

在醒来后,喻文州已经迅速分析思考过了这件事情最后的结果,想过各种可能,唯独没想过王杰希根本没有上报这个情况。

是推迟上报,还是根本不准备报告?

“你确实很厉害,很会看人,也很会操纵人。”

“「操纵」?我……”

喻文州想为自己辩解,可是看着王杰希略带微笑的表情,他默默闭嘴听对方继续说下去。

“我前面本意是试探你,但你也知道,你刚刚——”王杰希举起双手,做了个引号的动作,“‘杀’了他,让我相信他「死」了一段时间,没控制好情绪,我的错。”

“只是试探吗?”

“嗯,因为你虽然「不说谎」,但也一直没讲实话,起码,避开了所有核心问题,所以我们现在来点直接的。”

「不说谎」三个字语气微妙。

喻文州皱着眉,一边听王杰希说话一边迅速分析他所造成的变数。

“跟你打心理战是个愚蠢的决定,刚才的谈话已经显示出你的抗压力很强,几乎所有事情你都有考虑到,变数是叶、修,对不对?”

“所以,你在那条通道上会那么轻易地被我抓住,一部分原因是叶修的反应,而剩下的,则是第一次杀人的影响。”

“怎么,我看出来了让你很惊讶?好歹我也在安全局工作了那么多年——”王杰希转念一想,“你把安全局的人都当成饭桶吗?”

心事被说破,喻文州扁了扁嘴唇。

王杰希挑眉问道:“既然你这么想,为什么把花费力气抓到的免罪体质交给安全局?”

喻文州犹豫了一下,慢慢说道。

“因为我之前还对它抱有期待。”

“他?”

“先知系统。”

“……”

“我原本以为,它只是不知道免罪体质的存在而忽视了这种情况,所以我把他们交给它,呈现在它面前,期待它会有所作为、有所改变,而现在,你我都知道了结果。”

王杰希沉默。

“既然不愿意直视问题,那我就……”

王杰希下意识地站直身体问:“你要做什么?”

“人已经忘记思考很久了。”


“先知系统从出生开始就会判断犯罪指数,判断这个人的价值,是监禁,还是放到社会中去生活。它给人安排工作,告诉他们能做什么,不能做什么。”

“然后,它更进一步,告诉你们要不要杀人。”

“没有人思考我们为什么会做这些事,愿望、抱负成了不知所谓的东西,因为人生的一切都已经被指定了。”

王杰希愣神了,他完全没有想过喻文州居然有这样的想法。

“你不觉得,比起本身是机器的先知系统,身为人类的我们,更像是机器、是一群行尸走肉吗?”

王杰希忍不住反驳:“我觉得现实并不如你所说的如此不堪,更重要的是,人民意志的自由带来的不是和平繁荣,而是混乱失序,为什么在先知系统管理下,我们——只有我们——是全世界唯一一个法治国家?”

喻文州有些嘲笑般反问:“你称呼它为法治?”

王杰希自知在「免罪体质」这个问题上他确实没办法做出辩解。

“我有一个视频,内容是安全局对于某些犯罪分子无法采取行动,任由其开枪射杀监视官,足以证明先知系统及主宰者存在致命缺陷和漏洞。”

王杰希看向喻文州,眼神里带了点不可思议。

“你是想掀起暴动吗?”

“我的目的并不是暴动,而是改革。”

“可一旦你说的这个视频曝光,你所做的事情只会导致一个结果,民众对先知系统大为失望,长时间被压抑的民怨爆发——

“那个时候,如果先知系统判断人民具有攻击性,犯罪指数超过300,你会开枪吗?”

“……”王杰希没有回答,而是慢慢说道,“这样会死很多人……”

喻文州双眼沉静,回答:“……真那样的话,只能说是附带伤害。“

王杰希往前跨了一步,猛得抓住喻文州问道:“人命在你眼中根本不重要吗?”

喻文州任由对方抓住自己的领子咆哮,慢慢回答:“重要。”

“那你为什么……”

“每一个生命都重要,他们有自由生存的权利。”

王杰希不可置信地看着喻文州,他的直觉告诉自己,喻文州所说的就是他所想的,也会是他将会做的,而理智也同时告诉自己,面前的这个人是个彻彻底底的疯子,因为他清楚自己在做什么,也清楚自己这样做会导致什么样的结果。

“国家法治机关失信,人民攻击安全局……即便如你所愿,先知系统被推翻了,一个高度依赖系统的社会,在失去系统后会怎么样,你想过吗?失去约束的人类会干出什么,难道是你所想见到的?为了你对自由的极致追求,要让亿万同胞陷于水深火热吗?”

喻文州没有说话,他默不作声的态度彻底激怒了王杰希。

“你像个悲天悯人的上帝,觉得自己所做的事情都是为了人类好,但是你根本没有给过他们机会,因为你不信任他们,你不相信人类仍然在思考,所以你在逼他们面对,逼他们改变,就像你之前逼先知系统面对免罪体质一样!”

喻文州此时抬起左手握住王杰希的手腕,像是想扯开对方的禁锢。

“并不是所有人都会像你说的那样,当社会体系崩塌时会用暴力手段解决问题,你之所以那么想,其实不相信人类能理智思考的是你吧?”

王杰希抬手打落喻文州的手,意外地碰到了他的手腕。

“是什么?”

抓住喻文州的左手,王杰希在手腕的地方摸到了一个隐形的凸起物,轮廓像是安全局内使用的通讯终端,他立刻找到了启动按钮,蓝光亮了一下又暗去,两秒钟的时间足够王杰希看清楚它的样子。

知道这是喻文州所使用的通讯终端,也证实了之前自己对肖时钦和他之间关系的猜想,王杰希拆下终端,决定去拘留室问个清楚。

王杰希走出房间关上门,就看见一队人往自己方向走来,打头的男人他见过一次,正是当时把方世镜介绍给自己的人。

“你好,王杰希监视官,又见面了。”

王杰希没有回答,有些迟疑地看着这个男人,思考他此时此刻出现在自己面前的用意。

“我们接到报告说你又抓获了一个「犯罪指数正常者犯罪事件」的嫌疑人,他在房间里吧?”

说着男人越过王杰希往他身后房门方向走,王杰希拉住他的手,问道:“什么报告?”

男人不动声色地笑起来,说:“王杰希监视官,你不会以为这件事就交给你一个人负责了吧?他人醒了吗?”

“……我还没审问——”

「完」字没有说出口,男人已经打断他:“正好,审问就交给我们负责了,幸苦你了。”

男人身后跟来的人把王杰希挡住,让男人进入了房间。

“喻文州先生,久仰大名,请跟我们走吧。”

男人对着喻文州微笑,让人把喻文州连同铐着他右手的床一起推到了停在顶楼的飞机上,他们把床推进了飞机上的一个房间,然后连同那个男人一起全部离开房间。过了十几分钟,喻文州听到引擎的声音响起,飞机启动,那个男人才再次出现在房间里。

男人站在喻文州面前正式自我介绍。

“喻先生,我是先知系统的代言人。”


黄少天前脚刚走,张新杰后脚就来了。

叶修忍不住说:“当哥是新到动物园的萌宠吗,各个都来参观?”

张新杰不为所动,打开携带的笔记本电脑,一边开机一边说:“我刚才收到了这个。”

打开的电脑屏幕上是一个视频,画面里正是喻文州对着镜头说话的脸。

“你能解释一下,他为什么会往我的邮箱寄这个吗?”

叶修往前走了两步,靠近问:“什么意思?”

“这是他给你的口信,也是他的遗言。”

叶修睁大眼睛,张新杰调高了音量。

画面上的喻文州耸肩笑了一下。

叶修很难把自己的双眼从喻文州脸上移开,但是他依旧注意到了视屏右下角的时间,时间在好几天前,叶修算了一下,那是他们认识的前一天,喻文州在视频里讲了很多他搜集到的证据摆放的位置、他对事情的分析。随后画面就黑了,叶修疑惑地看向张新杰,张新杰只是示意他继续往后看。

随即,视频又出现了画面,时间显示是一天后。

「我跟……他接触了,他是个……很有意思的人,他一下子就看穿了我的用意,有敏锐的观察力,如果他成为敌人,大概会很棘手……相信有他的协助能缩短我们的进程。」

「捕获“没头脑”的行动算是顺利,期待先知系统和安全局的反应,至于……算了,下次说吧。」

叶修想起那天晚上的楼梯口,下意识地摸了摸自己的嘴唇。

随后的视频显示时间隔了好多天。

「明天去抓“不高兴”,」喻文州陷入了长时间的沉默,然后他才慢慢说道:「我有点后悔把他牵扯进来了。」

又是隔了好几天才有视频。

「有他的帮助,抓捕的过程顺利很多……」

整个视频像是喻文州的日记,只是时间点越靠近现在,他在视频里面说得越少,像是越来越不想多谈。

「今天有监视官和执行官看到我跟他了,虽然对方同意不向上级汇报,不过他们迟早会知道,所以我把终端设置了一下,如果有我以外的指纹开启终端,就会自动把这个视频发送到你的邮箱,希望到时候你能去救他。」

然后画面彻底黑暗,进度条也走到了终点。

“就这样?”

喻文州的「遗言」是希望张新杰来救叶修?

张新杰合上电脑,说:“这对他来说,已经算说得多的了。”

“我很担心文州……”

张新杰看向肖时钦,回答:“我也很担心他……但是我现在不知道他在哪里。”

“我知道。”

闻言张新杰问叶修:“你知道?”

“我给他装了追踪器,”叶修说道,“我还能看不出来他也喜欢我么?但是他却强迫自己理智起来,我有点不好的预感,所以……”

“那你现在能追踪信号吗?”

“砰!”

这时门突然被打开了,王杰希冲了进来,看到张新杰站在叶修那间门口时顿了一下,但他没有浪费时间,直接跑向肖时钦。

“这个是你做的吧?”

肖时钦看着王杰希伸出的手里拿着一个通讯终端,反应过来是什么后肖时钦没有回答。

“你不回答也没关系,你是他的同伴吧?帮我救他!”

“?”


王杰希被一群人堵在门外后,拿着喻文州的通讯终端本来准备去找肖时钦,但是他始终没办法打开这个设备,东西八九不离十是他做的,现在去找他他估计也不会为自己打开,于是王杰希先转头去医务室找了方士谦。

方士谦花了几分钟破解了终端的程序,然后王杰希看到了里面的内容。

整个终端里只有一个视频,他打开,看到的是叶修的脸。

这就是喻文州口中所说的那个“视频”?

王杰希立刻发现不对,这个终端明明是他无意间发现的,现在想起来这个“无意”却带着满满的“刻意”,喻文州如果不想让王杰希发现这个终端,他只需要全程把左手放在被子里,但是他却让王杰希“碰到”了。

确定喻文州是故意的以后,剩下的就是想清楚他为什么这么做。

这个视频如果散播出去,会让人们质疑先知系统,可能引发暴动,也会让人们开始思考,可能发生变革。

你是在让我选择吗?


“代言人?”

“嗯,我们发现你最近将很多免罪体质抓捕并交给我们,能看出你对先知系统充满了信任,而我们正需要你这份信任。”

喻文州看着这个突然出现的男人,并不表态。

“先知系统是如同人类大脑般的大规模并行分布模型,这是公众已经知道的,他们不知道的是,先知系统确实是由大脑——247人的大脑组成。”

什么……

“依靠机械程序只能凭借色相计算压力值,如果要计算这个人的犯罪指数则需要更高级别的思考力与判断力。让这成为可能的,就是我们。”

听到这种发言,喻文州非常惊讶,慢慢地坐了起来。

“你现在所见到的这个身体,是高度仿生机械人,我们会轮流与系统接通来控制这具身体——是不是一下子太难接受了?那换个认识的人来跟你说明情况吧。”

说完这句话时,男人的眼睛闪烁着绿芒,他闭上眼睛,脸上出现若隐若现的线条似的光芒,随后他睁开眼睛,说道。

“又见面了。”

眼神、表情都发生了变化。

“认不出来了吗?也是,不过你不该忘记我,我当时可是打了你一棍子。”

“……「不高兴」……”

“「不高兴」?呵呵,有趣,不过现在名字对于我来说已经不重要了。”

“之前被你们送到安全局手里时,我有过憎恨,想着一定要出来报复,你也知道我原本就是个易怒的人,但是……自从加入先知系统,我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和别人共享信息、知识,理解力和判断力都得到了急剧地提高,像是突然从凡人变成了全知全能的神,我能看到别人的过去现在和未来,而且从肉体凡胎变成了永恒,这是怎样的一种体验,相信你不难理解吧?”

“……”

“要成为先知系统的一员,第一点要求就是不能墨守成规,拥有特立独行的人格,能从外在的角度俯视人类的行动并进行审判,而你跟我,正是这样的人。”

“我们是无法通过心理测量值得出犯罪指数的特殊人类,有着独特的思想和价值观,系统吸纳我们这样的人才,就能扩张思考的幅度,帮助它提升,不断获得新的可能。”

喻文州有些愣神,呐呐地问:“你是想让我……”

“对,我们邀请你成为我们的一员,成为先知系统的一员,脱离迟早会腐朽的肉体,在永恒中重生。当然,这不会让你损失独立性,你看我现在依旧保有一切记忆,你只需要点点头,就能变成这个世界的支配者之一。”

喻文州突然笑起来。

先知系统管理下的社会宣称是「不依赖于人类自我,靠着机械运转的公平社会」,而这个系统实际上却是由一群免罪体质的大脑组成的,自己之前还花费力气去把免罪体质抓起来交给安全局,简直可笑至极!

“哈哈哈哈哈哈哈……”

“我们这次随行带了医生,在前往总部的路上就能完成手术,到时候你的身体会连同喻文州这个名字一起被销毁,不留蛛丝马迹,你不用担心。”

销毁?

喻文州下意识地在脑中浮现出叶修的脸。

“我拒绝。”

男人似乎是没有想到喻文州会是这样的反应,不过也无所谓地继续说道:“你不愿意也没关系,反正加入先知系统后你自然能体会它的美妙,你会感谢我的。”

随后男人向门口的守卫示意,几名穿着白大褂的人走进了房间,喻文州挣脱不开手铐,被一群人按住手脚,眼看着其中一人往自己的输液管中打了一针药剂。


“帮我救他。”

张新杰立即问了一句:“文州怎么了?”

“你也……”没想到喻文州在安全局的盟友数量那么多,有那么多人认同他的想法,王杰希顿了一下,不过也没时间让他多想,“被上面的人带走了,所有被带走的人都消失了,像是从未存在过——”

“哐!”

张新杰身后爆出了剧烈的电火花,被砸到门上的东西立即被电流烧焦掉落在地上,依稀能分辨出是拘留室里的水盆。

“人不是你带走的么?怎么还能被别人带走?”

看叶修已经要举起桌子往门上砸了,张新杰出声:“你不是说你能追踪到文州的位置吗?我们现在就把你弄出来然后出发,来得及的!”一边给王杰希打手势,让他赶紧把拘留室的门打开。

王杰希走到控制器旁输入密码,却看到红色的错误提示。

「error。」

“有人改了密码。”

这时肖时钦突然到对王杰希说:“把文州的终端扔进来!”

“不会烧焦吗?”

“绝缘材料做的!对准中间缝隙扔进来!”

王杰希依言把终端扔进肖时钦的房间,肖时钦迅速打开终端开启虚拟键盘,在飞速敲打键盘将近1分钟后,肖时钦终于抬起头,对着门外的王杰希跟张新杰说道。

“我会切断叶修房间的控制系统,同时会触发警报,所以打开门后你们马上走。”

“那你——”

“没时间了,3——2——1——”

肖时钦按下回车键,与此同时整个安全局响起了刺耳的警报声。

椅子砸在铁栅栏上不再溅起电火花,叶修果断拉开铁栅栏跑了出来。肖时钦根本没时间抬头,画面上迅速闪过的数据几乎让人眼花缭乱,他偏头喊了一句。

“我自己想办法,你们快走!”

三人看了一眼还被关着的肖时钦,然后迅速往外跑去。

离开的脚步声越来越远,而另一个方向嘈杂的脚步声越来越近,因为触发了警报,再也不能像刚才那样只用1分钟就入侵控制系统,肖时钦用尽全力和时间赛跑,想着如果真来不及就假装完全不知情在一边装傻好了。

脚步声已经到达门口,但是预料中的开门声却没有响起,反而是搏斗声和重物落地的声音。

终于等一切尘埃落定,门被打开,一个熟悉的身影走了进来。

“小事情,有没有想我啊?”


“他在哪?”

叶修边跑边摆弄他刚刚取回的平板,楼道里的灯突然暗了,他借着屏幕的灯光继续定位,看到显示的位置时不禁咦了一声。

“怎么?”

“他已经快到最远信号距离了……即便坐车应该也没那么快……”

王杰希脱口而出:“飞机!”

张新杰跟上说:“楼顶应该有备用的!”

三个人迅速跑上楼顶,发现唯一停着的一架飞机旁七零八落地躺着几个人,顿时警觉,放低脚步声靠近驾驶舱,叶修作为先锋第一个突入,迎接他的是锋利的剑尖。

“诶?”

“黄少天?”

“少天?”

“我靠是你啊!”

“怎么是你?”

“快快快!我看到他们把文州带上了飞机,我来不及阻止,你们看看这货到底怎么开啊我们赶紧追上去,这货跟学校里学的完全不一样啊!两个引擎变四个引擎,开关位置全换了,尼玛而且全都是英文欺负我看不懂啊!”

三个人互相看了一眼,张新杰心领神会推开黄少天正在胡乱摆弄的双手,说:“我来。”


孙翔刚摆了一个自认为很酷的姿势,“啪”地一声整个房间突然暗了下来,连警报声都停了。

“……你怎么来了?”

“我本来就是要来看你,路上碰到了黄少天。”

“这样啊……”

“对啊,叶秋那家伙呢?我听黄少天说他被关进来了嘛。”

说是来看我,其实是来看叶秋吗?

“这是跑了吗?啧啧也不让我看看他被关起来的样子以后也好嘲笑嘲笑他。”

好吧,是来看叶秋出糗的。

“诶?你傻愣着干什么,都停电了你还不出来。”

“哗啦”一下孙翔拉开了铁栅栏,一把拽住肖时钦的手就往外跑。

跑了几步肖时钦才反应过来,说道:“他们需要帮助,我们去通讯中心。”


在张新杰的操作下,飞机引擎很快响起了轰鸣,眼看着就要起飞,黄少天顶着噪音大喊:“固定锁还没打开!”

“没时间了。”

张新杰镇定自若地按了几个开关后直接拉起操纵杆,本来用作固定的锁链被巨大的推进力扯断,带来了不小的颠簸。

叶修跟王杰希回到驾驶舱,只找到了几个榔头跟扳手,张新杰偏头看到顿时眼角跳了一下,带着寻味的眼光看向二人,叶修摊着手耸了下肩膀,表示谁让安全局那么穷。

追上飞机花了点时间,但是通讯基站像是完全瘫痪了一般,无线电全频道静默,他们无法联络那架飞机上的人,这时张新杰的通讯终端亮了起来。

是来自通讯中心的通话请求。

迟疑了一下,张新杰看着对面三人点开了通话,画面上是肖时钦的脸。

“时钦?”

“我们控制了通讯中心。”

“你们?”

“啊,我和孙翔——”

“诶?你们那怎么有电了,我刚把电缆砍断了啊?”

“……原来是你……”

“……我们找备用发电机找了好久……”

“怪不得无线电静默……”

黄少天摸了摸自己的脑袋,嘿嘿笑了一声。

“你们在飞机上是吧?需要帮助吗?”

“唉唉唉对哦,肖时钦你能不能做点什么啊,我们没法跟对方飞机联络,没法联络就没法让他们减速啊,他们有火力又不能太靠近,你平时不是老喜欢捣鼓些遥控飞机什么的玩具吗有没有办法啊?也不知道文州怎么样了,太浪费时间了……”

黄少天说到「没法跟对方飞机联络」时,肖时钦低下头,等黄少天说到「太浪费时间了」时,肖时钦已经抬起头,说道:

“我已经全面接管那架飞机的操作系统,正在减速。”

“……”

黄少天嘴巴张了一下,不知道该说什么。

“另外,那不是遥控飞机,是微型无人机。”

叶修拍拍黄少天的肩膀,悠悠地说:“下次记得提醒哥千万别惹小肖不开心。”

“需要我也接手你们的飞机吗?”

“不用不用。”


叶修、王杰希、黄少天三人顺着绳索往对方飞机上下降,张新杰留在驾驶舱里策应。因为操作被锁死,对方飞机上的人已经察觉控制系统被人入侵,三人一进入飞机内就受到了热烈欢迎。

饶是叶修也不禁感慨,幸好对方也是先知系统管辖之下,并没有配备普通手枪,所以面对两名监视官和一名并未达到潜在犯标准的“普通民众”时,主宰者完全派不上用场,一切均靠肉搏。

叶修看了一眼平板上显示的方向就立刻拔足狂奔,路上遇到的所有阻力他都以推挡的方式高速通过,王杰希和黄少天跟在他身后,他俩并不知道喻文州的位置,要时刻注意叶修跑动的方向,自然也就没有办法像叶修那样不恋战保持高速奔跑,所以两人渐渐被赶来的守卫阻挡而和叶修拉开了距离。

离红点越近叶修跑得越快,迅速撂倒门口的两个守卫以后,叶修一脚踹开了房门。

高速奔跑让叶修的心脏剧烈鼓动,他喘着气一脚跨入房间,却直接顿在当场,因为他看见房间里像是正在进行一场手术,其中一个穿着白大褂医生模样的人回头看着他,那个人的身体挡住了躺在床上的人的大半张脸,但是叶修还是认出了那个人正是喻文州。

一时间所有的声音都被抽离,脑袋空了半秒钟,然后所有声音又挤进了叶修的世界,他扔了平板,直接冲了上去。

几个医生并不是他的对手,把人打翻了一地后,叶修才发现站在墙角看着他的男人。

“唉,”男人摇着头,笑着拔出了主宰者,“人类就是如此软弱。”

主宰者外形的变化正昭显着它进入了麻醉模式。

在男人要开枪前,一个人站到了叶修前面。

是王杰希。

面对王杰希,主宰者又变回了普通模式。

“王杰希监视官,能解释一下吗?”

“那为什么喻文州躺在这里被人动手术,你能解释一下吗?”

叶修被王杰希挡在身后,他偏着头,视线维持在喻文州苍白的被手铐铐住的右手手腕上。

“他是案件的嫌疑人。”

“用主宰者扫描喻文州,会显示他犯罪指数正常,并不是潜在犯,更不是杀人犯,我相信先知系统的判断,你不相信吗?你要质疑先知系统的结果吗?”

男人看着王杰希一本正经的脸,突然低头笑了一声,说:“呵,你说得对,喻文州确实是犯罪指数正常,那你自己呢?”

男人抬起头时,他手中的主宰者突然发出绿色的光芒,外形剧烈变化变成了消除模式,枪口正对着王杰希的脸。

“我想,先知系统现在判定你犯罪指数超过300呢。”

男人大笑起来,王杰希回身抓着叶修卧倒,与此同时,门口窜出一个身影,咚地一声把男人撞倒在地。

“诶?”

叶修和王杰希趴在地上回头看向黄少天,见他朝着两人说:“触感不对啊,机械人?”

这时,男人再度抬起维持在消除模式的主宰者,正要对准黄少天,却看见自己的手飞了起来。

“是机械人就好办啦,看我把你切得七零八落!”

黄少天像剁肉一样把男人的身体四肢全部卸下来,正要砍脑袋,王杰希喊了句“等等”。

王杰希拽着叶修站起来,走到男人面前蹲下来问:“你能控制主宰者,你是不是如我所想的……”

机械人头部没有摧毁还能说话,他扯着笑脸说:“你能想到什么?”

王杰希思考了一下,说道:“我这里有一个视频,能够证明先知系统存在漏洞,对于免罪体质无法启动主宰者。”

男人的脸色变了,王杰希继续说:“这样的证据,如果不小心公开了,会引起什么后果呢?”

“……你想要什么?”

王杰希站起来,看向床上躺着的人。

此时黄少天才跟着转头,脸上的表情骤变,像是看到了什么惊恐的事情大叫了起来。

“文州!!!!!!!!!!!!!!!”

而叶修,始终没有看向喻文州的脸。


“醒了?”

喻文州慢慢睁开眼睛,看见的是倒映入视野的叶修的脸。

“我……唔……”

“你先别急着说话,”叶修帮喻文州垫了枕头,然后表情变得有些严肃了,“有件事我必须得跟你先说一下,你有个心理准备。”

什么……

“对不起,我没能……”

叶修有些欲言又止,喻文州在这停顿的几秒已经想了无数个可能,是发生了什么,还是谁出事了吗?

“拯救你的头发……”

啊?

“我们冲进去救你的时候,你右边的头发已经被剔了一部分了……”

“诶?”

就这?

喻文州下意识地抬起手摸到自己右边鬓角,触感让他非常陌生。

“还有……”

还有?

“我没能阻止黄少天……”

少天怎么了?

喻文州一下坐了起来,叶修安抚性地拍拍他的手背,说道:

“他说左右不对称,看着心里憋得慌,把你左边的头发也剃了。”

喻文州囧。

“还有……”

“……你故意啊?”

“诶?这个不是我故意的,黄少天说左右不对称心里憋得慌的时候大眼也在场,所以大眼把他拎出去打了一顿。”

“……”

“现在应该还在打着呢。”

喻文州彻底无语,他抓住叶修一直摸着他脑袋的手,慢慢地问。

“那你呢?”

“我什么?”

“你没什么关于自己的事情要跟我说吗?”

“我没——”

“我有。”

喻文州知道那些话叶修是故意说来逗他的,而睁开眼睛就看到叶修,他没有因为前面发生的事情离开,足以说明一些事情。

“我之前说过,等一切结束了,我们好好谈谈。”

叶修动了动被喻文州抓住的手,反手握住对方。

“谈什么?谈你让我震惊了几次,又让我担心了几次吗?”

“我——”

“啊!!!!”

门外传来的惨叫声打断了喻文州,当他酝酿着想继续这个话题的时候,惨叫声又响了起来。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喻文州酝酿无果,突然听见头顶上的磨牙声,抬头一看,叶修咬着后槽牙,脸上的表情不可谓不精彩。

“鬼叫什么还带波浪线的啊……”

“噗……”

“这小子天生跟我八字不合,我去收拾收拾他。”

说着叶修真的起身打开了门,喻文州愣了一下起身追了上去。那时有时无的惨叫声,把很多人都吸引了过来。

“啊啊啊啊啊啊救命啊杀人啦!!!!”

黄少天在满场飞奔,王杰希提溜着一把扫帚正跟在他身后,顿时所有人破功狂笑起来。

“哈哈哈哈哈黄少你也有今天哈哈哈哈哈!”

“杰希大大你太棒了我崇拜你!”

“你们这群家伙!见色忘义啊呸不对,是见死不救!啊啊啊文州你醒了啊快救我救我救我!”

说着躲到了喻文州的身后。

众人心想,你这鬼哭狼嚎地不被你吵醒才怪。

王杰希这时也向喻文州走过来,向喻文州递了个东西。

喻文州低头看着,是一把主宰者。

“他做了妥协,”喻文州听明白了王杰希话中指的是那位先知系统的代言人,“系统全面废止消除模式,锁死在麻醉模式,并邀请你重新回到安全局,成为监视官。”

“监视官……”

喻文州语气里对这三个字轻微的嘲讽,王杰希听得出来,他轻声说:“总要一步一步来。”

“嗯。”

“还有,你之前跟我说的那些话,是真心的吗?”

王杰希指的是「附带伤害」那个部分,喻文州露出他一惯的笑容,说着:

“啊?我只是想让你生气快点走,因为你上面的人如果有点脑子,大概很快就会派人过来,如果你跟他们说起叶修跟时钦,那他俩也跑不了了。”

王杰希挑眉,喻文州继续说:“我哪有你想的那么坏呀。”

喻文州脸上笑意满满,叶修在一边插话说:“从刚才开始你俩就在讲悄悄话,讲什么呢那么起劲?”

王杰希看了一眼叶修,转头对喻文州说:“他以后会成为你的执行官,你们搭档,还有这把主宰者是系统为你定制的,可以主动开启消除模式。”

意思是下次喻文州再遇到免罪体质时,可以视情况射杀?这是示好吗?

王杰希意有所指地说道:“你现在可以试试。”

喻文州握着主宰者,眼睛里闪过蓝光。

「便携式心理诊断镇压执行系统·主宰者启动,使用者确认——喻文州监视官,从属于安全局刑事科,使用资格确认为适用者,当前执行模式·非致命麻醉模式,在确定行动之前,请冷静瞄准,镇定目标。」

喻文州拿起主宰者对准叶修。

「使用权限已更新,执行模式·致命清除模式,请谨慎瞄准目标进行清除。」

“我操!”

“花擦文州够狠的啊……”

“干得漂亮!”

叶修眼明手快地往地上一滚躲过了那一枪,顺势跑到沙发后面蹲着,大喊。

“擦擦擦文州你几个意思啊?”

喻文州走到沙发边上,看着叶修微笑,手轻轻一点,做了个开枪的手势。

“biu~”

叶修算是看明白了,喻文州在逗他。

“文州你幼稚不幼稚,我反应慢了被打中你就没有老公了。”

“哟~”

“秀恩爱分得快知不知道?”

“你谁老公啊谁认识你啊你滚滚滚滚滚!”

众人起哄,喻文州只是笑了笑,并不反驳,然后喻文州向叶修伸出手,出乎所有人意料,喻文州说了一句话。

“你好,初次见面,我是喻文州。”

众人不明白喻文州的意思,方锐问了句:

“文州是失忆了吗?”

但是叶修听懂了。

叶修伸出手与喻文州相握,说道:

“初次见面,我是叶修。”


让我们重新开始。





—End—




说在最后


拖了很久终于写完了,停在这里,可能有姑娘会觉得什么嘛才刚刚开始啊,但是我觉得对于我来说,他们抛开所有悲伤难过包袱心结,重新开始,是最好的结局,而且,我不太擅长写日常,所以继续写下去一定会坑的【说的好像之前没坑一样


所以《罪者》的故事就在这里告一段落辣,后面大家可以自由想象,嫌疑人四号死之前说的话代表安全局内鬼,后面他们会开始着手调查这件事。全程没有正面出场但是存在感比较强烈的伞哥确实是个意外,没有什么阴谋。


PP第二季一直没去补,因为警花不戴眼镜我失去了爱【什么鬼,所以如果有什么地方跟原作有出入的地方请包涵【其实全文都在自由发挥理解过度【深沉脸


最后,为喻总正名,在本文中,喻总主观上只说过一句谎话,就是“他杀了江波涛”。但是,没说其他谎话,不代表没在话里面挖坑等别人跳(。老王就被他坑了,老叶是坑底洞人。


注:喻总说的“方士谦做了什么,让你如此耿耿于怀?”在王方番外2




Lifehouse的《Between the Raindrops》有一段歌词,很贴合这篇文中我心目中的叶喻,分享给大家。


http://music.163.com/#/song?id=27566972


Take me now

和我一起面对

The world's such a crazy place

世界已经疯狂

When the walls come down

当它开始崩溃

You'll know I'm here to stay

你知道我会始终与你相随


There's nothing I would change

你的一切我都接受

Knowing that together everything that's in our way

今生的风风雨雨我们一起面对

We're better than alright

我们是天生的一对


小尾巴:

其实还有王方番外的第三P没写呢,等我什么时候像今天这样大鸡血了大家有缘再见!

  396 42
评论(42)
热度(396)

© 千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