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上

深爱喻文州 手速随爱豆

 

【叶喻】罪者 Part 15

过年前忙成doge,现在刚到家,本来想写完结局贴出来,但是貌似来不及了,只能赶着喻总生日的尾巴先贴上来。


祝亲爱的喻文州生日快乐,永远爱你。




“刘小姐。”

“……你知道我是谁?”

听出对方语气中的松动,喻文州举着双手慢慢往前跨了一步,让她进入了自己的视野:“是的,我知道你是谁,因为,我跟你是同一类人。”

喻文州擅长突破他人心理防线,在什么场合用何种说辞能一击必中,对他来说是很简单的事情。他知道自己不擅长搏击,不过对面是一位一米六左右的女性,只要有近身的机会应该能夺下对方的枪,被她打中几下也无所谓。或者,不近身肉搏,而是让她信任自己放松警惕,这样也能扭转局势。毕竟不能太以貌取人,对方虽然看着娇小,不能排除她是一位搏击高手的可能,如果她擅于搏击,那自己贸然冲上去不止会被暴打一顿,还会成为人质,把所有人都置于一个危险的境地。

但是,对方也不会简单相信自己所说的话,特别自己还一直跟监视官、执行官站在一边,所以她多半会要求自己证明身份,顺便解释自己为何之前在他们一方。理由可以随便说两句先糊弄过去,说“自己经营多年渗入安全局、本来可以从内部击破、但是对方的出现威胁到了自己的安全”之类的话,一般用这种说辞她不会向通道里的人求证。即便求证,喻文州相信以叶修的智商也应该能够应对,省去了行动之前套好口供的步骤。

重点是如何证明自己。

喻文州和叶修跟了嫌疑人四号一路,她开枪的次数远远超过了弹匣可装的子弹数目,说明她准备充分弹药充足,所以,这样的人自然不会只有一把枪。如果自己上前,她有很大几率会交予第二把手枪以证明自己。选项一是直接射杀嫌疑人四号,在她还在怀疑自己的时候,这个选项的成功率很低。选项二是回头开枪以说服嫌疑人四号,让她露出破绽。喻文州需要的,正是那一瞬间的松懈。

喻文州看到了她微微睁大了眼睛,脸上那有些吃惊的表情,于是嘴角弯了个温和的弧度,看着她眼神闪烁了一下,从衣服下摆里摸出一把袖珍枪。她保持着右手持枪指着自己的姿势,左手反转那把枪递过来。

“证明一下。”

袖珍型德林杰,两发子弹,近距离杀伤力最强。

枪的型号、射程,子弹的口径、威力,瞄准的位置,对方是否会因为闪躲而出现意外的规避动作,是否会造成穿透伤而导致后方人员被流弹击中,这些统统需要计算进去。

喻文州面带微笑地接过去,拨动扳机,转身对着方士谦开了一枪。

没有多余动作,方士谦在倒下的时候还下意识地保护了伤口,喻文州心里赞叹他受过的专业训练,他几乎没有发出任何声音,如果不是确信瞄准的是右肩,恐怕喻文州已经开始怀疑自己是否真的杀了他。

喻文州回头看向嫌疑人四号,重物落地的声音和暴起的脚步声为他增加了说服力,喻文州终于在嫌疑人四号的脸上看到了松懈的表情,她慢慢放下枪,笑着问道:“是你吗?”

那熟稔的口气让喻文州垂下的左手顿了一下,他唇角一弯,他张开嘴唇,像是要说什么话,嫌疑人四号等着听他即将出口的话语,没有注意那把德林杰在他左手食指上转了一圈后被握到了右手中。

“砰!”


喻文州退后一步,回头看向叶修和王杰希,德林杰只能装两发子弹,他把那已经没用的枪丢在地上。

王杰希举起主宰者对准喻文州,喻文州等待着。

「犯罪指数低于40,属非执行对象,扳机锁闭。」

看到王杰希皱紧的眉头,喻文州知道了结果。

这不是喻文州第一次直面死亡,却是他第一次开枪杀人,原以为这个时刻终于到来时,自己会彷徨会犹豫,可是真正发生时,自己却格外平静,甚至还有一丝释然。

困扰喻文州四年的事情现在终于有了答案。

他是免罪体质,毫无疑问。


当着监视官、执行官的面击杀嫌疑人四号的后果,喻文州不是没考虑过,是否能成功杀死嫌疑人四号,杀死她以后又如何自处?

如果他不是免罪体质,那么他就会成为犯罪指数超过300的杀人犯,如果他是免罪体质,那么他就成了之前自己所追查的“嫌疑人”。两种情况对于喻文州来说都有点讽刺,但是放任嫌疑人四号继续活动威胁很大,弓箭无论是攻击速度还是致命程度都比不上枪,最好的结果是方士谦帮叶修挡住了枪口让叶修能够用弓箭射伤嫌疑人四号,但这样做方士谦就必死无疑。

喻文州没办法接受这样的结果,权衡利弊之后,喻文州采用了他认为损失最小的策略。

除了嫌疑人以外,不会再有任何人死亡,而他自己,则需面对引起安全局注意的后果,被捕,或者更糟。

不,其实当王杰希当着面喊出他的名字时,喻文州就知道自己已经被注意到了,所以他立即删除了手腕终端中的通讯信息,以免连带肖时钦和张新杰暴露。

喻文州习惯在行动前,把所有事情的发展都预先演习一遍,让自己有心理准备。只是当事情完成尘埃落定的时候,他才想起来,他好像还没有好好跟叶修道别。

喻文州看向叶修,手机挡住了叶修的表情,当叶修木然地放下手机时,他慢慢地说着:

“你是……”

声音难得暗哑。

是啊,我是。

喻文州正准备这么回答叶修,却发现叶修脸上的表情突然灰败起来,那是一种如同被至亲背叛一般难以言明的表情,他低下了头。

哪里不对。

喻文州皱着眉往叶修走去,张嘴喊他的名字,可开了个头就被打断,“修”字没说出口,他的意识就陷入了无边黑暗中。


喻文州被证实为免罪体质时,叶修的犯罪指数突破一百成为了潜在犯,按照规定潜在犯会送往疗养院进行治疗,可叶修犯罪指数的上升似乎是暂时性的,等到运送潜在犯的人员到场时,数字又降到了一百以下,无法被带往疗养院,于是方士谦把他关在拘留室里。

方士谦被随后赶来的医护人员扶上担架,一路都没说话的叶修问了一句。

“老王带他去哪儿了?”

方士谦好笑地回过头来,说:“你还担心他?”

叶修的表情倒是相当冷静,沉默地注视着他。

方士谦垂着目光,似乎在思考如何回答,迟疑片刻,还是决定实话实说:“应该很难再见到了。”随后方士谦离开了拘留室。

叶修僵硬的后背微微松垮下来,慢慢向后仰靠在墙壁上,缓缓吐出一口气。

“前辈。”

熟悉的声音在室内响起,叶修眯着眼睛分辨。

“我在你隔壁。”

是肖时钦。

“哈,小肖啊,真是有缘千里来相会——”

“文州呢?”

叶修笑了一声,问:“你之前知道他是免罪体质吗?”

“……他杀人了?”

“原来你知道,”叶修不难从肖时钦的语气和问话重点中推断出答案,他顿了一下接着说,“他杀了……代号叫啥来着,哦,对了,「鲁西西」。”

“……他觉得自己可能是,但一直没有确认。”

一直没有确认代表着,一直没有杀过人,直到今天。

叶修有点想嘲笑现在正冷静分析的自己,明明之前脑子极度混乱,有的没的胡想一通。不过,从震惊中回过神来后,他其实根本不相信喻文州会跟那件事有关系。虽然相处的时间不长,但是喻文州一直表现出很重视其他人生命的态度,像是营救被嫌疑人二号“不高兴”殴打的受害人,还有刚才在通道中挺身而出让方士谦免于死亡威胁,虽然这个“挺身而出”需要打引号。

“只有前辈你被抓住吗?文州逃脱了?”

“他被王杰希带走了。”


王杰希坐在床边,等着喻文州醒来。

刚才使用的麻醉剂本来是准备对付入侵者的,身为此次调查犯罪指数正常者犯罪事件的特别行动组成员,王杰希在之前就已经知道了免罪体质的存在,所以带了麻醉剂以备不时之需,只是没想到在另外一个人身上派上了用场。

喻文州睁开双眼,眯着眼睛转了转头,看到右边床头挂着一个点滴瓶。

“只是营养液。”

没有看向说话的王杰希,喻文州的目光顺着细长的管子到达手背,看到了手腕上的手铐。

在等待喻文州从昏迷中苏醒的时间里,王杰希逐渐冷静下来,看到喻文州向方士谦开枪又杀死了入侵者,还被证实是免罪体质时,王杰希很震惊,所以才毫不犹豫地扎了他一针麻醉剂,现在回想起来,叶秋当时那表情估计也是被吓得够呛,但是,方士谦受伤位置在右肩,避开了要害,而方士谦自己也说,枪口确实直接瞄准肩膀,并不是喻文州打偏了。

虽然他是个免罪、杀了人,但是他在帮我们。

这个认知在王杰希脑子一旦冒了头就止不住地疯长,只是他现在还理不清前因后果,所以喻文州醒来时,王杰希决定先试探一下。

王杰希问了一句。

“之前杀过多少人?”

喻文州蜷缩了一下手指,无力感还很明显,然后他回答道:“我不太明白你的意思呢,王杰希监视官。”

“在安全局里当着监视官执行官的面杀人,有行凶的胆量,杀了人也不会被主宰者和先知系统查出,有脱罪的方法。”

像是听到了一件好笑的事情,喻文州笑着问道:“只要具备能力就一定会去做?不知王杰希监视官的犯罪心理学导师是谁,我很想去认识一下。”

王杰希脸上的表情照旧,只是轻轻反问:“免罪体质需要犯罪动机么?”

喻文州沉默了一会儿,说:“即便是反社会人格,也是一种动机。”

“那你呢?你的动机是什么?”

“我并没有——”

“追捕其他免罪体质,是什么动机?”

喻文州抿着嘴唇看向王杰希。

“最近局里抓捕了几位嫌疑人,都是犯罪指数正常却被监视官目击到犯罪行为的情况,”王杰希直直地看着喻文州,“这么多的偶然凑在一起,非常可疑,不是吗?”

“局里面怕有人利用安全局抓捕无辜群众,所以成立了特别行动组调查这一系列事件,但是那几个犯罪指数只有四五十的人,其实并不是那么无辜,对吗?”

“你很聪明,知道利用不同辖区的监视官为你抓捕嫌疑人,掩人耳目,但是,监视官可以因为某些原因不上报你的事情,被抓的那几个人却不会。”

王杰希在说话的时候一直观察着喻文州的表情,他说完这句话,却发现喻文州的神情十分平静,甚至还朝着自己抿了一个温和的弧度,这个笑容让王杰希皱眉,随后他反应过来。

“——你知道我们会找上你……”

喻文州没办法坐起来,只是平躺着点点头。

“比我预想的要快。”

自从开始注意喻文州后,王杰希就一直有疑惑,从喻文州为何追捕免罪体质,变成喻文州身为免罪体质为何去追捕其他人,现在他的疑惑更进一步,在明知道最后会把矛头引向自己的情况下,为什么他还在坚持做这件事。

“原因?”

喻文州没有回答,反问道。

“之前抓到的几位,听说是被要员带走了,是你吗?”

王杰希摇摇头,说:“是方世镜。”

听到这名字,喻文州稍稍愣了一下。方世镜正是喻文州犯罪心理学的导师,早年被派遣出国后断了联络,没想到会在这个场合再度遇上。

“他……人呢?”

“他说你是他的学生,这事情他应该回避,所以在确认你就是他们口中所说的青年后,他就不再参与了。”

喻文州这下明白了,他们之所以那么快锁定自己,除了几个嫌疑人的口供外,还因为审问者是方世镜,很熟悉自己,加快了进程。

“然后呢,审问过后,那些人的去向?”

王杰希皱着眉,回答:“全部被上级带走了。”

“那你们的调查目标……”

王杰希听懂了喻文州话里的意思,回答说:“还是调查是否有人在背后主导。”

喻文州眯了下眼睛,脸上的表情像是有些自嘲又像是有些无奈。

“这样……”

安全局的态度,依旧是故意忽略免罪体质的存在。

那自己花了百般努力把这些人交给安全局,到底是为了什么呢?



搜寻免罪体质罪犯需要花费大量的时间精力,喻文州、张新杰和肖时钦用了三年多的时间才确定了其中六人,但即便确定了身份,他们能做的,也仅仅是整理一份名单,当局不一定会因为一些间接证据对犯罪指数正常的市民采取行动,而越来越强大的调查阻力,让三人的搜寻进入僵局。

直到安全局教科书叶秋的辞职,事情才有了转机。

他奇迹般的破案率,和外号一样如雷贯耳,再加上最近对无头案件的高度关注,让喻文州瞬时就有了主意。

接触他,引导他,帮助他,还有,某种意义上,利用他。

六位确定身份的免罪体质罪犯中,有一人特别棘手,手上命案最多,而且身份很高,所以喻文州采用了极端手段对付他,绑架,诱骗,恐吓,他不想把叶修拖下水,所以在做完这件事且确保叶修在该时间内有确切的不在场证据后,他才跟叶修接触。

接触的过程很顺利,只不过,叶修实在是太过老辣犀利,喻文州只好调整策略,把叶修吸收成半个同盟。但是,事情的发展仍旧超出喻文州的预想,失去了控制。

因为叶修说,他喜欢他。


——tbc——




  189 23
评论(23)
热度(189)

© 千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