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上

深爱喻文州 手速随爱豆

 

【叶喻】罪者 Part 13

·梗源自与 @落木 姑娘的聊天内容

·PSYCHOPASS paro

·有私设,在原作中增加警校阶段

·本文安全局内部构成设定

·前文: 1-5   6   7   8    9(上)  9(下)  10  11  12




忙完了生日跟双十一,我总算从每天等待包裹的焦急中解放出来辣【咦】

夜观星相,今日宜更新【滚





「根据代码为K159的特别案例,将限制肖时钦警官的人身自由。」

肖时钦看着眼前将自己围城一圈的安全机器人,疑惑到底是哪里出了纰漏。

刚才明明从对方手里逃脱了,也抹干净了痕迹,他确保对方查不到自己的IP,可关掉电脑想去通知张新杰时,就被闪着刺眼光芒的机器人堵在房间里,这难免让他对两件事产生了联想。

脚步声适时响起,两个人一前一后走来。

“肖时钦警官,是吗?”

“……嗯。”

“我是特别行动组的王杰希,有个案件希望你能协助调查。”

肖时钦看着王杰希向自己伸出右手,动作十分友善,但他脸上却没有丝毫表情,有些不协调的双眼中闪着审视的目光。


“他们把时钦关在拘留室,没有审问。”

张新杰的眼镜在屏幕的映衬下微微反着光。

“理由呢?”

张新杰摇摇头,喻文州皱着眉,说道:“当众抓捕安全局在职警官,却只关在拘留室……他们到底在想什么?”

“不通告原因,不提审,不禁止接触,我想——”

喻文州已经从张新杰的话中心领神会:“他们还没有证据,在等我们自投罗网。”

“嗯,有很大几率是在等我们出面,太着急接近会暴露,不去又会显得突兀生分,所以我立即去查了孙翔的位置。”

张新杰一本正经的语气,让喻文州失笑:“你把他带去啦?那岂不是闹翻天了?”

“确切地说,当时一起去的有戴妍琦、楚云秀、黄少天、苏沐橙、李轩、孙翔,和我七个人。”

喻文州大概想了一下,按照张新杰一惯的风格,大概是“碰巧”遇到求助无门的戴妍琦得到消息,随后“聊天”中和黄少天提起,这件事就从黄少天的关系网中传播出去,再于传播中被孙翔“偶然”听到,最后促成七人同行。

一切都顺理成章。

“现在内部传言很多。”

“人心惶惶了?会不会被他们压下来?”

听到喻文州有些担忧的话语,张新杰推了推眼镜,慢慢说道:“很快他们就压不下来了。”

知道张新杰马上就有后招,喻文州也就不操心了,他转口说道:“对了,我之前录了段视频,”喻文州一字一顿地补充说,“监视官无法使用主宰者制裁罪犯的视频。”

张新杰眼神一亮,说:“这可以成为一个威力强大的筹码。”

“嗯,就是可能需要一点技术支持,来抹掉视频里叶修的脸。”


看见喻文州结束通讯,叶修直起靠着门框的身体走向他,说:“你俩凑一起破坏力超大啊,就算是征服世界也不在话下。“

喻文州被叶修的说法逗乐,问:“那对于征服世界,你有什么好的建议吗?”

“我的建议是,”叶修右手撑着椅背,弯腰凑近喻文州,“带上名叫叶修的人,并把他的长相牢牢记在心里。”

喻文州笑起来:“抹掉你的脸是为你的安全考虑。”

“懂啊,但,是个男人见了马赛克都会联想到——”叶修拖长了调子,意有所指地看向喻文州,“你也懂的吧?”

喻文州笑得春风和煦,温柔地回答说:“不懂啊,请叶神赐教。”

“装,”叶修捏着喻文州的下巴,轻柔地说道:“真不乖。”

听到这句话,喻文州下意识地闭上了双眼。叶修微微一愣,在他的角度看去,喻文州的姿势表情简直像在等待他的亲吻。

这样的机会都抓不住,也枉叫教科书了。

回过神来的喻文州其实有点纳闷,为什么他和叶修每次总是说着说着就亲上了,这样的发展很不好。

“都亲了这么多次了,什么时候谈个恋爱呗?”

喻文州看着叶修,眼神里又是和之前一样的欲言又止,叶修也高深莫测地看回去,两个人互瞪了半天,最后还是喻文州先松口,呼了口气说道:“等这件事结束了,我们好好谈谈。”

“好好谈恋爱?”

“……你知道我的意思。”

“这事要是一年半载都解决不了呢?”

“那就一年半载之后再谈。”

喻文州也学叶修故意说着双关的话语。

“啧,一个赛一个的心脏。”

“彼此彼此。”

看到喻文州绷了几个小时的脸色终于有些缓和,叶修撇嘴笑了一下,说:“小肖我还是有点交情的,不行咱就进去把他带出来呗。”


警官遭无故羁押的事情很快就传遍了安全局,行为分析科的楚云秀拿着文件向冯宪君说明本部区域压力值升高的情况,并请求立即采取行动以防止群体性事件的发生,等楚云秀离开房间后,冯宪君拨通了一个号码,得到的回复依旧和前一次一样。


“血泪的事实教育我们,越是忙的时候,有些人越喜欢凑热闹。”

听到这句话,喻文州偏头看了一眼叶修,说:“等会儿我进去看看,你在这儿等我。”

“想都别想。”

叶修的回答斩钉截铁,喻文州难得地挑了下眉,说:“你一进去就会被人按趴在地板上。”

喻文州手指指着的正是安全局的大门。

“哪能啊,我是良好市民。”

“我知道你是用回了自己的身份证明,但是你前面几年没有任何记录吧,进安全局安检就会让人起疑心。”

“我有工作记录啊。”

“什么工作?”

“网吧网管。”

“……”

“开个玩笑,我弟弟这几年一直是用我的名字,而且,对于我的通缉是内部的,只有每个科的主管监视官才知道,底下的人不清楚,我之前证实过了。”

喻文州想了一会儿,没想出其他对应方法,只能答应叶修一起行动,说完刚想站起来,叶修拽了一下他的胳膊让他坐回长凳上。

“怎么?”

叶修的手摸上喻文州的后腰,让他颤抖了一下。

“这么敏感啊?”

说着,叶修的手收回来,手心里有一把匕首。

喻文州看看叶修,再扭头看自己背后,问:“哪来的?”

“走之前塞的。”

十五分钟之前,张新杰发来消息称嫌疑人四号进入了安全局大楼,喻文州得知这个消息后就说要去看看,叶修回想起上一次“去看看”的结果,默默地多带了几把枪。

肖时钦被抓,张新杰其实不想再让喻文州和叶修冒险,但是嫌疑人四号有反社会人格,她进入安全局,无疑给毫无防备的警员们带来了巨大的危机。

毕竟,主宰者无法对免罪体质启动,而先知系统制定的法律不允许警官使用普通手枪,一旦对上携带武器的免罪体质,就会像砧板上的鱼肉一样毫无抵抗力。


要进入安全局,得先过安检,叶修利索地拔出身上带着的两把枪,同那把匕首一起扔进了长凳旁的垃圾箱里,并通知魏琛来回收。

叶修看着喻文州,觉得进去之前还有些话必须得先说清楚:“约法三章啊,一,把你自己的安全放第一位。二,不准中途偷跑私自行动。三——”

“三?”

“不准以任何形式吓唬我。”

“……我尽量。”

“怎么口气这么勉强啊,你是不是又想背着我干什么?”

“背着你勾搭人算吗?”

“……喻文州你不学好啊。”

“老师教的太差。”

“一会儿说教得好,一会儿说教得差,闹哪样?”


“叶修先生,是吗?”

“是的。”

“……您的声音有点耳熟。”

“呵呵,女同事们都夸我声音好听。”

喻文州站在一边看叶修和安检人员周旋,觉得这男人突然正经起来还真是有些不适应。

不过讲话依旧不要脸。

叶修过了安检,理了理刚刚脱下的西装外套,小声说:“我一开始就觉得,用我的声纹当安全机器人的声音库简直是史上最糟糕的主意。”

喻文州笑,说:“可你还是做了。”

“老冯说录了以后我就永远不用开会了。”

出息呢?

叶修立刻就看懂了喻文州那个眼神的意思。

“当年的我太年轻,没能经得住诱惑,对不起啦。”

语气太过微妙。

喻文州算是知道了,叶修这种人,不能逗,一逗就顺杆爬,当即转头欣赏起墙上的装饰画。

这时,一位路过的警员停下来询问:“请问有什么可以帮你们的吗?”

两人互相看了一眼,叶修刚要张嘴说话,一个声音在他们身后响起:“他们是来找我的。”

“哦,好的。”

喻文州回头,看到苏沐橙正对着叶修笑。


“跟我来。”

喻文州似乎还没回过神来,叶修轻轻拍了一下喻文州的背,偏头示意他跟上。

两人跟着苏沐橙走进她的办公室,叶修极其自然地走到柜子旁拿出茶叶,倒了三杯茶。

苏沐橙惊讶地说:“进来第一件事居然不是找烟灰缸,戒烟啦你?”

叶修坐下来说:“进行中。”

“哦——看来是找到新的人生目标了。”

叶修笑,回答:“可以这么说。”

通常这种时刻叶修总会故意看喻文州,但是这次叶修没有。

“明白了,”苏沐橙转向喻文州,“你是少天的好朋友吧?在学校的时候好像见过你。”

“嗯,你好,我是喻文州。”

“苏沐橙。”

两个人打过招呼后,苏沐橙问:“少天巡逻去了,应该还要半小时才能回来,需要我给他打个电话吗?”

喻文州摇摇头,用眼神询问叶修,叶修放下茶杯说道:“等会儿不管你听到什么,锁好门不要出来,懂吗?”

苏沐橙皱眉,问:“你们这是要做什么?”

“砰!”

枪声响了起来。

苏沐橙几乎是条件反射般立即站起来冲向门口,叶修按住她的双肩,说道:“说的就是这个。”


“不许动!放下枪!”

「犯罪指数低于70,属非执行对象,扳机锁闭。」

“怎么……”

拿着枪的女性慢慢说道:“真是太遗憾了。”

“砰!”


——tbc——


  167 9
评论(9)
热度(167)

© 千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