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上

深爱喻文州 手速随爱豆

 

【叶喻】罪者 Part 12

·梗源自与 @落木 姑娘的聊天内容

·PSYCHOPASS paro

·有私设,在原作中增加警校阶段

·本文安全局内部构成设定

·前文: 1-5   6   7   8    9(上)  9(下)  10  11


万圣节快乐!




叶修走进房间,就看到喻文州皱着眉。

“怎么了?”

“呼,新杰刚传来的消息,嫌疑人三号和五号碰面了。”

“哦?他们认识的啊?”

喻文州看过来的眼神让叶修心下一凛:“不认识的?”

“至少,在我们之前获得的情报中,两人并没有交集。”

叶修看着喻文州,突然伸手盖住他的双眼。

“?”

“别老皱着眉,可能没你想的那么糟糕,”叶修语气一转,“再说,不是还有哥呢么?”

喻文州顿了一下,抬手握住叶修的手背,把他的手轻轻拉下来。叶修看到喻文州恢复沉静的双眼,嘴角弯了弯,然后他注意到对方并没有放开,依旧握着自己的手。

喻文州看着叶修,像是想说些什么,但是两个人沉默了几分钟,最终是喻文州放开手站了起来。

“去看看?”

叶修低头一笑,搭着喻文州的肩膀说:“走呗。”


会面地点是一个四层楼的停车场。

叶修边走边说:“上次提到的王杰希,这里是他的辖区,说不定会碰上。”

喻文州摇摇头,说:“没想过同时抓两个人,他们俩互相作证,先知系统没办法查证的话,一切都没意义。”

“不准备抓人的话,怎么不带上方锐?”

只有和监视官、执行官正面交锋时,方锐才会有危险。

喻文州脚步顿了一下:“不能再让他为我冒险。”

看来喻文州是知道方锐当时又折回仓库的事情了。

“那我呢?”

叶修脸上看不出情绪,喻文州没看叶修直接回答:“如果你的犯罪指数上升到潜在犯水平,我会中止与你的合作。”

撇开“合作”这个过于生分的词先不说,叶修从话里听出苗头,要不是喻文州不太能打,想必他也不会来寻求别人的帮助。

但是这种想法同时也透露出危险的信号,不愿意别人为自己冒险,也就是不愿意别人来掺和自己的事情,不信任其他人。

“你到底在计划什么?”

喻文州皱眉,说:“我没有骗过你,硬要说计划的话,很可惜,我至今还没想到任何更好一点的计划,可以避免你或者方锐被牵扯进来,”喻文州看向叶修,郑重地说,“你不信任我,没关系,只是你要多考虑一下自己的心理状态,你的色相已经很危险了。”

叶修失笑,他原本以为聪明如喻文州,应该会知道自己的言下之意,让老魏知道、用跟踪器吓唬他以及现在询问他的计划,不是觉得喻文州在打小算盘,而是叶修觉得喻文州有时候做事太不考虑自己,去堵周泽楷枪口的时候,去拖延“不高兴”的时候,不知道这是天然的没心眼,还是隐秘的疯狂,或许之前曾经对他有所怀疑,但叶修现在只知道,他不想喻文州出事。

他很想问问喻文州也问问自己,到底是什么原因导致他俩到了互相不信任的境地,更要命的是,即便是这样的情况,叶修也清楚自己对喻文州是什么感觉。

如果他们换一个相遇的时机,会不会……

喻文州突然伸手过来勾住叶修的胳膊,在叶修挑眉的一瞬间把他拉着退回拐角。

叶修回过神来,摸出打火机把镜面对准通道外,沉默了一会儿回头问喻文州:“怎么是四个人?”

“四个?”喻文州也有些疑惑,但他迅速反应过来:“应该是嫌疑人五号的同伴,当初五号和六号代号为舒克贝塔的原因就是他们有很多同伴,但是,他的同伴不是免罪。”

叶修拔出枪,问:“现在,怎么办?”

喻文州看了看叶修,低头陷入沉思。如果现在只有他一个人在场,他可以装成路过的车主接近,不会让对方感觉到威胁,而且如果是平时的叶修,慵懒颓废,也可以和他一起假扮,可现在喻文州能感受到叶修有些不一样,认真起来的叶修浑身散发出犀利的气势,像一把尖锐的矛,太容易引起其他人的警觉。

出于对叶修色相值的考虑,喻文州并不想让叶修涉险,但他也明白,叶修不会放任自己一个人行动。

正在犹豫的时候,两人身后的通道里响起了脚步声。

还有人?

叶修立刻把枪塞回枪套,拉着喻文州往外走,边走还边问:“你把车停哪儿了?”

不远处的四个人都看了过来,喻文州说:“我记得就在窗台边上。”

“哦,”说着叶修摸出自己的大门钥匙装模作样对着墙边按,“没反应啊?”

喻文州差点笑场,赶紧眨了眨眼睛回答:“我记得就在墙边啊,啊,对了这是几楼?”

通道里的人也已经出来往四人位置走去,那人瞄着叶修和喻文州,腰部鼓起一个不规则的形状。

“四楼啊,”叶修顿了一下,语气非常嫌弃地说,“别告诉哥你其实停在了三楼。”

“说不定啊,记不清了。”

叶修知道喻文州在人前时特别配合,但没想到他还会露出这样调皮的表情,忍不住抬手就捏了捏他的脸。

“唉,我该拿你怎么办?”

语气里面三分假意七分真情,喻文州听的明白。

“走吧,楼下去看看。”

说完叶修就带着喻文州往另一边的通道走。

“等一下!”

叶修和喻文州顿了一下。

“电梯一直停在一楼,你们是怎么上来的?”

一楼也有他们的人?

“我在楼梯里也没听见你们的脚步声。”

“啊,其实我们是爬墙上来的,你信吗?”

“你——”对方手伸向衣服里。

“砰!”

在对方还没反应过来时,叶修无比迅速地拔枪开保险对着对方膝盖就是一枪。

“跑!”

下次要开枪前先打声招呼啊。

喻文州跟着叶修跑,枪声在耳边炸响,他必须弯着腰跑躲避子弹。从现在位置到通道是一条直线,如果直接往通道跑势必会被射成筛子,所以两个人绕到天井另一边用水泥墙做掩体。

两个人一蹲下来,喻文州就去掀叶修的衣服。

“哇虽然你这么主动哥很高兴,但是现在并不是亲热的好时机哟。”

摸到叶修的备用枪,喻文州熟练地检查弹匣,叶修又丢过来一句话:“你还会用枪?”

喻文州不理会叶修这明显的调侃话语,打开保险时脸色有些白:“我对着移动目标准头有点差,可能做不到命中膝盖。”

移动时躯干比四肢更容易命中。

明白对方在顾虑什么,叶修说:“有我呢,你只要干扰对方就行了。”


“注意,有民众报警称B区HF停车场听到枪声,请当值监视官偕同执行官,迅速前往现场。”

“Shepherd Two收到,我们就在附近。”

巡逻车改变方向,朝着HF停车场开去,高英杰看向坐在副驾驶的好友乔一帆,有些担心地问:“怎么了?你这几天脸色都不是很好。”

乔一帆勉强露了个笑脸,说:“没什么……”


叶修按着流血的手臂,喻文州扶着叶修的肩膀,两人终于跑进了通道。

“抱歉,是我考虑不周。”

叶修呼了口气,说:“什么情况都想到,那是开挂,有时候要凭点直觉,和运气。”

两个人穿的都是衬衫,没办法撕成布条包裹伤口,叶修干脆利落地拉着喻文州往楼下跑,想起一楼还有对方的同伙,跑到二楼时放慢了脚步。叶修抬头往楼道中间的空隙望去,对方好像也没追上来。

“两个腿中枪的应该还在四楼,那个被你打中肩膀的估计也追不上来,剩下两个……”

“都是免罪?”

“有一个。”

按照叶修一惯的作风,现在绝对是直接冲出去杀出重围,但是喻文州习惯先思考后行动,于是叶修问喻文州:“接下来有什么打算吗?去一楼大门?”

喻文州抿了下嘴唇,说:“如果是我,已经在大门外架好机枪等着了。

“那我们翻窗?”

“会被狙击手锁死。”

叶修挑眉,说:“那是你和你自己在博弈,对方没你想的那么聪明。”

喻文州微微有些愣神。

“跟着哥,冲一把?”

叶修的语气带着点微妙的勾引,让喻文州内心的某个部分蠢蠢欲动起来。

“……好吧。”


一楼有两个人站在通道门口,楼上的人已经打电话来告诉他们发生了什么事情,现在两人举着枪,正等对方出来,门上的磨砂玻璃后似乎有什么东西动了一下,接着门微微打开了一条缝隙,两个人立马朝着门口连开数枪,大门被轰出了好多窟窿,两三秒后两人停下手,这时门后面有块木板被扔了出来,两人注意力被木板吸引,叶修趁着这一瞬的分神,眼明手快地朝着对方小腿开了两枪。

“啊!”“呀!”

叶修小跑两步走上去,把两人的枪踢开,回头招呼喻文州出来。

“小菜一碟,话说你为什么把这副眼镜戴上了?除了红外夜视透视外,还有啥功能?”

喻文州笑了笑,正准备说话,大门口传来好几个人的脚步声,叶修立刻站到喻文州身前挡住,刚要举枪就发现来的是拿着主宰者的监视官和执行官,一甩手就把手里的枪扔出去了。

看着叶修从举枪变成扔枪再举起双手做投降状,动作还特别流畅,喻文州忍不住笑了起来,偷偷把手里的枪塞到叶修后腰衣服下面。

“这里是安全局刑事科,请举起手来!”

从正门突破的是乔一帆带领的3组。

「犯罪指数低于100,属非执行对象,扳机锁闭。」

因为叶修挡在喻文州身前,主宰者无法扫描犯罪指数,肖云对着喻文州说:“你!退后两步!”

喻文州乖乖举起双手退后两步。

「犯罪指数低于60,属非执行对象,扳机锁闭。」

“咦?”

肖云纳闷,冲进来时看到这两人拿着枪,以为这两人就是罪犯,结果两人的犯罪指数居然都未达到潜在犯水平。

周烨柏指着躺在地上正在呻吟的两人说:“超过300了。”

乔一帆也跟着莫名其妙,有点看不懂。

“你们怎么会有——”

枪字还未说出口,喻文州身后的楼道口内窜出两个人,嫌疑人五号直接勾住喻文州的脖子拿枪指着他的头,一个人带着很奇怪的头盔,拿枪指着众人。

没戴头盔的那个犯罪指数只有69,扫描带头盔的那个,众人发现扫出的居然是喻文州的犯罪指数,这样主宰者根本无法启动。

“哪位是监视官?”

乔一帆看了看四周,轻轻地说了一句:“我。”

“叫你的猎狗们退后一点,我有话要问问这两个人。”

“你叫谁呢!”

肖云已经暴躁起来,周烨柏急忙拉住他。

“你管不住你的狗吗?”

乔一帆皱着眉,他跟肖云周烨柏搭档也有一段时间了,两个人都不怎么把他当上级,肖云的脾气尤为暴躁,不过还好的是周烨柏有时候会拉住肖云。现在主宰者无法启动,对方手上还有人质和枪,逞强并不明智,于是乔一帆转头说:“你们俩退后。”

肖云梗着脖子,看都不看乔一帆,狠狠地瞪着对方。

“呵呵,我来替你管教一下他。”

乔一帆立即有不好的感觉,果然那人调转枪头,对着肖云胸口就是一枪。

“肖云!”

肖云向后倒在地上,胸口汩汩地流出鲜血,乔一帆冲上去,和周烨柏两人一起按住肖云的伤口。

另外个人仗着自己有头盔,哈哈大笑起来:“安全局的走狗!哼,没了那个破玩意儿你们还有什么用?哈哈哈哈!不如我送你们一起去死!”

此时,叶修举着双手站到乔一帆三人身前,背对着乔一帆蹲下。

叶修的双眼盯着对方掐住喻文州喉咙的左手,问道:“好了,你们要问什么?”

指着乔一帆的枪口转回去顶在喻文州的太阳穴上,嫌疑人五号问:“你们是怎么知道我们在这里碰面的?”

嫌疑人五号力气很大,喻文州喉咙被掐着话都说不出来,只能眯着眼睛看向叶修。

“真是无心冒犯,我们也定了这里当接头地点啊,谁知道你们也在这儿谈生意。”

“哦?”那人的声音带着笑,问:“那你们是谈什么?”

“跟你们一样啊,摧毁安全局,推翻先知系统。”

叶修说得随意,其他人听得惊心,喻文州默默地吐槽了一句,还真说得出口。

乔一帆惊疑不定,叶修瞥了一眼他的表情,往后靠了靠,把后腰露给乔一帆看,那是喻文州刚刚塞在他裤腰上的枪。

叶修挡在乔一帆身前,只要乔一帆动作幅度不要太大,对方很难发现。但是乔一帆不敢立刻接过去,叶修刚说的话还回响在耳边。叶修一边跟对方扯皮,一边心想:卧槽这熊孩子难道不会用老式手枪吗这玩笑可开大了。

“看来,不让你吃点苦头,你是不会说真话了。”

说着嫌疑人五号对着旁边人示意,对方举起枪瞄准了叶修的脑袋,喻文州立刻挣扎起来。

“小子你别乱动,走火一下你脑袋可就没有了。”

叶修眯着眼睛,看看喻文州又看看黑洞洞的枪口,决定还是要靠自己,刚要动作时,乔一帆抽出了手枪轻轻打开保险,叶修听着保险“咔嗒”一声,顿时往地上一滚。

“砰!砰!”

乔一帆开了两枪,两枪都击中了戴头盔的人,嫌疑人五号把喻文州挡在身前,乔一帆的位置没办法开枪打中他。乔一帆和叶修同时动作后,嫌疑人五号伸手对着乔一帆准备开枪,而叶修往地上滚时,顺势拿到了之前踢走的手枪,回头一枪打中了嫌疑人五号的侧腹。

嫌疑人五号带着喻文州一起摔到了地上,叶修立即冲上去要把喻文州拽离对方控制范围,发现喻文州倒地的时候还记得按住了对方拿枪的手。

威胁解除。

叶修看着喻文州被掐红的脖子,说:“这么容易就被抓到了?”

“咳咳,肉搏不是我的强项。”

“每次打架的时候都不给力啊。”

“你给力就行,”喻文州看向叶修,诚恳地夸奖,“滚得挺漂亮的。”

“……”


乔一帆开的两枪都命中了对方胸口,戴头盔的人当场死亡,肖云体征减弱,脸色苍白,乔一帆有些手足无措地跪在地上。

喻文州看了他一眼,把他拉起来站到一旁。

“他中枪并不是你的错,他现在还活着,救护车马上就到了,他会活下去,”喻文州声音温柔,循循善诱,“你救了他,你还救了我,我很感谢你。”

这时乔一帆才稍微有些回神,摇摇头轻轻地说:“不用谢我……我没帮上什么忙……”

“谁说的?”叶修插话,“要不是你果断地拿起枪射击,我们都已经死了。”

叶修凑上去摸摸乔一帆的脑袋,说:“你小子挺厉害的。”随后又自言自语了一句:“就是有点不太适合当监视官。”

乔一帆愣愣地看着叶修,喻文州用手肘撞了一下叶修的胳膊,然后对乔一帆说:“我们对你们并没有恶意,请相信我们确实是来帮忙的,只不过因为某些原因,我们不太方便回去作证,你懂我的意思吗?”

乔一帆看向叶修腰间的枪,明了地点点头。

“谢谢你的理解。”


两人在三科另一组成员下楼之前离开了现场,喻文州摘下眼镜点了保存按钮,随后把资料传输到手腕上的终端。

这时,一条消息发送过来。

时钦被抓了。



——tbc——





和王方的番外有点接上了啊【不容易


上周被一妹子用评论刷了满脸,还在感叹幸福来得太快,捧脸嘤嘤信誓旦旦要码个更新出来证明我不会坑,结果就乐极生悲忙成doge……


以及,这文不出意外会在5P内完结。

什么?不信?

我上一P最后一句话那么高的flag竖在那里,别不信啊!捶地

【但是话痨说5P,基本上会向上浮动,这个做不了准(。


安全局同时发生的事情会在王方番外的最后一P补完。


原本计划有的林方林番外、周江和韩张粮食向番外被我吃了【不

既然番外不写了,前面有个小细节我就这边说下,六个嫌疑人酷炫的外号不是全由张新杰起的,是王杰希起了第一二个,给张新杰的灵感。

  169 20
评论(20)
热度(169)

© 千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