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上

深爱喻文州 手速随爱豆

 

【叶喻】罪者 Part 11

想法来自于与  @落木  姑娘的聊天,Psycho-Pass背景,第一次写叶喻,私设有,OOC有,请注意。


PS,因为剧情需要,在原作背景中增加警校阶段。


前文 1-5   6   7   8    9(上)  9(下)  10



阿落说我要是更新了,就去补完积木12的浴室噗类,所以我来了!!!!【不





“感觉怎么样?”

“好多了。”

叶修走到床边坐在椅子上,喻文州闻到了他身上飘散的烟味,脸上露出了一个理解的笑容。

“撇开其他不说,抽太多确实对身体不好,而且戒烟要循序渐进,不然戒断反应会有多难受想必……你也清楚。”

尽管喻文州语速不快,叶修仍然在他说话时短暂的停顿中判断出,他当时大概想喊“叶神”。

“文州,你的性格有时候可真恶劣啊。”

“诶……”

“没人说过你吗?吓唬小周的时候,”叶修停顿了一下,认真地说,“吓唬我的时候。”

喻文州眨眨眼睛,叶修也没等他回答,接着说道:“刚在仓库门口你也是在吓我吗?”

“不是……”

在仓库门口,喻文州一开始确实是打定主意要进去,但是叶修那一句咬牙切齿的“喻文州”让他改变了主意。

“不过……确实有被说过有时候不太考虑其他人的想法,对不起。”

看喻文州道歉,叶修眯着眼睛问:“刚认识的时候,我的心理你不是分析得挺清楚的吗?”

喻文州脸上的表情看上去很真诚,他说:“大概有主动跟被动的区别吧……”

“也就是说,当你主动想要分析某个人的想法时,你可以弄得很清楚,但如果你想要做什么事情时,其他人的想法你不会考虑?”

大概是第一次有人这么归纳总结自己,喻文州有些不适应,嘴张了一下也没说出什么话,叶修慢慢笑起来。

“确实是恶劣啊。”

喻文州抿了下嘴唇,并没有回答。

“一开始接近我,语焉不详地说那些话——你一早就知道我喜欢男人吧。”

喻文州微微低着头,叶修看不见他的眼神。

“我是喜欢你,但我不一定相信你。我知道有些事情你在瞒着我,我喜欢看你努力不让我知道的模样,但是我不一定会喜欢你想瞒住的事情,何况——”叶修停顿了一下,“你不一定瞒得了我。”

喻文州抬起头,眼神清晰明亮,跟之前安安静静道歉的样子完全不同。

“你也没你说的那么喜欢我,”喻文州慢慢地说,“如果真的喜欢,爱和信任是没办法这么理性地分开的。”

“呵,看来咱俩都不是很坦诚。”

“毕竟,认识才没多少天。”

喻文州语气很微妙。

叶修嘿嘿一笑,确实是认识没几天,不过做过的事情也不少,一起冒过险逃过命亲过嘴儿还睡过一张床。

“对了,我跟老魏说我正在追求你的事儿了,你有个心理准备。”

叶修清楚地捕捉到喻文州脸上一闪而过的尴尬。

“……这儿有多少人?”

不问老魏为什么在这儿,也不问老魏和自己的关系,叶修笑,回答说:“十几个吧。”

“所以,言下之意是,有十几个人都时刻盯着我,让我别搞小动作,么。”

虽然是疑问句,喻文州的语气却非常肯定,叶修笑起来,感慨喻文州果然一点就通。不过,让所有人都对喻文州感兴趣其实还有其他的原因。

说了一会儿话,烟瘾又气势汹汹卷土而来,叶修抬起手下意识地摸了摸嘴唇,然后毫不扭捏地拽着喻文州亲了一口。

“?”

话都说开了,还这样?

喻文州一脸茫然。

“我不信任你,我也没有我说的那么喜欢你,可是亲你的时候,感觉不赖。”

“……”

“文州,别以为不出声我就不知道你在说我无赖啊,你的嘴型已经出卖了你。”


在经过众人“惨无人道的围观——方锐语”后,喻文州还表现得镇定自若,倒是有点出乎叶修的意料,虽然他一直期待喻文州偶尔炸个毛爆个走,但是现实还是按照喻文州沉稳的性格按部就班地前进着。

喻文州自己也清楚,这些人现在对他是善意的好奇,如果他的表现不符合“叶修的对象”这个设定,和叶修互相试探利用的关系曝光,众人的态度就会转变成敌意的戒备,到时候自己也会很不好过。所以,面对叶修时不时要搂搂腰摸摸手的行为,喻文州已经能做到面不改色继续谈笑风生了。

众人很快就把喻文州当自己人,全跟着叶修喊他文州,尤其魏琛跟陈果,每次碰到都是促膝长谈的架势,一个数落叶修的斑斑劣迹,一个分析叶修的款款深情,喻文州都乖乖地坐在旁边听着,叶修看着简直像新媳妇进门聆听长辈教诲,憋笑憋到内伤,实在憋不住了就借口到门外抽烟笑个够本。

这次抽完烟回去正好和魏琛在门口擦肩而过,于是走过去在喻文州身边坐下,看他闭着眼做深呼吸。

“累了?别硬撑啊。”

你以为这是谁造成的啊?

喻文州睁开眼,不动声色地抬手摸上叶修的大腿,笑眯眯地说:“还有你呀。”

声音里情意绵绵,走到门口准备进来的陈果看这画面立即扯着身后的包子原路返回。

等人走了以后,喻文州才慢慢转头看向门口,隔着布料传到掌心的热度有点烫手,手指动了一下,刚准备收回就被叶修握住了手腕。

“你倒是学以致用。”

“你教得好。”

“我可是……”叶修越凑越近,在嘴唇几乎相碰的地方慢慢说,“要收学费的。”

亲吻如预想一样到来。

轻柔,酥麻。

正如叶修所说,感觉不赖,可是,喻文州没办法放任自己沉溺其中。

放开后,看着喻文州异常理智的眼神,叶修单手撑着下巴笑着说:“走,带你去见见我们搞科研的小伙子。”

话题就这么被带过去了,没有提问,没有调戏,喻文州反倒有些不适应,不过也从善如流跟着叶修站起来。

叶修带着喻文州来到关榕飞的办公室,满屋子新奇玩意儿,喻文州对桌子上放的装置多看了两眼的时间,叶修搭着关榕飞的肩膀说了几句话,然后叶修走到喻文州面前摸向他耳后,说:“定位装置,”喻文州感觉到有一瞬间的刺痛,“你要是走丢了,我好用这个把你找回来。”

说完叶修就放下手了,喻文州下意识地摸向刚才叶修碰的位置,却摸不到任何异物,像是刚才的刺痛感是他的错觉一般。

真的?还是诓我?

叶修脸上笑得特别嘲讽:“你猜我是真给你装了,还是在吓唬你。”

这话说完,喻文州反倒冷静下来,不管是真是假,叶修的目的就是让自己忌惮,他放下手站直身体,放低音量说:“我不能给你其他保证,但是我从来没想过要害你,或者你的朋友。”

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感觉出了差错,喻文州觉得他说完这句话,叶修脸上的笑容温柔了一点。

“我知道,”叶修轻轻地说着:“我可能,比你自己,更了解你。”

喻文州看着叶修,没有评价。


从张新杰那里传来的消息是各方都进入蛰伏期,这给喻文州一点空闲时间做了一份心理状态评估问卷,并委托自己在行为分析科的前同事楚云秀以内部测试的名义发送至安全局各部门,一天后数据返回,喻文州熬夜整理统计。

喻文州做这一切时都没有避开叶修,不过叶修不问,喻文州也不会主动说起,直到叶修看到喻文州连着两天都熬夜时,才想要问一问喻文州到底在做什么。

“我说过,我会帮你找到当年的真相。”

叶修眼睛微眯,拿起一份翻开看:“这能检查出免罪体质?”

“这只是很普通的心理调查问卷,免罪体质虽然在特征上没有非常明显的统一性,但是他们都有各自异于常人的思考方式与思维惯式,但是——”喻文州说话音一转,“也不是说跟常人不同就是免罪体质了。”

说着喻文州抽出一份问卷,指着上面的答案给叶修看。

“他的思维模式就跟常人不同,而且,很有趣,常人看重的他很不在意,而别人不注意的他却很重视,应该是有一套衡量事物价值的自我标准。”

叶修看到名字的时候“哦”了一声。

“大眼啊。”

喻文州偏了一下头,似乎对这个称呼不是很认同,问:“认识的吗?”

“安全局里谁我不认识啊,而且,也不是我起的,”叶修弯腰凑上去,左手拇指和食指撑在左眼上下,“他就这样,喊他他也从来不生气的,就跟你说的那样,在他的世界里,这种事情大概根本不重要吧。”

“嗯……”看到叶修拿起问卷一份份翻看得格外认真,喻文州说,“这份问卷也就是提供一个调查方向。”

“所以,调查方向是什么?”

喻文州轻轻叹了口气,说:“跟之前一样,并没有特殊的发现,最特别的就是王杰希。”

“不是他……发生的时候他并不在学校里。”

现在新晋的监视官可能会有20岁以下的年轻人,但是之前进入安全局的都会在学校上完四年课程,而王杰希18岁进入学校,因当时刑事三科急缺监视官,被方士谦选中重点培养,一年后特招进安全局,所以不可能是他。

叶修想到了另外一种可能性,问:“有没有可能,有的人是免罪体质,但是他自己不知道?”

喻文州眨了眨眼睛,说:“不能说没有,但是不管知道与否,思考问题时都会表现出一种倾向,在回答问题的时候也会有某种表现,当然,前提是他们认真做了这份问卷。”

看叶修抿着嘴唇在思考,喻文州接着说:“而且,是免罪体质却不自知的,只有可能是没有杀过人的。”

换而言之,如果当年不是意外而是谋杀,那么凶手应该早就确定自己是免罪体质了。

“你有没有考虑过……”喻文州慢慢地说,“那件事,会不会……”

只是个意外。

喻文州没有把话说完,但叶修明白他的意思。

叶修沉默了一会儿,说:“不知道,我不确定。”

“因为不确定,所以我要查清楚。”

喻文州看着对方眼神里的那份认真,微微垂下双眼。

“嗯。”

不知道,我能帮你到哪里。


——tbc——


叶总讲话真真假假,喻总讲话虚虚实实……

_(:з」∠)_

  185 23
评论(23)
热度(185)

© 千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