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上

深爱喻文州 手速随爱豆

 

【叶喻】罪者 Part 10

  

想法来自于与  @落木  姑娘的聊天,Psycho-Pass背景,第一次写叶喻,私设有,OOC有,请注意。

  


  

PS,因为剧情需要,在原作背景中增加警校阶段。

  

 


 

前文 1-5   6     7   8    9(上)  9(下)

 


 


 


 

双花上线

 

喻总掉线

 


 


 


 


 

“砰!”

 

叶修用力撞上铁门,但是门却纹丝不动,他立时后退两步,拔出枪对着把手的位置连开三枪把门锁打穿,踹开大门走了进去。

 

不远的地方,喻文州右手被“不高兴”拽着半坐在地上,左手搭着对方手臂, 但似乎意识不太清楚,叶修进来的时候依旧低着头。

 

“不高兴”回身看着冲进来的叶修,颠了颠手里的铁棍,低头看向喻文州。

 

仓库里诡异的静默着。

 


 

方锐明白喻文州之前说的话,自己暴露在任何监视官和执行官面前,都有被就地击倒逮捕回去的可能,而且他离开安全局有自己的考量,所以这时候他必须得先走,这是喻文州为了他做的考虑。

 

只不过,喻文州为方锐考虑了这么多,却没有想过,如果事态失去控制,方锐是不是能视而不见无动于衷。

 

此时,方锐从外墙翻上了仓库的二楼,拿出刚刚回车里取的狙击枪摆好位置。二楼的窗口视野一般,堆叠的杂物成了对方的掩蔽,方锐只能从物品缝隙中瞄准。

 

不到万不得已,方锐不想开枪,这和他还在当执行官的时候不一样,一旦开枪,自己就会变成谋杀犯,犯罪指数有可能直接飙上300,那时候,主宰者瞄准他时会直接变形成歼灭模式,绝无生路可言。

 

方锐握着枪的手有一些颤抖,但他知道那不是紧张,一股隐秘的兴奋感正蔓延开来。

 

“呼。”

 

方锐做了个深呼吸,告诫自己要冷静。

 


 

叶修眨眨眼,瞬间已经有了决策。

 

“喂。”

 

见对方并没有回头,叶修慢慢走上前了一步,拖长调子说:“跟个手残的打,有什么意思啊。”

 

“不高兴”看向叶修,只见叶修张开双手摆出一副没有武器的姿势,枪挂在他伸出的右手食指上,正在轻微地晃动。

 

“不然咱俩打一把?”

 

“不高兴”觉得眼前这两个人有点意思,原本以为手里拽着的这家伙有足够的自保能力,所以敢这么肆无忌惮地站在门口,结果好像并不擅长搏斗,而远处的家伙貌似并没有对自己开枪的意图,但只要自己把眼神转向手里拽着的人时,就会有一种芒刺在背的感觉。

 

他对这种感觉非常清楚,那是阴冷潮湿的杀意。

 

两人的组合让“不高兴”起了兴致,他突然抬起拿着棍子的手,作势就要再次攻击喻文州。

 

“砰!”

 

子弹准确地撞击到了铁棍上,让“不高兴”顿时脱手。

 

“不高兴”回头去看叶修,果然对方已经摆好了射击的姿势,但是人却扭头看向了二楼。

 

刚才开枪的是方锐。

 

意识到这一点,叶修露了个放松的笑容,对着二楼做了个手势:“谢啦。”

 

把枪放在地上后,叶修好整以暇地说道:“我很民主的,要么,跟我打,要么,被我打,你选一个吧。”

 

“不高兴”松开喻文州,向叶修走去。

 

喻文州手臂撑在地上,似乎还有点对焦不准。

 

没有昏迷,应该是轻微的脑震荡。

 

叶修这样判断着,等人走到面前了才把视线收回来,话都不说直接开打。

 


 

引擎声由远及近,发动机发出的声音犹如跑车的轰鸣。方锐探头一看,一辆警车正向仓库方向开来。

 

整个安全局只有一个科室出动的时候从来不用运转车。

 

知道来的是谁,方锐利索地收起枪,绕到对方视线背面跑路。

 

喷成粉色的警车卷着烟尘停在仓库门口,两个人从车上下来,像逛街一般随意地走进仓库,一进去就看见了正在揍人的叶修。

 

「便携式心理诊断镇压执行系统·主宰者启动,使用者确认——张佳乐监视官/孙哲平执行官,从属于安全局刑事科,使用资格确认为适用者,当前执行模式·非致命麻醉模式,在确定行动之前,请冷静瞄准,镇定目标。」

 

张佳乐凑到孙哲平耳边问:“那是叶秋吧,啊?”

 

孙哲平挑眉回答:“就是叶秋没跑了。”

 

「犯罪指数低于100,属非执行对象,扳机闭锁。」

 

“诶?怎么不提示是通缉状态?另外个呢?”

 

「犯罪指数低于70,属非执行对象,扳机闭锁。」

 

“啧啧,”扫描完打架的二人,张佳乐顺手扫了一下喻文州。

 

「犯罪指数低于60,属非执行对象,扳机闭锁。」

 

“这可怎么搞?”都打成那样了,居然没一个超过潜在犯标准,“打不打?”

 

声音里透着跃跃欲试。

 

“打啊,”主宰者现在无法启动,孙哲平把它塞回枪套,顺手提溜了一根铁管,咧了一个笑容,“我想揍他好多年了。”

 

张佳乐也把主宰者塞了回去,看到叶修制服对方后,摸了一把手榴弹朝着叶修两人扔去。

 

“卧槽!”

 

张佳乐使用的是经过技术开发部调整后允许使用的小型干扰用榴弹,虽然威力不大,但是在这堆积满杂物的仓库里,还是造成了烟尘弥漫的效果,叶修被炸了满脸土。

 

“呸呸!张佳乐你有点准头行吗?”

 

“我准头好着呢,没往你脸上扔就不错了。”

 

张佳乐和孙哲平依旧站在入口处,这时候上去免不了也是吃的满嘴灰。

 

“咳咳咳。”

 

听到喻文州的咳嗽声,叶修朝着孙哲平喊了一句:“管管你家那个喜欢扔东西的家伙啊。”

 

“卧槽谁喜欢扔东西,我还想扔你呢!你是东西吗?”

 

伴着张佳乐的骂声,孙哲平拎着铁棍已经冲了上去,叶修眼明手快地在旁边抽了一个东西来抵挡。

 

“哐!”

 

虽然挡住了迎头一棍,叶修还是被孙哲平的攻击撞的后退了一步。

 

“呵。”

 

“哈。”

 

孙哲平盯着叶修,脸上带着危险的笑容,右手的铁管在手指上灵活地转了一圈,左手对着叶修做了个“来”的手势。

 

叶修吐了一口气,颠了颠拿在手里的一截水管,随手扔在地上,同时往右边跨了一步,看到孙哲平偏头示意,他从旁边的杂物里抽出一根正经的铁棍握在手里。

 

“多久没打过了?”

 

“两三年吧。”

 

“呵,有这么久吗?我还记得你上次输的时候那表情——”

 

“哐!”

 

孙哲平爆发力惊人,只跨了一步,左脚用力直接冲到了叶修面前,铁棍与铁棍撞击的声音在仓库里回响。

 

“你还是一样疯啊。”

 

“彼此彼此,你还是一样不要脸。”

 

“呵呵。”

 

叶修手上用力把孙哲平顶退一步,这次换叶修抢攻,看到孙哲平抬起左手抵挡,叶修下意识还想收一下攻势,可碰撞的触感提醒叶修想起某件事。

 

孙哲平自然注意到叶修动作的停顿,左手用力把他甩出去后撩起袖子露出金属义肢。

 

“你是不是老了记性不中用了啊?”

 

孙哲平两年半前受伤,左臂截肢后装了金属义肢,也是从那时起,叶修再也没跟他打过架。看到孙哲平张佳乐再次出现在眼前,叶修恍惚间以为回到了从前。

 

“没什么不好的,还能傍身。”

 

叶修笑着站了起来,说:“忘了你是狂野派了,说实话,我还真挺想你的,老孙来咱抱一个。”

 

说完叶修就去扑孙哲平。

 

张佳乐在一边按捺不住,利索地拆了十几个手榴弹的保险,唰唰唰往他们头顶扔。

 

这下孙哲平跟叶修一起满脸灰。

 

孙哲平抹了一把脸,对着叶修说道:“你故意的吧。”

 

“你猜啊。”

 

“猜泥煤!”

 

说着铁棍就抡上去了。

 

孙哲平可不是第一次跟叶修打架,深知叶修运用语言挑衅对手的能力,立即摒除杂念直接上去准备跟他干个你死我活,可叶修腿一弯闪身躲过攻击后,却直接拽着地上躺着的“不高兴”往孙哲平身上扔。

 

“卧槽……”

 

待孙哲平手忙脚乱把人接住,叶修早就跑到喻文州身边。

 

“在有伤员的情况下放任执行官殴打犯罪指数正常的市民,会不会被停职啊张佳乐监视官?”

 

碍于叶修旁边的喻文州,张佳乐手里的手榴弹没扔出去,只是上下抛着:“殴打?谁呀?我怎么没看见。”

 

叶修一脸“哥特别照顾你眼睛不好”的表情,伸手指了指自己。

 

“哼,我只看见了通缉犯叶秋。”

 

“其实——”叶修语重心长地说,“我是叶秋的双胞胎哥哥。”

 

“滚!鬼信啊!”

 

“你再扫扫。”

 

想起之前扫描的时候确实没提示,张佳乐将信将疑地拿出主宰者对准叶修。

 

「犯罪指数低于100,属非执行对象,扳机闭锁。」

 

主宰者显示出的确切数值是91,并没有达到潜在犯标准。

 

“嘁。”

 

看着张佳乐一脸不甘的表情,叶修嘴角一弯,指着孙哲平抱着的人说:“那是施暴者,”又指了指喻文州和仓库深处躺着的人影,“这俩是受害人。”

 

“施暴者?犯罪指数低于70?”

 

“不相信我,可以问问受害人啊。”叶修低头去看喻文州,问,“怎么样?还认识我吗?”

 

喻文州皱着眉眯着眼睛看向叶修,像是认不出来,这个反应让叶修皱眉,立即伸出两根手指,问:“这是几?”

 

喻文州眨了下眼睛,慢慢地说了个“二”。

 

叶修从喻文州的表情中看出蛛丝马迹,马上问道:“知道我是谁了?”

 

喻文州扶着叶修的手臂让自己坐直,另一只手去擦叶修的脸:“……修……”

 

合着刚才是因为脸太脏了没认出来吗?

 

张佳乐问:“那你怎么在这儿?”

 

“他打我相好的啊,”叶修说得理所当然,反问,“要是有人打你相好的,你揍不揍?”

 

孙哲平接口:“揍到他妈都不认识他。”

 

叶修挑眉不理这对人形自走闪光弹,接着问喻文州:“感觉怎么样?头晕吗?想吐吗?”

 

说着叶修趁机揩油,摸向喻文州的肚子。

 

孙哲平看看喻文州又看看张佳乐,突然满脸的恍然大悟,张佳乐被看得有点毛,问:“干嘛?”

 

孙哲平道:“原来撞撞头能怀孕啊——”

 

张佳乐毫不犹豫给了一个爆栗。

 

“正常点!别被他传染了!”

 


 

“我相好的我就先带走了啊,你们看着处理哟。”

 

叶修随意地指指“不高兴”和那个出气比进气多的仓库管理员,扶着喻文州往仓库外走去,孙哲平和张佳乐也不拦,转身去收拾嫌疑人。

 

叶修带人走到门口,发现方锐开着车悄无声息地等着,立马把人塞进车里,让方锐火速离开。

 

考虑到喻文州撞到头了,脑震荡也不是什么小事,于是叶修指挥着方锐把车往另一个方向开去,等到喻文州完全清醒的时候,发现自己躺在一个陌生的房间里。

 

“先别起来。”

 

带着眼镜的青年压着喻文州的肩膀让他躺下,手里拿着本子记录,问了他一些基础的认识问题和身体感受。

 

房间外,叶修和一个男人正凑在一起抽烟。

 

“你这高X脸是怎么回事?”

 

“唉,你不懂,谈个恋爱好心累,再不抽两口我就心塞了。”

 

“谈、谈恋爱?”

 

“认识你这么久第一次见你舌头打结啊,老魏。”

 

叶修口中的老魏便是魏琛,从安全局辞职前当过喻文州体能课的导师。

 

“我去,你跟喻文州那小子谈恋爱?我没听错吧?”

 

“淡定,年纪不小了,注意血压。”

 

“你、你……他……你俩……”

 

“想说什么就说啊。”

 

“老夫是万万没想到啊,他会跟你谈恋爱?”

 

“确切地说,是我在追求他。”

 

“咳咳咳……”

 

“都说了淡定。”

 

魏琛喝了口水压惊,转头问叶修:“你们这认识多久了?”

 

“怎么一个二个都问我跟他认识多久?”

 

魏琛回答:“因为怎么看文州都不像是会跟你扯上关系的人。”

 

叶修笑:“你们也太小看哥的魅力了,再说,你们真的了解他吗?”

 

“……”

 

这时房间门打开,拿着本子的青年走了出来。

 

“怎么样,小安?”

 

安文逸推了下眼镜,说:“目前来说还算正常,没有记忆障碍,表述清晰,扫描也没发现血肿,没有特殊情况休息两天应该就会没事了。”

 

“谢了啊。”叶修拍拍安文逸的肩膀,正要进房间,看到魏琛那欲言又止的表情,问了一句,“一起进去?”

 

现在跟着进去,夹在两人中间那会是怎样的血雨腥风啊,魏琛连忙摆手,说:“你去你去,我不打扰,咳咳。”

 


 

——tbc——

 


 

还是采用回维基百科的100和300的阀值。

 


 

不是玩游戏没有同队豁免的双花怎么繁花血景啊啊啊啊【别理

 

来,大孙,张嘴,吃一口灰呗。

 


 

10月9日就要开播第二季了,感觉自己一定会被啪啪啪地打脸啊【深沉

 


 

怕有人看不懂,提一下,这篇文里的喻总因为某个原因,是有性格缺陷的,前面也有意铺垫了一下,希望我没有写得太隐晦。

  185 17
评论(17)
热度(185)

© 千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