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上

深爱喻文州 手速随爱豆

 

【叶喻】罪者 Part 9 (上)

想法来自于与  @落木  姑娘的聊天,Psycho-Pass背景,第一次写叶喻,私设有,OOC有,请注意。


PS,因为剧情需要,在原作背景中增加警校阶段。


好了我又来分上下了(。


前文 1-5   6     7   8

安全局构成设定




已经确定有感情戏的CP是叶喻跟林方林。




方锐把椅子反过来坐,下巴抵在椅背上,百无聊赖地左右晃动脑袋,说:“再这么下去不行啊。”

叶修正盯着面前的烟和茶,头也不抬问道:“怎么?”

“我腿儿没劲,走路都跟鱼一样要靠扭屁股了。”

“呵。”

“你都面如菜色了有什么立场嘲讽我?”

叶修摸摸自己的脸说:“我是因为没烟抽。”

方锐讥笑:“嘿,你抽啊,没人拦着你不让你抽。”

叶修又回了个嘲讽:“小孩子不懂。”

“哟哟哟,好歹我方小爷也是把人追到手了,是不是?我看文州他都不想理你了。”

最近几天喻文州确实没再说过任何语焉不详的话,叶修想了一下,还是伸手端了茶杯,转头对方锐说:“那你传授一下经验?你是怎么把老林追到手了?”

“艾玛,历史性时刻啊,”方锐一个起劲,立马坐直身体,清了清喉咙说,“听好了哈,他要干什么就陪他去,他要喜欢什么就给他买,贴身刷存在感,让他习惯你在他身边,你一不在他就心里虚得慌,偶尔再卖卖萌装装可怜,记得不能多,这个得讲究新鲜感,天天来就不稀罕了。”

卖萌?装可怜?可怜的老林。

叶修眯了眯眼睛,说:“哦,总得来说就是——死缠烂打。”

“喂喂,怎么说话呢,是你在请教我,态度好一点啦。”

“我是在不耻下问。”

“!”

开门的声音响得恰到好处,止住了方锐准备暴起的身形,他立即蔫了一般趴在椅背上,含含糊糊地说:“难受。”

喻文州放下手里的袋子,向餐桌这里走来,问:“怎么了?”

方锐表情萎靡,简直一副需要抢救的模样:“文州哥哥我不舒服……”

演技不错啊。

喻文州摸摸方锐的额头,问:“哪里不舒服?”

“喘不上气,要人工呼吸。”

说着方锐还撅起了嘴。

叶修想着嘿小样儿文州还能被你骗了去时,喻文州已经弯腰凑上去,叶修差点没端住茶杯。喻文州在将将碰到的地方停住,右手抬起来捏住方锐的鼻子,逼得他只能张嘴喘气。

“玩够了就来帮忙。”

方锐立刻哭丧着脸,说:“鱼是人类的好朋友,我最爱鱼了,我不舍得吃鱼,我们能不能不吃鱼……”

喻文州好半天才止住笑意,说:“我们今天不吃鱼。”

方锐脸上的表情变化得非常快,从悲凄到惊喜,再从惊喜到惊吓,他从椅子上蹦起来一连退了好几步,绕到了桌子的另一边,隔着桌子问:“文、文州哥哥你想、想干什么……”

“诶?”

“怎么突然就不吃鱼了……我有种断头饭的感觉……”

“噗,你的感觉倒是挺准的。”

“∑( °△°|||)︴”

一直在看戏的叶修突然开口问:“明天要行动了?”

喻文州脸上笑意更盛了一些,说:“嗯,‘不高兴’今天离开了一科负责区域。”

因为不知道安全局对免罪体质具体是什么态度,为了避免暴露,他们在捕获一号嫌疑人后一直没有行动,准备利用其他监视官来逮捕嫌疑人。

“今天好好养精蓄锐,‘不高兴’比‘没头脑’难对付。”

说完,喻文州走去厨房,方锐抒了一口气,跟着往厨房走。

“刚谁说的别老卖萌?”

方锐回头,脸上的笑容少了往日耍宝卖萌的气质,笑得棱角分明:“我又不是在追文州。”

叶修低头笑了一下,自言自语道:“被小鬼比下去了啊……”


喻文州对叶修的态度改变了,这叶修能感觉得出来。

以前不管调戏还是玩笑,最起码喻文州会对着自己说话,会有非常明显的示好意图,但现在,自从那天楼道里的亲吻之后,喻文州像是退回了普通朋友的界限。

喻文州的想法,叶修能猜个七八分准,之前的亲近也好,现在的疏远也好,这其实特别像喻文州会做的事情,发现机会,抓住并利用,事态不对了,立即撤退。

聪明,机警。

但即便叶修清楚自己对喻文州的感觉,肯定喻文州的能力,他依旧提防着喻文州,提防的并不是恶意,而是因为喻文州的能力,加上那有些微妙的冷酷的性格,叶修在提防喻文州可能给他的“惊喜”。

或者说惊吓,反正喻文州也吓过叶修好几次了。

不过,现在最重要的是,有机会就把握机会,没机会就创造机会。


叶修站起来走到厨房门口对着方锐勾勾手指。方锐放下菜刀,疑惑地走向叶修,叶修拽着方锐的胳膊,一个用力两人就调换了位置,方锐刚想说什么,叶修哗啦一下把厨房的移门关上,把方锐隔在了外面。

喻文州正在另一边对着炉灶准备炒菜,没看到这一幕,听到移门动静后转身问:“方——”

剩下的话语,被堵在了嘴里。

和之前的亲吻都不同。

冲击力逼得喻文州退后了两步,整个人被抵在了冰箱门上,叶修一只手捏着他的下巴,一只手护着他的后脑勺,不让他被撞到头,也不让他轻易逃脱。

对方的舌尖在自己口腔里肆虐,没有烟味,带了点茶叶的清香与苦涩。

说实话,喻文州并不反感,但是也没多强烈的意愿。叶修没有限制喻文州双手的行动,所以他现在还保持着左手锅子右手铲子的奇怪造型,一想到这个喻文州甚至有点想笑。

叶修察觉到喻文州的心不在焉,抽出垫在他后脑勺的手,伸过去搂他的腰,左腿挤进他两腿之间,然后,舌尖轻轻扫过他的上颚。

被三重攻击的喻文州一下子腿都差点软了,有些力不从心。叶修弯弯嘴角,放开喻文州的嘴唇,保持着身体贴着身体的姿势和喻文州额头抵额头。

喻文州垂着双眼,吸了两口气,轻轻地问:“何必呢。”

叶修脸侧了一下,和喻文州脸贴脸,说:“说这话前,最好先把你这温度降下去。”

“呼……只是正常的生理反应。”

叶修笑:“所以你对我还是有生理反应的?”

“……我说不过叶神——”

听到叶神两个字,叶修又亲了上去,简单的触碰就放开,像是在堵喻文州的话。

“你……”

叶修亲。

“干什……”

叶修再亲。

喻文州抿着嘴唇看叶修。

“叫叶修,就让你说话。”

喻文州看着近在咫尺的脸,考虑要不要把手里的锅子铲子往对方头上招呼,好打醒他。

“谋杀……行为禁止。”

“……”

中间的省略号是几个意思?

喻文州现在有点头大,原本以为“安全局教科书”叶秋是个刑侦能力强大、能判断善恶是非、成熟稳重的人,没想到……

“为什么哥觉得你的眼神像在看一个逗比?”

喻文州微微叹了口气,说:“要做饭了。”

叶修再亲了一口才把人放开,顺手还帮喻文州把围裙整理了一下。

在叶修开门出去之前,喻文州轻轻地说:“或许,我一开始就选错了方法。”

叶修没回头,声音里透着笑意。

“文州,何必自欺欺人。”




——tbc——


为什么老叶老是想强吻喻总,因为我想强吻喻总


PS:此文中的喻总,是特定背景下特定状态的喻总,且现阶段的喻总不代表结尾时的喻总,so……



人森寂寞如雪,随便来个人跟我聊聊啊打滚……

  194 28
评论(28)
热度(194)

© 千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