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上

深爱喻文州 手速随爱豆

 

【叶喻】罪者 Part 8 (全)

想法来自于与  @落木  姑娘的聊天,Psycho-Pass背景,第一次写叶喻,私设有,OOC有,请注意。


PS,因为剧情需要,在原作背景中增加警校阶段。


给 @黑色御座  的生日贺。已补完。


前文 1-5   6     7

安全局构成设定


叶方相声组上线【不对






房间里,气氛安静得有些诡异。

叶修倒在椅子里吞云吐雾,一脸老子什么都不高兴说的表情,方锐盘腿坐在旁边,也不说话,拿着煮鸡蛋敷脸。

正在热火朝天地讨论晚上吃啥时,被人掀翻脸直接撞引擎盖上、被人用枪追着满场跑、车被打爆胎了推着车走大半个小时累成狗之类的事情,不值一提。

等到喻文州回来,打开门差点以为自己到了蓬莱仙境,再加上方锐对着门盘腿坐,那模样与端坐在云雾里的菩萨有异曲同工之妙,只不过样貌不如菩萨庄严端丽,脸上有个大大的黑眼圈。

喻文州张嘴呛了一口烟,话都说不出来。

“咳咳咳……”

方锐一个打挺,立刻跳起来去开窗,跑回客厅见叶修还在抽就上去踹了一脚。

“我就思考了一会儿人生,你怎么能把家里搞成这样!烟雾报警器坏掉啦?”

叶修悠悠一指,方锐顺着看过去,在厨房和客厅交界的天花板上有一个凸起物,已经被胶布封死,估计叶修搬进来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这个。

“作死啊,我要是最后被你这二手烟熏死了,一世英名就毁于一旦了!”

叶修挑眉,终于张嘴说话:“哟,你哪儿来的英名?”

“方小爷我人见人爱,花见花开,车见车爆胎。”

叶修思考了一下,说:“爆胎倒是真的。”

方锐脸上一讪,转头叫救兵。

“文州哥哥……”

从进门后就没再理会两人嘴仗的喻文州正在厨房切菜,此时被方锐一声含羞带怨的“文州哥哥”叫得手都顿了一下,幸好菜刀还端得比较稳。

“挺顺溜的啊,也叫我一声哥来听听。”

方锐吐着舌头扮了个鬼脸:“叫你才有鬼。”

喻文州看着这俩没完没了地斗嘴,想起刚刚去市场的时候顺手买了几个肉包和一袋茶叶,这会儿包子还热乎着,就泡了两杯茶一起拿到客厅去,招呼两人先吃点垫肚子。

方锐看见吃的两眼放光,抓起包子就往嘴里塞。喻文州看到那个煮鸡蛋完整地躺在桌上,之前方锐明明还是一副“卧槽为什么不让我吃了这个鸡蛋”的表情,倒是有听话地用鸡蛋活血祛瘀。

喻文州摸摸方锐的大背头,说:“吃完饭我帮你修一下吧,挡视线可不好。”

方锐本来埋头苦吃,听到这话顿了一下,抬起头来眉开眼笑地说:“文州哥哥你可真好啊,嫁给我算了。”

叶修本来端着喻文州递给他的茶杯,正在考虑这茶里有几分意思,听到这话开口说道:“你小子想得美,文州哪能嫁给你,他明明是、唔——”

方锐立即乐了,指着叶修就笑起来:“哈哈哈哈、唔……”

喻文州拍拍手,看着两个人被包子塞了满嘴不能说话的样子,笑了笑回到厨房。

叶修和方锐互相看了一眼,叶修把包子拿下来,没有要吃的意思,方锐则叼着包子嚼得起劲,反正他饿了一天,不管是手里的还是被塞进嘴里的,一概来者不拒统统吞下。

“有点意思啊……”

方锐看叶修那脸上若有所思的笑意,加紧嚼了几下把嘴里的包子咽下,开口问:“你们啥时候认识的?”

“昨天?”

“卧槽……”方锐没忍住爆了个粗口,“认识两天就让人家为你沏茶做饭?说,你什么企图?”

“啧,是文州对哥有企图,好不好?”

“你把我当五科那几个随便唬吗?文州可是全校男神,要让学弟学妹们知道你让他端茶递水扫地做饭,看他们不削死你。”

端茶递水扫地做饭?

“方小锐你讲话靠点谱,你还吃着你男神买的包子、喝着你男神沏的茶呢。”

“要点脸,文州对我好是因为交情好,睡过一个炕,你呢?”

“哥个人魅力高。”

“叶不羞你——”

“啪!”

两个人同时噤声看向厨房里喻文州的背影,喻文州继续很自然地用刀背拍向砧板上的鱼。

“啪!啪!啪!”

喻文州手很稳,也不急躁,一下一下拍,虽然他没有回头也没有说话,但是客厅的两个人都有一种感觉,一种喻文州现在拍的是他们脑袋的感觉。

“嘶……”方锐感同身受地摸着后脑勺,苦着脸小声说,“怎么感觉这不太符合画风啊……”

叶修挑眉不说话,拿起一叠桌子上的档案翻开看,方锐有样学样,吃完包子擦干净手,也拿了一叠装模作样看了起来。

二十分钟后,喻文州走出厨房,方锐立刻走上去帮忙端盘子,喻文州笑笑走回去脱围裙,问道:“你们怎么这么安静?”

叶修眼尖,一下子瞄到了喻文州挂在脖子上的耳机,隐隐约约还能听到音乐声传过来,顿时了然,问:“没想到你还听摇滚。”

“少天以前搞乐队时候录的歌。”

方锐凑上去问:“所以你没听到我们刚说的话呀?”

喻文州笑得一派和气,问:“我该听到什么?”

方锐立刻笑嘻嘻地说:“刚刚老叶说你穿围裙挺好看的、哎哟!”

叶修收回踹了方锐屁股的脚。


晚饭是三菜一汤,喻文州烧得一手好菜,每道菜都色香味俱全。

哦,或许说每条鱼都色香味俱全更正确一些。

菜是清蒸鲈鱼、松鼠桂鱼、糖醋带鱼,汤是鸦片鱼鱼头煲。

看叶修拿着筷子迟迟没有动手,喻文州微微侧头问道:“不喜欢吃鱼?”

吃鱼。

“呵呵……”

从早上的“不是田螺是鱼”,到下午的“请不要摸鱼”,到现在晚饭是满桌子鱼,叶修控制不住自己老往非常微妙的方向脑补。

方锐则没管那么多,一直在夸喻文州手艺好,嘴就没停过,看上去简直是人生最幸福的时刻。

“我记得老林厨艺不错。”

方锐眨了眨眼睛,脸上表情倒没多少变化,说:“嗯,不过我吃了一个多月的泡面快餐,饥渴。”

叶修离开安全局时林敬言已经住院大半个月,据说另外一位执行官的殉职让他犯罪指数迅速上升,那时候叶修自己的状况也不太稳定,为了避免精神污染,他没去医院看望,今天才从方锐这里得知林敬言已经降级成执行官。

喻文州用公筷夹了一大块鱼肚皮给方锐,说:“新杰现在是他的监视官。”

如果张新杰愿意陪同,林敬言就能出来与方锐见面。

方锐笑起来,说:“已经没有意义啦。”

虽然一科和七科所辖区域相距甚远,但如果有意为之,每周回总部述职、行为分析科取证、甚至监视官的陪同,有很多情况都能碰上,可是方锐要的并不只是这样每个月见上几次。

叶修刚想说点什么,喻文州率先开口,说:“会有办法的。”

喻文州声音很稳,语气笃定。


吃完饭喻文州给方锐剪了个毛寸,方锐照照镜子觉得自己这新造型还满帅的,正得意着呢,叶修一只手摸上去直接把型给揉乱了,罢了还评价了一句“手感一般”。

回应他的是方锐一叠声的“滚”。

叶修笑笑,给喻文州打了个眼色。

“出去聊聊?”

喻文州放下剪刀跟着叶修走出门,叶修刚走到楼道拐角处就下意识地掏烟,看见跟过来的喻文州就想起晚饭前的那杯茶,抽烟的人多喝茶有利于解毒这道理他还是明白的,于是摸着口袋里的烟盒就不动了,没有把烟拿出来。

喻文州看叶修光站着不说话,也不在意,说道:“新杰给我发消息说,‘没头脑’下午移交给他们后,安全局总部派要员把人接走了。因为是抓的现行犯,上面还挺重视的。”

“没要求「受害人」出席作证?”

“报告上会写,一科监视官和执行官逮捕嫌疑人时,「受害者」已经不见踪影。”喻文州顿了一下,补充道:“时钦修改了区域压力数据,他们的出勤符合规定。”

叶修挑眉,想了一下问道:“犯罪指数在阀值以内的,安全局会处理么?”

喻文州微微低着头,垂下双眼说:“不确定,不过,不交给安全局,你会就地处决他吗?”

叶修没说话。

“是我说笑了,”喻文州没有抬头去看叶修的表情,“今天多亏了你和方锐都在。”

叶修抒了口气,说:“正好那小子前两天联系我。”

“留在安全局,说不定有调到同一科室的机会,”喻文州顿了一下,语气像是在感慨什么,“他也挺果断的。”

“呵。”

喻文州还没来得及仔细体会叶修笑声中带着的那一丝讽意,一个问题就悠悠地向他抛过来:“利用林敬言对方锐的影响力,来巩固他的立场吗?”

“诶?”

叶修抬手握住喻文州的胳膊,凑上去问:“张新杰调到一科,林敬言也调到一科,是不是从一开始就计划好的?”

喻文州抿着嘴唇不说话。

“文州啊文州……”

叶修轻轻的呢喃声贴着耳朵传过来。

过了一会儿,喻文州笑了一声,说道:“如果你要这么想,我也没办法,叶神。”

说完喻文州推开叶修,转身回到房间内。

叶修还站在楼道里,张开的手掌上残留的体温迅速消逝。

“呵,生气了啊……”

虽然喻文州没有很大的情绪起伏,可叶修还是依照他刚才的反应推测出了结论。

自己大概说错了。

接方锐离开安全局是自己的决定,如果喻文州真能计算到这一步,也过于恐怖了一些。只是,这么不合情理的事情,叶修就是忍不住认为喻文州大概能做到。

脑子里有一个想法在渐渐成形。

为什么刚见到时会对他格外留意,为什么接触后能体会到一种隐隐的危机感,为什么老是想刺激他让他露出真实内心,还有无时无刻不在散发的对他的认同感。

对他的能力,对他这个人本身。

大概,在相遇的那一刻,潜意识就预料到现在会发生的一切。

“啊,要栽了。”


叶修在外面站了一会儿,准备回屋的时候看见喻文州开门又走了出来。

两个人面对面站着,叶修有些尴尬,挠挠头说:“刚才——”

“抱歉,刚才我语气不太好。”

嗯?

“我以为聪明如叶神,这么明显的事情,应该不用说也能看明白。”

“哈?”

“新杰不是粗心大意的人,他带着韩文清、林敬言来和我接头,意味着他们俩已经是我们的盟友。”

“呃……”

“林敬言看到方锐在场很惊讶,说明方锐之前并没有和他说起要离开安全局的意图,虽说利用林敬言和方锐的关系巩固双方的立场确实可行,但是,林敬言降级后之所以去了一科,而不是和方锐留在同一科室,我猜,就是为了他。”

叶修不再说话,喻文州此刻站在他面前,语气和缓,语音沉稳,隐隐透出一点运筹帷幄、算无遗策的气势。

“新杰做事有自己的考量,所以我们并没有就所有事情进行沟通,我不清楚他和林敬言是何时达成共识,但是按照时间来推断,大概是在林敬言住院期间。至于两人相继调去一科,据我所知,是因为韩文清的邀请。”

喻文州顿了一下,气势有些减弱:“没有事先说明是我的失误,只是我没想到,原来叶神是这么想我的。”

喻文州脸上的笑意带着点苦涩。

生气的喻文州,解释的喻文州,苦笑的喻文州。

叶修的心里突然痒了起来。

不愧行动派之王的美誉,叶修伸手拽住喻文州的手臂把他拉过来,另一只手抬起下巴直接亲了上去。

喻文州有一瞬间的惊吓,但是他很快就镇定下来,不是没被亲过,没什么必要大惊小怪,只是,他明确知道现在这个吻,和昨天在小巷子里的那个不同。

因为对方并没有回应,叶修只有一下没一下地描摹着喻文州的唇线,并没有多么具有侵略性的举动,喻文州能感觉自己嘴唇的温度在升高。

大概已经红了。

“叶……”

趁着嘴唇张开的间隙,叶修的舌尖立马探了进去。虽然有两三个小时没抽烟了,但叶修嘴里的烟草味还是很重,直接的感官不是很好。

叶修现在这个行为,聪明如喻文州当然明白是什么意思,只是,自己的心里到底想怎么样,他还没弄清楚。喻文州微眯着眼睛,想着要不要推开叶修算了。

在喻文州思维发散的时候,叶修的右手从抓着他手臂变成了搂着他的腰,左手也摸上他后脑勺,把人禁锢在自己怀里,虽然喻文州和叶修一般高,但身体素质叶修妥妥地甩喻文州一大截。此刻这个姿势,喻文州根本没办法挣脱。

不过,叶修也没有更进一步的意思,尝了一下喻文州的味道便退了出去。

“呼……”

喻文州低着头,听见叶修凑上来在他耳边说。

“我挺喜欢吃鱼的。”

算是对喻文州之前那句问话的回应。

调整了一下呼吸,喻文州退开一步,眼睛里明明灭灭闪着光。

“我却不太喜欢烟草味。”

叶修挑眉,靠近一步随意地笑道:“哦,那没事,哥戒烟就是了,分分钟。”

喻文州看着叶修没说话,突然有个声音插进来说:“那我以后就分分钟唾弃你戒不了。”

两人转头一看,方锐正坐在门口嗑瓜子。

卧槽……

叶修没忍住在心里刷了句脏话。

“你小子从哪儿开始听的?”

方锐把嘴里的瓜子壳吐了,拿捏一下情绪,楚楚可怜地说:“我没想到,原来叶神是这么想我的。”

“……”

虽然喻文州没说话,但是凭借叶修对他的了解,知道他大概心里也在默默刷屏中。

“就这?就这德行,你跟他睡过一个炕,嗯?”

喻文州接口说道:“如果通铺算的话。”

叶修一乐,说:“其实昨天咱俩不就睡了一张床吗?”

喻文州简直想给叶修翻个白眼,顿时不管这耍宝二人组径直走回了房间。

“被抛弃了哟,叶修大大——”

“呵呵。”


晚上三个人挤一张床鸡飞狗跳完全不清净暂且不提,连着十天每天都吃全鱼宴才是要命,叶修和方锐共同哭诉没有人权,喻文州笑眯眯地回答说:

“被通缉的前监视官,和潜逃的前执行官,有什么人权呢?^_^”


——tbc——


分分钟想毁尸灭迹的喻总上线【不


友:他俩不滚上床真不科学呜呜呜呜

我:有第三者(。老叶现在的房子是一室一厅,没沙发,家里就一张床,所以晚上他们仨要挤一挤了【深沉

友:从来没那么嫌弃过锐锐


  209 4
评论(4)
热度(209)

© 千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