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上

深爱喻文州 手速随爱豆

 

【叶喻】罪者 Part 7

久违……时隔两个月的更新……土下座中


想法来自于与  @落木  姑娘的聊天,Psycho-Pass背景,第一次写叶喻,私设有,OOC有,请注意。


PS,因为剧情需要,在原作背景中增加警校阶段。


前文 1-5   6

安全局构成设定





叶修醒来时天已经透亮,眯着眼睛看了一眼被喻文州拉上的窗帘,又把自己摔回被窝里,花了一点时间适应。

闭着眼睛听了一会儿,门外没什么动静,叶修伸个懒腰站起来,打开房门,看见喻文州坐在椅子里翻着一本书,炉灶上的锅子正咕噜咕噜地响着。

喻文州看了叶修一眼,放下书走过去关掉炉子。锅盖打开的时候,叶修闻到了一股淡淡的香味。

“真贤惠啊。”

语气分不清是感慨还是调戏。

“过奖,巧夫也难为无米之炊。”

喻文州不动声色地回了一句,起床后他想弄点吃的,却发现整个厨房能吃的居然只有鸡蛋,感叹自己真是小看了叶修的窝居能力,出门买的念头一晃而过,考虑到叶修并未完全信任他,也就作罢了。

叶修拉开椅子坐下来,一碗水煮荷包蛋摆在了他面前,上一次一起床就有热腾腾的早饭还是在学校里,跟着舍友蹭他妹妹的爱心早餐。

“简直像捡了个田螺……”

叶修没有把后面两个字说完,喻文州摘下眼镜吃早饭,闻言抬头看向叶修,慢慢说道:“不是田螺,是鱼。”

“……”


简单地吃完早饭后,两个人都没有说起昨天的事情,心照不宣般地一起走出了屋子。

“接下来我们做什么?”

叶修的口气很随意,像是在问我们去哪里吃饭。

喻文州莞尔,说:“要现场抓住才能确证罪名,他们不行动我们也没办法行动,我先跟新杰联络一下,看看有什么新进展。”

“那正好,等我拿个东西,去接个人。”

喻文州点点头,跟着叶修上了车,用便携终端给张新杰发信息,也没问目的地是哪。

等车停稳,喻文州抬头一看,发现他们停在了安全局大门口。

“……”喻文州看向叶修,问,“这是接谁?”

叶修吐了个烟圈,笑着回答:“接你的老相好。”


叶修慢慢沿着围墙往前开,绕了一圈都没找着人,于是靠边停车。

“那小子估计躲哪个犄角旮旯里面去了,他最爱站别人看不见的地方,咱找找。”

“嗯。”

喻文州下了车,边走边想着这个所谓的“老相好”到底是谁,他在脑子里列了个关系表,把所有跟自己有关的人都拿出来和叶修说的话做对比,刚刚过滤掉六个名字,就看见不远处一个人在向他们招手。

那人穿着白衬衫黑长裤,背着一个双肩包,标准的学生打扮,额前的刘海有些长,戴着一副黑框眼镜,喻文州眯着眼睛试图仔细辨认他的长相时,那人向他们跑了过来。

“学长!喻学长!”

叶修在旁边悠悠地说:“老相好见面,有没有特别感动?”

对方已经朝喻文州扑过来。

喻文州回过看向叶修,脸上还是无懈可击的笑容,只不过一只手正抵着那人的脸阻止他靠近:“这,人,是,谁,我,不,认,识。”

“蚊奏格阁似窝啊!”

这下连叶修都看不下去了,踹了对方一脚:“说人话。”

那人站定,双手握住喻文州抵着他脸的那只手,微笑着说:“文州哥哥,是我呀。”

喻文州顿了一下,朝叶修说:“我还是不认识他。”

那人走上前半步,微微低头半摘下眼镜,露出半张脸,笑得比刚才更深了一些:“看着我真诚的双眼,认出来了没有?”

“……方锐?”

“啊哈!”

方锐一出生就被判定犯罪指数超标,在隔离区长大,因为出众的天赋被安全局吸收,作为执行官培养,是喻文州的学弟。

怎么就从以前那形象变成现在这形象的啊……喻文州没问出口,但是他确信这中间一定有非常曲折的经历,比如和——

“老林呢?”

叶修一句正中红心,喻文州能感受到方锐近在咫尺的眼神黯淡了一些,随后他又恢复成没心没肺的笑脸。

“据说是出院了。”

“据说?”

“他降级了,调去一科当执行官,我还没见过他。”

“哦——”叶修尾音拖得很长,颇有一唱三叹的味道,“怪不得。”

喻文州岂能体会不出其中意思,但是他立即想到一件事情。

“执行官现在能独立行动了?”

执行官因为犯罪指数超过界定,已属于潜在犯,必须住在隔离宿舍,外出得监视官陪同。

“我不干了呀,以后请多关照。”

所以说,现在是潜逃了?

又一个不确定因素,需要重新测算风险,喻文州揉揉太阳穴,跟着叶修果然有很多“惊喜”。

方锐双手搭在喻文州肩膀上,推着他往车的方向走:“走吧走吧,我还没吃早饭呢!”

喻文州边走边回头,看见叶修叼着根烟慢悠悠地跟在他俩后面。

也罢,多一个人也多点胜算,方锐什么脾气喻文州还是知道的,就是现在这造型太不符合他一惯的形象了,自从毕业后就再也没见过他,这几年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这让喻文州稍微有点在意。

正想着,喻文州瞳孔微微收缩,因为他看见叶修身后有一个人正大步向他们冲过来。

“叶——秋——!”

伴随着声音而来的,是刚猛有力的拳头。

叶修立刻双手抬高护住了脸,挡住朝他面门而来的拳头,不过巨大的力量迫使他退后了半步,喻文州站在一米开外都能清晰地听到拳头和手臂相撞的声音。

“啧,小心血压啊老韩。”

回应他的是更加怒气勃发的拳头。

追着叶修打的正是韩文清,叶修这次不告而别让他非常愤怒,好不容易见到一次人了当然要一顿胖揍。

因为就站在叶修身后,喻文州和方锐各自往两边退开一步,这让他们看到了跟着韩文清走过来的两人。

张新杰和林敬言。

张新杰朝喻文州点点头,喻文州会意,两个人凑到一边,小声地谈论着什么。

林敬言看见方锐这身打扮也差点没认出来,往前一步时被方锐的眼神生生逼停,两个人站定不动大眼瞪小眼。

叶修和韩文清搭档了七年,他打人是什么习惯叶修自然一清二楚,躲起来也驾轻就熟,一看就知道平时没少被揍过。叶修边躲边瞟喻文州和方锐,喻文州和张新杰讲悄悄话讲得起劲,完全没有要理他的意思,方锐盯着林敬言,更是正眼都不瞧他。

叶修顿时感慨人心不古啊。

这时方锐突然有了动作,因为叶修已经退到方锐身后,看不到他脸上的表情,所以也不好判断方锐这冲上去的气势究竟是准备揍林敬言还是要干点别的。

林敬言像老僧入定般一动不动,任凭方锐朝他冲过去。方锐果然不负他所望,冲上来的时候捧着林敬言的脸,狠狠地亲了上去。

看到这个场面,张新杰推了推眼镜,脸上并没有什么表情变化,而喻文州则是笑了一下,两个人回过身去,换了个方向继续说悄悄话。

韩文清背对着两人根本没看到,只剩叶修一个人边躲边刷起了Yoooooooooo。

一边,韩文清和叶修打得难舍难分,另一边,林敬言和方锐亲得难舍难分。张新杰和喻文州说完,就招呼韩文清和林敬言走人。

韩文清颇有些没打爽的意味,可是张新杰喊他,他顿了一下,瞪了叶修一眼,就转身跟着走了,顺手一胳膊兜着林敬言一块儿走了。

所以,不是来抓方锐的?

张新杰带着两人走得潇洒,叶修倒不至于被打得满脸包,就是衣服头发乱得有些飘逸,他看看在偷笑的喻文州,拽住还在目送对方的方锐的后领,一把塞进了车后座。


叶修发动车子,偏头问坐在副驾驶的喻文州:“他刚给你的是什么?”

喻文州正准备拉保险带,听到这话笑了一下,说:“你看到了啊。”

张新杰和喻文州在一边咬耳朵的时候,往喻文州手里塞了个东西,叶修虽然正在被追着打,但是他还是留意到了。

喻文州扣好保险带,从口袋里摸出一个细小的芯片,点开手腕上的便携终端读取。

是档案。

“昨天说过的,六个嫌疑人的详细档案。”

六个免罪体质。

免罪体质还能查出详细档案,叶修忍不住想赞叹他们的侦查能力。

“其实没有你想的那么不可追溯,免罪体质虽然用主宰者扫描不出,但是他们确实犯了罪,杀了人,不在场证据再完善都会有漏洞,有漏洞就有迹可循,这都是行为分析科的本职工作,”喻文州讲得很平缓,“他们现在太依赖主宰者了,行为分析科只是摆设。”

“所以你辞职了。”

叶修的语气不是疑问,而是肯定。

“……是综合起来的原因。”

喻文州学生时代虽然在体能方面的项目成绩并不理想,但是犯罪心理学成绩一向拔尖,导师方世镜把他当做接班人来培养,他也对未来充满信心。可是毕业后进入安全局喻文州才发现,因为对先知系统和主宰者过度依赖,行为分析科已如同虚设,只负责证物鉴别,很少涉及犯罪心理分析这一部分。

使用主宰者可以在第一时间得知对方的犯罪指数,低于100的放行,100到300的麻醉,超过300的枪毙。不用思考,主宰者自己会判断,这和喻文州所学的完全背道而驰。

喻文州虽然看上去豁达淡定,但是他也有自己的期望和执念。


叶修只略微地偏头看了喻文州一眼,没有接着说话,视线回到正前方的道路上,通过倒视镜看到方锐还一副神游脸,抓起一包纸巾往后砸。

“回神了。”

方锐被砸醒了,抱着副驾驶的座椅凑了上来。

“什么什么?”

喻文州手腕的便携终端显示屏上显示着一个人的档案。

“嫌疑人一号,代号‘没头脑’。”

方锐愣了一下,下意识问道:“是不是还有人叫‘不高兴’?”

喻文州食指一抹,画面上档案不停切换。

“嗯,是嫌疑人二号。三号代号皮皮鲁,四号代号鲁西西,五号和刚刚才出手的六号代号分别为舒克、贝塔。”

“……这么酷炫的代号到底是谁起的?”

“新杰。”

暴露年龄了啊张新杰大大。

方锐感慨:“幸好张新杰大大没看过《大头儿子小头爸爸》。”

叶修说:“名字不错啊,可以留给七号和八号。”

方锐撇嘴:“那到时候你喊啊,我可不喊。”

喻文州嘴角一弯,重新切回档案一。

“嫌疑人一号是一位搏斗高手,最早确定他的身份是因为他最不会掩饰自己的所作所为,会在案件发生后留在现场,故意接受盘问,因为主宰者扫描结果低于100,即便已经引起当值监视官的注意,仍旧逍遥法外,但是——「太笨了」,”喻文州顿了一下,说,“新杰原话。”

“所以是……‘没头脑’?”

喻文州点点头,方锐不知道该赞张新杰取外号一针见血别具一格,还是吐槽他脑洞开得有点大。

“好吧……所以他到底是什么事件的犯罪嫌疑人?为什么罪犯指数低于100?”

喻文州愣愣地转头看向方锐,见方锐一脸疑惑地回望他,于是他又看向叶修,叶修挑眉说:“小朋友只需要负责当打手就好了,其他事情交给大人来解决。”

“谁是小朋友啊!”

“谁穿得嫩谁是。”

“你这是嫉妒我比你年轻!”

“呵,乳臭未干。”

“靠靠靠!”

一瞬间,喻文州有一种“果然是方锐本尊啊”的微妙感受。

不过,喻文州不想“被”车祸,只能制止方锐企图把东西往叶修脸上砸的行为。

为了转移两人的注意力,喻文州接着说:“‘没头脑’的受害人多为女性学生,尸检确定曾经受到过侵害,也有少数是男性学生。”

叶修回头冲着方锐笑:“正好啊。”

方锐突然有种很不好的预感,双手护住胸口说:“干什么?”

喻文州伸手把叶修的头推回去让他看着点路,叶修趁机瞄了一眼档案,说:“哟,就在附近啊,走起。”

方锐一下子坐正了,这可关乎他的生死,过了一会儿,他试探性地把心中所想问了出来。

“不先吃个饭吗?”


“叔叔……”

徐立抬头,看到一个学生模样的人在怯生生地叫他。

“叔叔,我家的车子抛锚了,爸爸妈妈让我来问问您能不能帮忙看看。”

徐立顺着他过来的方向,看到不远处一辆车停在路边,引擎盖打开,前面站着一个人正在查看,车后备箱盖也打开着,有个人站在那里像是在找东西,身形被车子遮掉大半,只看到纤细的腰线。

徐立的视线又回到眼前的人身上,对于学生来说,他长得有些高,但是脸还很稚气,戴着一副黑框眼镜,看上去就是很听话的孩子。徐立不着痕迹地笑了一下,说:“那好吧,正好我朋友会修车,一起帮你们看看。”

徐立招呼旁边的人跟他一起上前,两个人快走到车前时,徐立越看越觉得车前站的人背影看着很年轻,跟想象中这学生的爸爸年纪差得有点多,不禁警觉起来,朝自己人打了个眼色,对方立刻理解他的意思,上前一步一只手勾住学生脖子,一只手反扣对方右手到后背。

“啊……”

徐立拔出腰间别着的枪指着车头站的人的后背,听到保险栓打开的声音,那人慢慢举起手,偏头笑着说:“有话好好说。”

徐立皱眉,问:“你是爸爸?”

那人笑意更深了些,说:“对,我是爸爸。”

“那妈妈……”

站在车尾的人从后备箱盖后面露出脸来,笑着对他们招招手:“嗨,我是妈妈。”

这“妈妈”怎么看都是男人吧……

徐立愣了一下,立刻把枪偏转向车尾开枪,车头的人反应比他还快,脚已经踹了过来,伴随着枪响,他的枪也被踹飞。

“老实点,不然我掐死他!”

制住学生的人大喊,没想到对方依旧不急不躁,慢悠悠地说道:“你还是自己小心,比较好。”

那人还没听明白这句话的意思,学生的声音一改之前的软糯,清亮而富有活力:“可以了吗?”

“爸爸”叶修朝他点点头,“儿子”方锐脚后跟用力,狠狠踩在身后的人的脚背上,那人痛得松了手。

方锐一脚把人踹翻,甩掉黑框,把刘海朝上撸了一把,气质瞬间从乖乖学生仔变成了大背头混混,他踩着人肩膀说:“什么啊,居然是个菜鸟,白让爷装了半天孙子,吃我方小爷一脚!”

跟这个人比起来,徐立比较难缠,方锐把人踹晕以后像饿狼扑食般扑向徐立,叶修则头也不回地向车尾走去。

叶修走近了些,看到后备箱盖边上有一个弹孔,脚步顿了下,转过去时,发现喻文州靠着后备箱坐着,见他过来了还跟他摆手打招呼。

原来没事……

“看戏看得开心吗?”

没事你不出来。

“我格斗技巧不是很好,凑上去也是给你们添麻烦。”

叶修特别熟稔地抬手揉喻文州的头发:“你可要一直这么乖才好。”

摆明了的话里有话,叶修还惦记着昨天喻文州往人家身上跌故意坑他的事情。

喻文州也跟着笑,说道:“请认真一点,不要摸鱼。”

叶修的手顿了一下,早上的对话还记忆深刻着呢,联想了一下“摸鱼”的意思他整个人都不好了,看到喻文州的笑脸,叶修得出个结论。

丫故意的。

方锐在前面跟人打得正火热,自从林敬言受伤住院以后他就没出过任务,后来把他派给其他的监视官他也合不来,这场架真是打得酣畅淋漓,光顾着踹人,叶修和喻文州前面的对话都没留意,就听见了一个“鱼”字。

“鱼?”饿了一整天,方锐说起吃的特别来劲,边打边吼,“晚上吃鱼吗?什么鱼?蒸还是煮?生煎还是红烧?”

叶修脸是冲着方锐的,但眼神却瞟向喻文州:“三文鱼,正反煎,怎么样?”

“三文鱼哪有煎的,生鱼片好伐啦?土!”

“也行啊,生,吞,活,剥。”

喻文州在一边听得明白,脸上笑得意义不明。

方锐没来由得打了个哆嗦。


——tbc——


刑事一科


林敬言正对着镜子摆弄自己新买的眼镜。


韩:你近视了?

林:啊,没有没有。

韩:那——

张:情侣眼镜。

林:o(*////▽////*)o


给张新杰大大的观察力点赞【不对


本文私设:除了使用小事情特供ver眼镜外,喻总看书的时候会戴一下眼镜,其他时间不戴(。


最后,觉得自己又逗比了(。

  206 24
评论(24)
热度(206)

© 千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