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上

深爱喻文州 手速随爱豆

 

【叶喻】眼花耳热

瞎起名字的花系列第三弹

春暖花开 火树银花 同款叶喻~时间线在两篇之前

祝我喻十八岁生日快乐~



“不行啊,这个也是一杯倒。”

叶修脸上的表情真诚无比,没有一点不好意思,喻文州停下倒酒的手。点菜时是叶修让开了瓶红酒,喻文州以为他想跟自己一醉方休,还惊讶了一会儿,这时开口问道:“你的意思是让我一个人喝?这一瓶?”

“喝不完可以带回去,我不想喝醉,今天是给你过生日,直接睡倒多没意思。”

喻文州嘴角一弯,撑着下巴说:“可一个人喝也很没意思诶。”

叶修立刻语气夸张地说:“没想到你是这样的喻文州,尽想着看我睡觉的样子,是不是图谋不轨?”

喻文州被逗笑了,说:“点酒的可是你,有图谋的人也是你吧。”

“我图什么,你不最清楚吗?”

说话时,叶修的眼神带着暗示,看得喻文州脸都有些红了,只好转头让服务员上了一瓶雪碧。

喻文州给自己倒了满满一杯,叶修说:“你也别喝太多。”

“这些?不算多,”喻文州不以为意地耸耸肩,“以前不怎么喝,没机会发现自己其实酒量还可以。”

叶修撇着嘴摇头,说:“我看你这是最近应酬多了练大的,想想当年咱俩都是一杯倒的时光。”

“我要强调一下,那次我喝的是白酒。”

“白酒怎么了?白酒不是用杯子装的?”

看着叶修脸上的表情,喻文州眯着眼笑了。

等雪碧拿上来,喻文州给叶修倒了四分之一杯红酒,剩下的全倒了雪碧,颜色被冲淡了很多,成了半透明的浅红色。

“这是小朋友的喝法,叶神你可要坚持住啊。”

叶修举起杯子咪了一小口,雪碧的味道占了大头,酒味只有一点,于是点点头,说道:“遵命,坚挺到天亮。”

喻文州嘴里没咽下去的酒都差点笑喷出来,叶修说话的技术已经炉火纯青,要是喻文州脸上挨不住想说两句,叶修就会反过来说是他“污者见污”,语气特别一本正经,经常让喻文州不知道接什么好。

叶修似乎乐衷于让他脸红心跳,次数多了,喻文州也意识到叶修是在调戏自己,这样的叶修对喻文州来说很新鲜,在一起之前可没想过,叶修谈恋爱时是这种人设,时不时就强词夺理和耍赖,也是挺……

叶修见喻文州看着他出神,坏笑着问道:“在想什么?已经迫不及待了?”

喻文州慢慢眨了下眼睛,说道:“我在想,你……”

挺可爱的。

而且,要命的是,喻文州发现自己也乐在其中。

叶修等了一会儿也没见喻文州往下说,光盯着自己在笑,挑挑眉说道:“中间那个停顿去掉。”

“好,”喻文州笑得很温柔,“我在想你。”


热气腾腾的菜陆续上桌,两个人边吃边聊天,期间喻文州的手机震动起来,是黄少天打来的电话。

“队长队长!”

早就不是在役选手了,可这么些年来黄少天对喻文州的称呼一直没变过。

“怎么了?”

“明天你有安排没?我们可以老样子KTV饭店酒吧三连,保准你一整天都过的非常充实!”

黄少天的语气听上去很欢快,喻文州抬头看着叶修说:“这个我得问问。”

“……问谁?”

接收到喻文州的视线,叶修有些疑惑地放下筷子,问:“什么事?”

“少天问我明天有没有安排。”

听到这话叶修笑了,摇摇头把喻文州的手机拿过来,说道:“文州明天跟我过啊。”

“你谁?声音怎么这么耳熟……老叶?”

“除了我,还能是谁。”

“我擦咧,你现在跟队长在一起啊,不对啊队长生日为什么要跟你过啊?你俩啥时候关系这么……”

黄少天的野生本能让他停住了嘴。

“我们是在一起啊。”

“……”

喻文州看不下去,憋着笑说:“好了,别欺负他了。”

叶修歪了下头,说:“已经没声儿了,估计震惊太大死机了,你以前没跟他说过?”

“这不是说了?”喻文州拿回电话,“少天?”

“队长……”

声音百转千回,十分哀怨。

“你是第一个知道的。”

“……谢谢你给我这个荣幸,但是你可以早一天告诉我,我就不会打电话来问这么愚蠢的问题了,简直是热热的狗粮在我脸上胡乱地拍啊……”

喻文州这下憋不住了,笑了好一会儿才接着说道:“我也是刚刚才做的决定。”

“啊……有点不太敢相信……”喻文州还没来得及问为什么,黄少天已经接着往下说了,“那队长你跟老叶在一起多久了?”

喻文州认真地想了想,回答:“四个多月吧。”

“我去!居然这么短!”

“嗯?”

“……呃,就你俩那状态,光站在一起都会有一个外人勿近的气场,gay里gay气的,看着就像有问题,我以为你俩第六赛季就在一起了,还赌了五毛你俩会在退役的时候公开,可从老叶退役等到队长你退役,都没个声响,后来我们以为你俩可能是有缘无分,再不济也是‘爱过’,原来现在才刚刚开始啊?”

喻文州脸上表情有些微妙,回忆了一下以前跟叶修的相处。

“以前那不能算。”

“不能算?”

“嗯,那会儿最多算炮友。”

“……”“咳咳咳咳……”

这次轮到叶修喷酒了,喻文州瞥了他一眼,说:“我说的是事实啊。”

黄少天幽幽地说:“队长,我还小,我不想听。”

“这些年你们帮我过生日,每次都陪我一整天,是因为觉得我情场失意,怕我一个人孤独寂寞?”

“嘿嘿……你可是我们唯一的队长,当然得好好陪着你让你开心啊,说实话冲击还是有点大,就像是……已经停牌被套牢好几年的股票突然复牌还特么涨停了……啊!谁来掐我一把!”

“我其实一直挺开心的,不过还是要谢谢你们,”随后喻文州话锋一转,“那么,现在说说,参加赌局的都有谁?你那个‘我们’都有谁?”

“队队队队队队队队长你跟老叶好好吃饭我提前祝队长你生日快乐明天我不会打扰你们的永远爱你么么哒!”

说完,黄少天立刻挂断了电话。

叶修顺完气,看喻文州放下电话,忍不住吐槽:“还叫我别欺负他,自己倒是吓唬个起劲,他还是个孩子啊。”

“呵,你脸上的表情可不是这么说的,还有,你跟少天什么时候对他的年龄达成了共识,都觉得他还小?”

“诶,论心脏程度,他就是个小娃娃呀,我们都是爸爸辈儿的。”

“这就认亲了?那过年了你这新爸爸就把前28年欠的压岁钱都补上吧,也不用多,一年一千,一共两万八,我这个做队长的先替他谢谢叶神你了。”

“啧,喻文州同志,你这样就不对了,合着只能你欺负他,我欺负他就不行?你这样的行为这叫做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凭什么呀?咱俩也是自己人啊。”

“那叶神你想怎么样?让我看你欺负他不说话?”

“不不不,我们可以一起欺负他呀。”

两个人对视一眼,同时笑出来。

喻文州这人笑的时候,音不走实,全是气流声,笑得叶修心里痒痒的,就去摸他的手说:“唉你别笑了,我们赶紧吃完回家吧。”

听懂了叶修的言下之意,喻文州抿着嘴笑,又给叶修倒了一杯红酒兑雪碧,说:“我才刚开始喝呢。”


离开饭店的时候叶修脚步已经有些虚了,喻文州一直控制着量,给叶修倒的红酒加起来没满一杯,所以叶修还没彻底歇菜。喻文州觉得叶修这人虽然一杯酒倒但是酒品不错,半醉不醒的时候不怎么说话,在出租车上也不闹腾,就靠在自己肩头,没一会儿居然就睡着了。

等车到了地方,喻文州把人摇醒,架着他去坐电梯。房子是年初刚买的,全款买房对于他俩都不算难事,喻文州有多年来的收入,叶修虽然收入没剩多少,但他回家进了叶氏也工作了好几年,而且叶秋不愧是国民好弟弟,直接给了叶修一张卡,说他的就是叶修的,叶修没去查余额就把卡给了喻文州,跟喻文州说是买房资金,最后还是喻文州拍板,两个人各出了一半的钱。

叶修当年连储物间都睡了一年多,对住的地方根本不挑剔,买房的事情是喻文州一手包办的,房子是精装修,直接拎包入住,一间主卧一间客卧一间书房,还有一间被改造成了游戏室,喻文州本意是工作时用书房、娱乐时用游戏室,但叶修嫌一个人冷清,硬是要两个人呆在一个房间,现在书房里堆着好多搬家后还没拆箱的杂物,已经近似储藏室。

门口走廊上的灯是声控的,不太灵敏,喻文州架着叶修不想弄出太大动静,就在黑暗中摸索着开了门。进门后喻文州把钥匙放在茶几上,刚想去关门,叶修突然发力,把他面朝墙壁压了个严实。

没有落锁的声音,最近的开关在另一边的墙壁上,背后的人灼热的呼吸打在耳畔,喻文州的后颈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喻文州小声问:“叶修?”

等人下半身也贴上来,喻文州感觉到有个东西正抵着他的大腿根。

“先关门……”

叶修没说话,手很快解开了喻文州的腰带。

“诶……”

喻文州试图挣扎,无奈醉鬼的力气大得吓人,压在背后的身体纹丝不动。喻文州不禁吐槽自己,刚还觉得叶修酒品不错,现在人就借酒发疯,真是分分钟打脸啊。

“叶修,真的,先关门,暖气都要跑掉了……”

话还没说完,就感觉到一个湿润温热的东西碰了下自己的耳垂。

是叶修的舌头。

“嘘。”


点我


早上喻文州醒过来时叶修像八爪鱼一样缠着他,他转了转已经出汗的脖颈,额角就被叶修亲了一下。

“醒了?”

“热醒了……”

喻文州声音有些暗哑,昨天晚上叶修拉着他闹到了半夜,现在窗外大亮也不知道是几点,喻文州伸手去够床头柜上的手机,拿过来一看已经将近11点,微信短信提示刷了一排,他首先做的却是打开了一个游戏APP。

叶修眼尖,一下瞥到界面上的提示框里以“少天”开头。

“你也玩这个?”

“嗯,偶尔玩玩。”

说着喻文州在屏幕上熟练地滑动,收了一大片草,叶修觉得好笑,拿起自己手机也下了一个。

喻文州凑上来问:“你的叫什么?”

“烦烦。”

“啧。”

“是夜雨声烦的烦,不算欺负他吧。”

“呵呵。”

“别说,还挺可爱的,烦~烦~”

叶修打开微信,把黄少天的备注改了,再转了一万块钱,黄少天回了一排的问号。

“谢谢你陪着文州过完十年生日,接下来的日子有我了。”

“卧槽!狗粮我不吃,钱也不要,劳资自己有钱,我爱给谁花给谁花。”

“你还是收下吧,这算当爹的一份心意,乖。”

“滚滚滚滚滚!”

调戏完黄少天,叶修放下手机心满意足地去搂喻文州的肩膀,看喻文州对着一排生日祝福的短信走神,问了句:“又想什么呢?”

喻文州抿抿嘴唇:“刚出道的日子还在眼前,今天就正式29了,离30岁还有365天。”

叶修笑了,说道:“我都30好几年了,以过来人的身份告诉你,年纪变大也是有很多好处的。”

“比如?”

“更成熟,更加睿智,更有担当,更清楚自己想要什么,很多很多,最重要的是,”叶修凑上去说,“我比以前,更加爱你。

叶修轻轻亲吻喻文州的眼睛。

“生日快乐,我的文州,以后,我也会更加爱你。”


——end——


一写交往后我就容易齁,有些不满意……车我也是尽力了……说真的让我开车不如让我嘴炮三千字【。

  345 18
评论(18)
热度(345)

© 千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