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上

深爱喻文州 手速随爱豆

 

【叶喻】逆水 01

※架空古代

※有试着考据了一点,但大概没什么卵用【。


迟到的生贺,挖个坑给my鹤庆生

To my鹤 @帥不過三秒 年年十八,貌美如花!



台上唱着不知名的评弹小调,叶修在台下坐着,他没花多少心思在听,手倒是没空闲,面前小碟里的花生吃了大半。一曲唱罢,伶人下台,叶修等了会儿也没见谁往他跟前走,微微有些惊讶。

兴欣的车队在路上走了一月有余,每次进市集都有人来向叶修示好,有愿给他当杂役的,有想卖身给他当偏房的。离目的地还有两日脚程,叶修索性来个守株待兔,想逮着人了问问清楚,到底是谁在图谋什么,可惜,无事发生。

莫非真是巧合?

叶修起身付了茶钱,瞧见方锐站在门口。

“买齐了?”

方锐点点头,朝叶修挤眉弄眼:“还寻了两册书,给他送过去了。”

“那就走吧。”


“这两天让大家都小心些。”

叶修和赶车的伙计说完,关上木门,回头看见孙哲平一手撑头一手拿书躺在车厢里,头也未抬,就动了动嘴。

“你还怕有人劫镖?”

叶修笑了笑,说:“不怕劫镖,就怕有人仇家太多,寻上门来,要把人就地砍死。”

孙哲平用拇指翻了书页,气定神闲地说:“让他们来,爷爷我等着。”

兴欣镖局此次走镖,运的正是百花谷的疯医孙哲平。本来叶修是不想接这趟镖的,可陈大掌柜跟百花谷主镖书一签,叶修也无力回天。

出发前,叶修让人煞有介事地搬了两个大镖箱上车,孙哲平则头戴帷帽进了前面车厢,和叶修坐在一起。去京师路途遥远,百花谷的管事怕这位大爷路上憋闷,装了好些玩意儿,孙哲平就只需坐在那翘着腿,金口一张,要啥有啥。

“你这几个小伙计我使唤得颇为顺手,要不到地方了让我几个?”

“啧,你在这儿白吃白喝不算,还想兜着走?”

“哪白吃白喝的?不是付了镖利?”

“张佳乐给的那点银子,只够你这车厢里一个铺位,哪给你当大爷的底气?”

“不够你就给个话,我有啊。”

孙哲平抛了个钱袋子过来,叶修打开看了看,笑眯眯地收好了,这才问道:“你在看什么?”

“你们这个方、小方啊,挺有意思,晓得给我找点乐子,可这书错得也太离谱了些,你瞧瞧,这姿势,人能摆得出来吗?”


叶修借口下车洗眼,跑去后面跟赶骠车的方锐挤一道坐着,教他以后凡是孙哲平要干什么都得先收钱,方锐狂点头表示赞同。

走了没一会儿车队前面的都停下来了,有人在远远地喊“叶师傅快来”,听着也不像有人劫道,叶修去前头瞧见一个人倒在地上,衣服上有血。兴欣这帮运镖的伙计虽然年纪小,但都是叶修亲自教出来的,没有一人贸然上前,所以那人依旧在地上躺着。

叶修对他们点点头,上去先按住了那人脉门,摸到手的脉象时断时续十分微弱,叶修拂开那人披散的头发,瞧见一张青涩脸庞,也就十七八岁的模样。

“叶师傅,怎么样啊?”

“还有救吗叶师傅?”

叶修皱眉,不是有没有救,而是要不要救。


马车停的时间有些久,孙哲平一册书快翻完了,车厢门才打开,叶修抱着个人进来,一时间车厢里满是一股血腥味。

“大孙,你给看看。”

孙哲平把书扔一边坐了起来,问:“哪来的?”

“捡的。”

孙哲平翻出来随身药箱,拿了把剪子把人衣服剪开,说道:“再往右偏半寸,就要给这小子找块好地了。”

叶修没说话,他刚才把四周树林都探了一遍,没发现有其他人在,才把人搬上了车,还顺便捏了捏这人的手骨,人手上没什么茧子,衣着打扮也挺讲究,不像是乡野村夫。

再者,劫镖也应该摆荆棘条子,从未听闻有谁摆个血淋淋的将死之人。

“入口平整,下手利落,剑快手也稳,”孙哲平头未抬手未停,“你说,是这小子命大,还是下手之人不想他死?”

“你怎么看?”

“这伤口不寻常,若不是被人敲晕了刺的,便是一动不动硬生生挨的。”

闻言,叶修去翻看那人后颈,头发全撩起来后,红色的手印在苍白的皮肤上十分明显:“这……”

正面捅的,掐后颈干什么?

孙哲平擦了擦沾着血污的手,说道:“我来。”

叶修扫了一眼那人胸口绑着的细布,问:“这就已经完事了?”

孙哲平瞥了瞥叶修,问:“我是何人?”

“大名鼎鼎的百花谷孙圣手,失敬,久仰。”

说完叶修还作了个揖,孙哲平笑:“自从你改去当了镖师,这溜须拍马的功夫是越来越好了。”

“每天被大掌柜耳提面命念叨八遍「三分保平安」,不好不行啊。”

“呵,你看这儿。”

孙哲平手一指,叶修就看到了那人耳后的红点。

“这是什么?”

“有金针度穴,自然有金针封穴。”

叶修瞧那红点微小,居然是一整根针全数扎入了体内。

“喏,这还有一根。”

孙哲平找到了第二个红点,在另一边耳后对应位置。

叶修心想,此人突然出现在车队必经之路上,身上伤痕又过于诡异,理应多加防备,可瞧见人因为失血而苍白的脸色,及后颈已经开始泛青的淤痕,试想一个十七八岁的少年被人掐住后颈按在地上插入金针的模样,叶修觉得自己后颈也刺痛起来。

“可有取针之法?”

孙哲平立即拿出准备多时的匕首在火上炙烤,寒光刺眼,叶修眯了眯眼,问:“你这是要如何取?”

“剖开肉,”孙哲平一脸跃跃欲试,还做了个手势,“挑出来。”

闻言叶修握住孙哲平的手腕,问:“几成把握?”

孙哲平倒是很坦然:“五六成吧。”

“才五六成?”

“我也只是听闻,并未亲眼见过,今次算是试手。”

“说你疯你还真发癫啊?”

瞧见匕首被叶修夺走,孙哲平嘿嘿一笑:“这就动恻隐之心了?道上有一帮人自称「无极」,你可曾听过?”

叶修皱着眉摇头。

“你刚入江湖未满一年,没听过也属正常。这帮人同你这镖师一样,也是干的得人钱财与人消灾的买卖,只不过,镖师走镖,「无极」取命。”

“刺客?”

孙哲平点点头,说道:“传言,「无极」之中若有人犯错,则会被金针封穴,废去全身武功。”

叶修看看孙哲平又看看躺着的年轻人,并未开口。

孙哲平盘腿而坐,随意往身后一靠,姿态慵懒,说道:“这小子来历古怪,你看不出来?”

怎可能看不出来?实在是此人形象和刺客风马牛不相及。

叶修在人周身打量,孙哲平讪笑:“对习武之人而言,这胳膊腿脚确实细了些,不过,你可别以貌取人,说不准这小子挺厉害呢?”

叶修挑眉,孙哲平又接了一句:“比如用毒。”

“唉得了吧你,等他醒了再说,有你有我还怕制不住他?”

孙哲平一副果然如此的表情,刚点了点头,又突然咳嗽起来:“咳咳,我刚记起,之前疑他有诈,我给他用了双份麻药,可能……没个三五日醒不过来。”

到两日后孙哲平下车时,那人还未苏醒。


习武之人对气息最为敏锐,叶修立刻发现面前之人醒了,虽然还未睁开双眼,但他的呼吸骤然变得缓慢。叶修所学武功对屏息敛气很是在行,此刻他悄无声息地凑上前,在离对方脸颊两寸的地方堪堪停住,预备等对方睁眼时吓其一跳,看他会如何反应。可叶修撑着身体等了快一盏茶时间,对方依旧分毫未动。

叶修叹了一口气坐回去,并未漏过对方呼吸中的停滞,说道:“起来喝点汤?你都睡过去四日了。”

又等上许久,叶修才见他手指微微蜷动,缓缓睁开了双眼。

叶修心想,若自己如他一般置于此种境地,恐怕也会多些小心谨慎,可这小子也过于能忍了些,都能听到他腹中饥馑难耐的声响,可他一如刚才,只就着早前为他铺好的软塌斜斜靠着,垂目闭口,宛如一座泥雕。

叶修突然抬高嗓门问道:“你饿不饿?”

那人抖了抖,又咬着嘴唇点点头。

叶修盛了一碗中午剩下的菜汤,小心撇去油花端到那人嘴边,按下对方想要接碗的双手,一口一口喂他喝下,又拿出一个精白的瓷瓶,倒出一粒药丸送去,可对方盯着瞧了好一会儿也不见张嘴。

“吃啊,我为你诓来的,百花谷主秘制药丸,外面想买都买不着。”

似是对这药丸的气味颇为忌讳,那人眉毛皱在一起,鼻翼一鼓一鼓,后来索性从叶修手里咬过药丸闭眼囫囵吞下,叶修也知这药丸气味难闻,首次闻到时他也差点被熏倒,于是赶紧从旁边的盒子里拿了块荔枝膏给人塞进嘴里。

那人闭着双眼不知嘴里被塞了何物,以为又是一颗药丸,一张脸皱成一团,想吞又吞不下去,才疑惑地舔了两口,尝到了丝丝甜味。

“我又不吃人,为何如此怕我?”

那人眼睫颤了颤,慢慢抬眼看向叶修,眼里满是疑惑、惊恐、想要亲近又惴惴不安。

叶修心想,这眼神若是有假,那此人就真如孙哲平所言,是个颇为厉害的角色,竟让他一瞬间生出了将其护在羽翼之下的冲动。

“因你当时还未转醒,我等又着急赶路,所以救起你之后没有多做停留,现离那地已颇远,你可有家眷需要联络?”

那人嘴唇张了一下,似乎是记起什么脸上神色突然变化,他抬手遮住自己的嘴唇,沉默片刻又轻轻摇头。

是已没有亲人在世,还是不肯与自己多说?

叶修还想问话,那人却看着衣袖一脸疑惑,想到对方疑惑的原因,他开口说道:“帮你换过衣物了,之前那套沾了很多血。”

当时处理好伤口后,叶修和孙哲平两人把他全身衣物换下,本是想找找有无可疑物品,结果一无所获。

那人点了点头。

叶修又问:“你可有要去的地方?我等这一路是去往钱塘,若是顺路可带你一程。”

那人皱着眉思考,好一会儿都未曾说话。

“你叫什么?”

这都不愿说那就只能让他下车了。


叶修见他以指为笔,在自己掌心写下了「文州」二字。

这时,叶修才反应过来,眼前这位少年,可能是个哑巴。


——TBC——


02


第一次写古风,觉得自己在找虐【。下文等我读个金庸再来

  207 27
评论(27)
热度(207)

© 千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