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上

深爱喻文州 手速随爱豆

 

【叶喻】叶大仙

前两天中元节突发的脑洞,大部分是我胡诌的!

对所有行业都心存敬畏!重音X3

超级短打!


萧山路隔壁的老街上,有一家叫兴欣的铺子,铺子里有一位看风水的师傅。师傅姓叶名修,外号叶大仙。和一般大仙白发白胡的形象不同,叶修今年其实三十岁都没到,经常穿着白色痛T恤藏青大裤衩,叼着烟躺在店门口的老藤椅上,美其名曰坐看云卷云舒。

叶修虽然年轻,但确实有两把刷子,不然也担不起大仙的名号,讲话做事干净利落,给出的解决方法都比较接地气,价格也亲民,在这一片颇有名气,经常有街坊邻居来请他看风水。不过,叶修像是不怎么认同大仙这个名号,每次有人那么喊他,他就回几个“虚名”、“谬赞”、“不敢当”,倒是从来没应承过。

“家宅风水,石门路的筒子楼。”兴欣的老板娘叫陈果,年纪轻轻就女承父业,做事也是很利索,废话不多把人往叶修面前一领。

石门路的筒子楼不是传统意义的筒子楼,虽然都是一条长长走廊两边住户门对门,但不是单间,住这儿的大多是买不起好房子的穷苦人,叶修听明白了陈果的话里的意思,点点头跟着屋主去了。

到了地方,叶修拿着罗盘进屋子转了两三圈,走走看看,还思索了一会儿,这才对屋主说道:“您家最主要的问题有三个,一是这主卧次卧门对门,犯了冲宫之煞。风水呢,核心就是气场,两个房间每次开门都会形成风力,两气对冲次数多了,气势和磁场会破坏房屋气场的平衡和谐,影响居住者的身体与运程——”看屋主一脸懵逼,叶修换了一种说法,“就是,您住这儿,要是开主卧门的时候,次卧也同时开门,会不会心悸?每次开门之前都在想对方会不会也同时开门,当然会不安宁。”

屋主忙点头,问:“那大师,这该怎么化解呢?”

“改门不太可行……”叶修摸着下巴思索了一下,说,“那简单一点,摆盆绿植。”

“嗯?这样就可以了?”

叶修点点头,往客厅走去,站在了厨房和厕所中间,说道:“第二个问题,就是这厨房门对着厕所门,厨房呢,烧饭的地方,要洁净,厕所呢,排污的地方,有污秽,两门相对,很不好,而且,厕所属水,厨房属火,水火相冲,五行相克,对居住者身体健康不利。”

“那……”

叶修又摸摸下巴,说道:“厕所门口也摆盆绿植吧。”

“啊?”

“水生木,木生火,相生会好一点,不过最好还是改门,这个您自己考虑。”

屋主懵逼地点点头。

叶修走到阳台,指着窗户外面不远处的山头,说道:“这第三个问题呢,就有点严重,您看这山,山上有几个坟头看见了吧?贵宅跟山之间也没有河流,如果是孤坟,没有人拜祭就更严重,这……”

屋主看叶修一脸严肃,讲的也确实是他一直担心的问题,有点紧张又有点迟疑,问道:“那……也买盆绿植?”

却看见叶修摇了摇头,说道:“不行。”屋主心中一紧,就听见叶修接着说:“一盆不够,要三盆。”

“哈?”

“周易五行里三为木,三三见九,九为阳极之数,大盛。”

“……好、好的,谢谢叶——”

这时候叶修摆了摆手,说:“也不能是随便的绿植,有讲究的,一般来说,尖状、针状的植物化煞,圆叶、叶茎多汁的植物生旺,不能摆错,您要看摆哪里用什么种类。”

屋主频频点头,但是觉得叶修话里信息量太大了他有点记不住,此时叶修递出一张名片,说道:“这家店呢,我们经常合作,您可以自己去订,也可以让我们帮您去订。”

屋主如获大赦,赶紧说:“那就麻烦您了。”

叶修笑眯眯地把名片收回去。


叶修走回铺子的时候,门口站着几个人,其中有一两个有些面熟,见到是他回来了都直勾勾地看着他。叶修眯着眼睛想了想,终于想起来面熟的人是在哪里看到的。

蓝雨,老魏的人。

蓝雨全称蓝雨福堂有限公司,管理着一个还稍微有点历史的庙,现在负责人是魏琛。不过他们散居的火居道士不蓄发不留须不戒荤,不住道观还能结婚,平时跟普通人没两样,只有穿着道服才能认出来。

这一帮人堵在门口,怎么?是要砸场子?

叶修慢慢悠悠走到铺子里面谈生意的房间,看见老魏坐在陈果旁边喝茶。

“老板娘,我来招呼,你去忙吧。”

陈果看了看叶修,在对方点头示意下才去了前面,叶修刚坐下老魏就掏出了一包烟,挑出一根叼在嘴里点着。

“啧啧,3字头啊?不给我发一根?”

老魏深吸了两口,朝叶修脸上吐了一个烟圈,说道:“你现在是跟微草合作抢生意是吧?不地道啊。”

叶修猜到了老魏的来意,一点不着急地说:“你们这帮念经的和尚要做什么生意?”

这就是明摆着挑对方的痛脚在踩了。

“和尚是寺里的!老夫那是庙!别人不懂就算了你会不懂?把你跟隔壁做丧葬一条龙的霸图搞混你乐意啊?再说了我们庙里的怎么就不能做生意了?现在都与时俱进了,张佳乐都在他那花店隔壁开了个纸花店开始扎纸花了。”

“哟,他不是宁死不从、说花就得是真花,其他花都是妖艳贱货降低逼格么?”

“他好像是扎纸花扎出了感觉,前两天我让人去他店里观摩了一下,他现在扎纸花的手艺已经很魔幻了,纸卷一卷剪一剪,立马拉出一朵花,都不要一分钟。”

“啧,这么说起来,微草也挺与时俱进的,之前林杰在的时候还有坟头种树的业务,现在大眼接手了,说店里学徒年纪都小,开始卖多肉了。”

“嚯,那他们现在开始坟头种多肉?”

两个人互相看了一眼,都开始贼贼地笑起来,魏琛这时才给叶修挑了一支烟。

之前在门口堵着的蓝雨庙众人都被陈果赶进店里了,本来看两人有些剑拔弩张的还有点小激动,觉得终于有理由可以暴打叶修了,结果两杆大烟枪突然槽起了其他人,相视一笑泯恩仇,众人也是懵逼的。

“老叶,这样不成啊。你看现在小朋友们都不兴去烧香,他们都不信这个了,之前还看到有人求雨是拿了哪个明星的照片在拜,这样下去我们蓝雨上上下下都得没饭吃啊!你看,你跟微草可以合作,跟我们蓝雨也可以合作啊。”

“那怎么个合作法?”

“我可以派个徒弟跟你去看风水啊,写写符,给山海镇啊八卦镜啊什么的加持一下,节能环保省碳。”

叶修多了个心思,问:“你哪个徒弟?”

魏琛刚要指,叶修直接说了句:“不要黄少天,太吵了。”魏琛手指一顿,转去点了正躲在人群里啃鸡爪的喻文州。

“那就他吧,他写的符最好看。”

喻文州一脸茫然地抬起头来,不知道怎么啃个鸡爪就被卖了。


后来,叶大仙后面多了个小跟班,人称喻小师傅。



——End——


里面叶大仙的这次看风水摆绿植,是我好几年前去西安旅游,半夜无聊在旅馆看的风水节目里说的,但是我只记得几个煞的名字不记得怎么描述的了,所以有一些是百度来的!大家看过笑过就好了!


  210 26
评论(26)
热度(210)

© 千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