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上

深爱喻文州 手速随爱豆

 

【叶喻】39℃(End)

※世邀赛期间

梗是溜溜点的生病叶

晚了两天(土下座),祝溜溜  @蓝雨战队欢迎您  六岁生日快乐!溜溜世界第一可爱!



叶修是被门铃声吵醒的,整个人喉咙滚烫口干舌燥,他勉强撑起身体,连手都有点发抖。但此时门外的人似乎是失去了耐性,突然不再按了,叶修记得走廊里铺着很厚的地毯,他听不见门外有什么声音,手臂脱力又让自己摔回被窝。

他发烧了,显而易见的结论,大概是昨天晚上复盘太晚,这边比国内凉快许多,宾馆靠着山,窗户又没关,吹了一晚上的山风就病倒了。幸好一早就以明天还有比赛打发喻文州回房间睡觉去了,不然两个人一起生病多麻烦啊。叶修想起以前老魏跟他一起通宵,到半夜熬不动了狂打哈欠,那会儿还嘲笑过他是年纪大了身体扛不住了,这下可好,自己退役还没几天,偶尔晚睡一下就生病了,回去可得被老魏笑话一年。

有的没得乱想一通,叶修迷迷糊糊继续睡,不知道过了多久,感觉天摇地动的整个人都在晃,他眯着眼睛看,有人在他面前,离的很近,嘴巴一张一合在说些什么,可他眼睛酸涩视野模糊,耳朵也嗡嗡的,努力眨了好几下,才看清楚面前的人是喻文州。

诶?你说什么?

叶修觉得喻文州的样子大概有什么急事要跟他讲,但是他怎么努力都听不清对方说的是什么。

这时,温热干燥的手掌贴着自己的额头拂上去,喻文州的脸蓦地放大,越靠越近,近得叶修都想往后退了才堪堪停住,额头传来微凉的触感,对方眼睛一瞬不瞬盯着自己,叶修后知后觉发现自己心跳有些快。

你到底要说什么?

不知道这句话问出口了没有,见喻文州回头对着身后,叶修这才看到房间里的第三个人,穿着酒店制服,没一会儿那人就跑着走了。

叶修觉得自己脑子还是挺清醒的,就是头痛浑身都痛,本来还想看看喻文州在房间里走来走去干什么,眼睛没睁一会儿就涩得闭上了,叶修想,要不继续跟周公约会,睡醒说不定就退烧了。可还没成功牵手周公,叶修就被脸上温热的触感弄醒,睁眼看见喻文州拿着热毛巾在帮他擦脸。

好贤惠。

叶修评语还没说完,喻文州掀开被子开始掀他睡衣下摆。

逼良为娼?哦不对不对,应该是趁人之危!

“……”

叶修张开嘴,发现声音发不出来,也可能是因为有些耳鸣,发出了声音自己听不到,他咳了两声,咽唾沫的时候喉咙火辣辣地疼。叶修的手还在发抖,绵软无力地握住喻文州的手腕,结果被喻文州顺手拉起来,温热的毛巾在手臂的皮肤上来回擦拭,随后被妥帖地放回被子下盖好。叶修看着喻文州拿着毛巾走进洗手间,一会儿出来走到床的左边,把叶修另一只手也擦了一遍,这时喻文州再去掀叶修衣服,叶修也没有一点反抗的动作了,闭着眼睛继续刚才没完成的牵手大业。


叶修第二次醒过来是被针扎醒的,感受到尖锐的刺痛他下意识地动了动手臂,发现有人压着他的胳膊、手腕和指尖,估计也是怕扎歪了还得重来,叶修看了一眼,靠在床边压着自己的背影是喻文州,对着自己扎针的是个外国人。

醒归醒,头还是晕的,眼睛还是酸涩的,所以叶修也就眯了一下便又闭上了双眼,他感觉到喻文州松开自己以后应该回头看了他一下,才回过去跟医生说话,说的还是中文。叶修想你不是之前英语说得挺溜儿的吗?“How do you do?”“I'm fine, thank you, and you?”还嘲笑我只会GG、ROLL点和OT,这会儿怎么跟人说中文了?

随后翻译的声音响起来,叶修才意识到原来翻译也在场,估计这个外国医生人高马大的把人遮住了,怪不得他没看见。喻文州问得很仔细,叶修听得糊涂,注意力全集中在往手背血管里流淌的冰凉液体上,刚想动一动手指就被人轻轻按住,熟悉的温热手掌覆盖上来,捂着他的手背感觉特别舒服。

与此同时,耳边说话的声音也小了。

叶修想,这家伙好像一直都这么会照顾人,那有没有谁会这样照顾他呢?没想出个所以然来叶修又一次睡着了。


喻文州的声音在很近的地方传来。

“叶修?醒醒?”

叶修迷糊地睁眼,喻文州上来扶他,说道:“来,喝点热水。”顺手还把他额头上的毛巾拿下来。叶修就着凑到嘴边的杯子喝水,视线转了一圈,房间里很安静没有其他人,窗帘拉得严严实实,只有对面桌子上的小台灯亮着。叶修不知道过了多少时间,一看手背上的吊针已经拔掉了,眨眨眼觉得头疼的症状减轻了很多,就是喉咙还有点疼。叶修喝水喝得很慢,喻文州也不着急,一点点倾着杯子喂他。

喻文州小心仔细的样子,让叶修想起之前一次常规赛,兴欣主场被蓝雨大比分夺走胜利,比赛完两个队伍在选手通道里打了个照面。兴欣那时候正在磨合期,被老牌队伍按在地上摩擦是常事,所以叶修一点都没有心态不好,看见黄少天戴着个大口罩,口罩上还是一个红色大叉,马上嘲笑起来了,说怪不得比赛时候黄少天的文字泡比平时猛了一倍,原来是现实里哑火了。喻文州上来挡枪,说少天是为团队拼命在手速上弥补自己拉出的差距,回头把黄少天按住,手里的保温杯塞过去,又帮他戴好帽子,仔细地叮嘱了几句。

后来还有人问叶修,怎么就这样放过对方了。

当时喻文州是怎么说的来着?

‘前辈,你就不要调戏少天了。’

现在回忆起来,喻文州的语气里有点闷笑又有点埋怨,听着特别受用。

“再喝点。”

叶修这正忆往昔峥嵘岁月呢,喻文州又是一大杯热水端过来,语气温柔不容拒绝。喝完喻文州又去掀叶修的被子,叶修皱着眉看他把自己从床上拉着坐起来。

“去厕所。”

干什么?

大概是自己头顶上的黑人问号具现化了,喻文州对着叶修解释道:

“放水。”

好吧,放水就放水,但是你这一路护送进厕所帮我脱裤子掏家伙的架势是什么鬼?

“你手还在发抖,别尿外面了。”

操。

忽略掉耳边传来的笑声,叶修嫌弃地推开喻文州要帮忙的手,自己动手丰衣足食,这时膀胱快爆炸的感觉才传上来,放水的畅快感让叶修忍不住想吹个口哨。

读完一个长长的放水读条,叶修又困了,可能是吃的药有点嗜睡作用,他张嘴打了个哈欠,不过好歹记得手还没洗过没去捂着嘴,结果走到洗手池前一个没站稳身体往前倾,差点用头去撞玻璃,喻文州一把拽住他,再也没放开手。

喻文州把叶修扶回床上躺好,看叶修已经困得眼睛都睁不开了,就在他耳边嘱咐道:“现在已经12点多了,你要是饿了保温杯里有粥,等下我们要出发去场地,你一个人在房间里好好睡觉,如果不舒服就打电话去前台,我打过招呼了。”

好的好的,喻老师再见。


这一次叶修睡的很沉,醒过来的时候觉得四肢都睡得乏力了。

房间里暗暗的,洗手间透出的光只照到走廊,床这边唯一的光源是喻文州的笔记本。叶修适应了一下才看清楚喻文州穿着睡衣坐在床边的椅子里,脸上的眼镜镜片被屏幕映得反光,一双腿微微曲着踩在床沿上,脚掌钻了一点在叶修的被子里。

叶修的腿在被子下往床边移去,碰到喻文州冰凉的脚底,对方立即把脚收回去并扭开了台灯。

“醒了?”

“嗯……”叶修眯了眯眼睛,哑着嗓子问:“几点了?”

发个烧,把他搞得不知日夜。

“十点多了。”

喻文州从热水瓶里倒出点热水,又从另一个杯子里倒了一点,端过来给叶修的时候水温正好。

叶修咕咚咕咚喝完一大杯,这才喘了口气说道:“烧水壶就算了,你还带了热水瓶?”

喻文州看了叶修一眼,说:“去华人超市买的。”

也是,就喻文州那箱子的尺寸,塞个热水瓶,别的也就塞不下了。

“肚子饿不饿?之前给你留的粥你也没喝,现在喝点?”

看叶修点点头,喻文州把保温饭盒拧开,盛了一碗递过去。叶修吹了几口才开始喝,还挺烫的,什么保温饭盒那么厉害10个小时还那么烫,重新烧过的吧。

叶修一边想一边喝粥,顺口问了句:“其他人呢?”

喻文州失笑:“你还想被他们围观啊?”

“哥会怕他们吗?”

“沐橙来看过你,其他人我都拦下来了,就你白天那迷迷糊糊拿头撞墙的样子,即便有其他人在你也不会发现吧。”

“哪有,我不是每次都看见你了吗?”

喻文州嘴角抿了个温和的弧度,把叶修喝完的碗接过去,问:“再来一碗?”

叶修摇摇头,喻文州把东西放好,又问了一句:“放水?”

瞧见喻文州脸上的笑容,叶修笑得咬牙切齿:“我自己来!”

叶修摇摇晃晃去上了个厕所,回来躺到床上就不高兴动了,喻文州帮他盖好被子掖好被角,又坐回了刚才那个位置,端起了自己的笔记本。

“你也早点回去睡吧,别跟我一样病了去撞墙。”

喻文州看了看叶修:“发烧容易反复,半夜可能再烧起来。”

叶修还想逞强,说道:“我体质没那么弱吧?”

“当时我怎么敲门都敲不醒你,喊人开门看你躺着一动不动,摇了好久一点反应都没有,你不知道,有多吓人。”

“……”

……这攻击叶修抵挡不住,只好乖乖闭嘴。

过了一会儿,看喻文州又是他刚醒那时候的架势,叶修想起他冰凉的脚底心,又说:“你总不能坐一晚上吧。”

叶修往旁边挪了挪,掀开被子拍拍床垫。

喻文州就笑了,说:“这姿势我怎么好像在聊天框里见过?”

“……我正关心你呢,你把我当表情包啊?”

听着叶修佯怒的声音,喻文州笑了两声,脱了拖鞋坐上了床。叶修往下躺了点,被子都要盖住他的脸了,喻文州转身去捞他,问:“你睡这么下不怕闷?”

“不怕啊,就怕把病传染给你,不能对着你呼气。”

“我都躺下了,你再考虑这个是不是有点晚?你该怎么睡怎么睡呗。”

叶修就又拱出来,好好枕在枕头上,听着耳边传来的呼吸声,不真实的感觉一点点冒起来。

听着喻文州小声打了个哈欠,叶修说了一句:“有件事,我之前一直没说。”

喻文州沉默了一下,说:“等清醒的时候再说。”

“我现在挺清醒的。”

“我是说我。”

叶修笑了笑,说:“好,睡醒了再说。”


——End——


好难啊……我不会写日常……努力了一下想温情的,可一温情就忍不住想让他俩斗嘴【。


最后,照例宣传溜溜的叶喻相声群了,群号661060279 欢迎来聊~~

  549 25
评论(25)
热度(549)

© 千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