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上

深爱喻文州 手速随爱豆

 

【叶喻】知名不具 06(End)

※架空,职场(?)

※年龄操作(年龄差大于4岁)

前文 01+02  03+04 05


觉得自己最近好勤奋啊……



06 知名不具


以前叶修不相信一见钟情,认为那是年少冲动荷尔蒙作祟,可他现在就想亲亲对方的眼睛,或许再亲亲对方的嘴唇。叶修觉得自己意气风发,像是回到了读书时代,但当着其他人的面他也不可能真做什么,只能按捺下心中的小九九给喻文州捞鱼丸。

两个姑娘手拉着手唱《一个像夏天一个像秋天》的时候,方士谦打完电话回来了,把手机往叶修那一扔头也不转直接扑向了点歌台,幸亏叶修反应快,不然他的手机就得掉碗里了,拿起来一看,好几条10086的短信,最新一条显示已经停机。

叶修估计方士谦本来还准备了很多招,被他一通电话全部扼杀在摇篮里,现在安抚好老婆正憋屈着呢,就放下筷子看看方士谦要唱什么歌。结果方士谦连点了好几首,从《你怎么舍得我难过》唱到《想太多》,什么苦情唱什么,叶修好整以暇坐在沙发里看方士谦表演,时不时报以掌声叫好,搞的方士谦也没什么乐子。

唱完《算你狠》后,方士谦总算放过了叶修,对着王杰希深情款款地唱起了《你是我的眼》,下面笑歪了一片,王杰希倒是八风不动继续涮肉吃,大概是早就习惯了被方士谦荼毒。

方士谦嚎够了放下话筒坐下来吃东西,对着喻文州说了一句:“文州啊,要不也上去唱一首?”他早注意到不管自己唱什么,喻文州一直都在专心致志涮火锅。

被点到名时喻文州手顿了一下,脸上表情有些为难,旁边的郑轩低头偷笑。

怎么着?莫非是个五音不全?

叶修脑袋转的很快,立即就说:“你还一刻都闲不下来啊?吃完再唱不行么?刚你唱‘我的眼’让小姑娘都呛到了。”

喻文州看着叶修,嘴角抿了个弧度,黄少天这时却说:“他就是舍不得他刚丢下锅的吃的,点个歌,毛肚就没有了,能忍?”

其他人一听都笑起来,叶修知道喻文州是个吃货,但是没想到原因是这个,也跟着笑,喻文州只好放下筷子上去点歌。

前奏一响,黄少天把筷子一扔叫起来:“好你个喻文州!你偷袭我!你点这个歌我还怎么吃?啊?不就说了几句实话你至于吗?来来来还有一个话筒在哪里?小爷我要开始唱了!”

叶修抬头一看,喻文州点的《最佳损友》,和黄少天一人一句,配合的天衣无缝,看来没少唱。

郑轩在旁边解释,说这是他俩的保留曲目。

果然两个人唱得很开心,于是叶修屁股一挪,坐到喻文州的位置上跟郑轩搭话。

“你们平时都喜欢吃些什么玩些什么?”

郑轩自动把“你们”替换成了“文州”。

“诶,文州的爱好你应该也已经知道了,就是各种好吃的,根本不挑嘴,只有好不好吃,没有能不能吃,约他去吃东西,一约一个准。”

“喔,这么爱吃啊,那他喜欢自己烧饭么?”

叶修有意套话,却看见郑轩惊悚地望向自己:“你可千万别让他烧饭。”

“为什么?”

郑轩一脸的痛心疾首:“他是黑暗料理界的巨星啊,已经封神的那种。”

叶修有点惊讶,憋着笑问:“怎么说?”

“估计他的技能点都点舌头上了,手上就不行了,炒个蛋炒饭能让锅子烧起来。”

叶修闷笑:“其实这也挺厉害了啊。”

郑轩继续说:“我都怀疑他是为了让黄少做饭故意的,黄少的蛋包饭那是一绝啊。”

“他俩,关系很好嘛。”

郑轩顺口就接了一句:“那是,认识都快十年了。”说完郑轩才有些后知后觉,歪头看到叶修脸上似笑非笑的表情,想着果然语言交锋不适合自己,亚历山大啊。

鉴于刚才叶修已经“被出柜”了——感谢方士谦,郑轩想了想直接说:“文州很喜欢低沉带着点沙哑的声音。”

这应该听得懂吧?更直接的就没有了啊。

叶修眨眨眼睛,握着拳轻轻敲了下郑轩的肩膀。

喻文州和黄少天一首歌唱完往回走,叶修站起来让位,喻文州本来还有些奇怪,坐下后看见碗里堆满了虾滑毛肚牛肉鱼丸,忍不住笑起来。

喻文州以为叶修就是坐过来帮他夹菜,并不知道郑轩已经把他卖了个底朝天。


吃饱喝足后,俩姑娘开始给屋子里的人点歌,美女的面子谁都乐意给,连韩文清都被俩姑娘鼓动着唱了首《好男人》,下面又是笑倒一片。

可偏偏就有人油盐不进,一个是王杰希,一个是叶修。

叶修倒是好好解释了,说晚饭吃的辣的,现在嗓子不舒服,就不唱了,轮到王杰希了人直接摆手说不会唱,于是黄少天拽着郑轩下去救场,拿着话筒还怼了一句:“王杰希你个土豹子连《星星点灯》都不会唱!缺乏童年啊你!”

王杰希眼睛一眯,看看唱得摇头晃脑的黄少天,再看看笑得东倒西歪的姑娘们,心想本王深藏功与名,不需要你的感谢,但是你的逻辑有很大问题,会唱的才是土豹子。

倒是旁边这个……

王杰希看向韩文清,今天这位韩学长表现有些反常,有问必答有求必应,跟一惯高冷霸道的形象非常不符,莫非是对美女特殊照顾?也可能是这个美女胆子特别大,瞧,又笑嘻嘻地去给老韩点《好汉歌》了。王杰希突然想到了另一种可能性,抬手去勾韩文清的肩膀,对方只是看了他一眼,又看回屏幕去了。王杰希心想,之前看见韩文清板着脸就不敢上去说话的人真是亏大发了,哦不行,对外宣称的是不会唱这首歌,可不能跟着节奏摇摆。

黄少天唱完朝着姑娘比了个V,回头见到的就是板着脸的韩文清和板着脸的王杰希勾肩搭背地坐在一起,腰背挺得笔直。

“俩蛇精病啊……”


唱到十点多姑娘们要回去睡美容觉了,就各自散场,KTV门口一群人互道再见,喻文州遥遥给叶修比了个电话的手势,嘴里无声说着。

再联络。

叶修点点头,可他没想到联络来的那么快,第二天就接到喻文州的电话,约他晚上出来吃饭。


喻文州窝在沙发角落很认真地玩消星星,黄少天给郑轩递了两个眼神,朝喻文州努努嘴,郑轩赶紧摆手,指指黄少天再指指喻文州。

黄少天“切”了一声,腿伸长去碰了下喻文州,成功吸引到后者的注意力。

“咳咳,你跟老叶,怎么样了?”

喻文州抬起头,看了眼黄少天再看了眼郑轩,说:“没怎么样啊,慢慢来呗。”

“你们基佬真麻烦,现在异性恋都讲究一言不合来一炮了,你一基佬还在讲慢慢来。”

喻文州想了想,说:“如果情到浓时你女朋友突然说‘我不怕怀孕就怕你有病’,你会不会萎?”

“卧槽……”

“如果对方搞到一半脱了套子裸奔,那时候人为刀俎我为鱼肉根本没办法阻止,就跟医生给患者动手术的时候突然被爆掉的血管喷了满脸血一样,但是医生能让患者提前做各项检查,那个——就没办法了。”

“虽然你说的很对,但医生是不是都有洁癖啊?别人看对眼了交换定情信物,你看对眼了交换体检报告?”

“这是对彼此的负责。”

叶修来的时候看见三个人正坐在那说话,直接在喻文州旁边坐下来,问:“聊什么呢?”

郑轩随口就问:“你最近体——”

喻文州一把按住郑轩抢先说道:“我们在讨论跟女朋友要不要带套。”

叶修愣了一下。

郑轩心想,喻文州你明明是个S你为什么要怂?你看他都被你说懵了!

其实干叶修这行的,最会抓别人话里的信息,越是别人不让说的越重要,这会儿职业病又犯了,注意力一下子就被郑轩带跑了。

ti什么?剃毛?哪里的毛?

你们年轻人现在这么开放啊?

随后叶修才回过神来想起喻文州说的那句话,摸摸鼻子说:“欺负单身狗?”

郑轩看喻文州嘴唇动了一下还想说些什么,立刻拽着他说道:“没有没有,都单身,都单身。”

这个话题就这么囫囵过去了,吃完饭四个无聊的单身男青年在酒吧玩真心话大冒险,叶修一直选大冒险,黄少天为了整他连让他上台唱歌的事都干了,结果叶修也上去唱了,还赢了点掌声。

下来后喻文州问:“叶大检察官有什么不会的吗?”

叶修听了笑:“有啊,解剖就不会。”

喻文州也笑。

黄少天在旁边撇嘴:“不行了,下次你要再大冒险就让你去跳钢管舞了。”


因为之前的案件还有一些文件和手续要处理,喻文州再次来到检察院,事情倒是不多,半个小时就全部搞定了。喻文州没想到会这么快,直接请的半天假,现在没事做,想着正好在检察院,不如去看看叶修,看一眼就走。

一路打听着走到叶修的办公室,喻文州本来还想搞个小惊喜,结果叶修和苏沐橙正好要出去,一直给叶修当司机的张佳乐不在,他自己又没驾照,于是喻文州就说:“反正我下午已经请假了,我送你们去吧。”

叶修也没跟喻文州客气,车钥匙丢给人就拿着包往外走,等开到地方了,喻文州发现是XX区法院。

苏沐橙率先下车了,关门之前还说了一句:“还有20分钟开庭哦。”

等苏沐橙走远叶修都没动,喻文州才反应过来那句话的意思。

叶修朝喻文州笑笑,问:“来看我怎么不提前打个电话?”

喻文州手指轻轻敲着方向盘,声音里带着笑意,回答道:“想到就去看你了呗。”

叶修想,要是说的是“想你就去看你了呗”就更好了。

喻文州又说了一句:“想你还要你批准啊?”

叶修看见喻文州眼里笑意盈盈的,忍不住往前凑了一点。

突然,一辆交警摩托车停在了他们车前侧,戴着头盔墨镜穿着明黄色警服的骑警下车走到喻文州旁敲他的车窗。

喻文州降下车窗,对方朝他敬了个礼,问他要驾驶证。喻文州不明白为什么骑警来找他,这边也没有禁止临时停车的标记,但还是乖乖地给了。

骑警说:“27岁啊,是做什么的?”

喻文州如实说是法医,交警就说:“哦原来是自己人,”接着又问了句,“老家是哪里的?这上面的地址是你家吗?”

喻文州虽然觉得奇怪但还是接着回答,听着对方越问越多跟查户口似的,叶修绷不住了,说:“行了啊大孙。”

喻文州愣了一下,问:“你俩认识的?”

这时那个骑警抿嘴一笑,抬手摘下一点墨镜给喻文州抛了个飞眼,说:“你好,我是孙哲平,就是看见车了过来打个招呼。”

等人走了喻文州闷闷地说:“我算是见识到叶大检查官的人缘了。”

叶修说:“呃,对不住。”

上次的方士谦,这次的孙哲平,走到哪都被围观,喻文州应该觉得不舒服吧,叶修生平第一次开始反思要不要改善一下自己的人际关系。

喻文州又说:“以后要是跟叶检查官处对象,那整个公检法系统都是眼线,不怕你出轨啊。”

叶修难得哽了一下:“……小朋友你为什么不按常理出牌?”

“按常理出牌就枉为基佬了。”

“喔?”

喻文州偏头对叶修露出个笑容,凑上去亲了他一口,叶修哪里会就这么放过他,按着他的后脑勺加深了这个吻。


两人工作地方离得很近,但叶修也不好没事就去串门,一检查官老到公安局去,别人看见得以为他在查谁呢。有次叶修到公安局去遇到了郑轩,郑轩欲言又止地说:“你最近有空去做个体检吧,全方位的那种。”

说完郑轩就跑了,叶修纳闷:怎么着?我看着像哪里不太好的样子吗?


后来,叶修收到了一个文件袋,里面是一个信封和一份文件。

信封里的纸上写着:我有意跟您进行进一步深入接触,不知道您意下如何?

署名:知名不具。

文件是一份体检报告。


“啧,这个小朋友。”



——END——




我又交了一篇命题作文【不】

这篇一开始就大概想到这里,后面没有剧情先打个end,看什么时候想到后续剧情了再打第二部


  322 25
评论(25)
热度(322)

© 千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