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上

深爱喻文州 手速随爱豆

 

【叶喻】知名不具 05

※架空,职场(?)

※年龄操作(年龄差大于4岁)

前文 01+02  03+04


打小法医的时候,我整个人都是粉色的!PINK!!!



05 “前男友”


XX国际机场T2航站楼·国际到达


叶修远远瞥见方士谦推着个黑色行李箱走出来,能一秒认出并不是方士谦长得有多高多帅,而是别人下飞机都换短袖了,就他一个裹着件长风衣,在大夏天看着要多神经有多神经。等人走近点叶修看见方士谦脸上那副夸张的大墨镜,旁边走着的小姑娘在偷偷拍他,大概把他当成了什么明星。

没等叶修开口嘲笑他,方士谦先嚎上了。

“热死劳资了!”

哟,原来不是故意装逼啊。

“热你不脱?”

“衣服是我老婆收拾的,打开全是T恤衫啊,不符合我精英的风范。”

啧啧啧。

看叶修站原地不说话,方士谦摘下墨镜露出黑眼圈浓重的一双眼睛,抱怨道:“出了门才发现我家Jackie那真是天使,飞机上几个熊孩子吵死了一路上都没睡着,赶紧让我去你家睡会儿我要补眠!”

“嗯……你要不要订个头等舱直接回家睡觉?”

方士谦本来还很萎靡,听到这句话眉毛都竖起来了,问了句:“什么意思?”

叶修言简意赅地给方士谦更新了一下进展,说:“事情都解决了。”

方士谦突然笑了,扔下手里的包两只手亲热地搭上叶修的肩膀,说:“昨天我怎么说的来着?”

叶修看方士谦这样就知道丫是要发作,赶紧说道:“方大律师,您料事如神,这次确实是我太着急了,您大人有大量,啊。”

方士谦笑得咬牙切齿,语速越来越快:“我不走,我一小时咨询费多少你不知道?我丢下老婆孩子热炕头坐了12个小时飞机还是经济舱,腿都伸不直,落地了你跟我说你用不着我了,让我怎么来的再怎么回去?有这么便宜的事情吗?啊?我就不走,我要见你家小法医,我要控诉你折磨我,我特么好几年没回来了你连机场都不让我出,你好意思?”


一大早苏沐橙给叶修送资料的时候,看到他办公室里还坐着个人,站在门口正犹豫着,叶修跟人说着话瞧见了,就招手让她进来。苏沐橙放下文件夹,抬头视线正好落在对方身上,看了一眼便愣住了。

对方戴着一副无框眼镜,头发梳得服服帖帖,似乎还喷了定型,身上西装笔挺,站在旁边还能闻到一股若有若无的古龙水香味。苏沐橙觉得他特别眼熟,但是一时间想不起来在哪儿见过。

“你小子,有这么个美女助手,好运啊。”

对方站起来和苏沐橙握手之前,还记得把之前解开的西装扣子扣上。

叶修嘴角抽抽,看苏沐橙还在那儿发愣就知道她没想起来这是谁,出声提醒:“他是方士谦。”

“哇……”

方士谦自诩名声在外,但也是在澳洲华人界,国内应该没到那个程度,不过他脑子转得很快,笑着说:“喔?原来还是美女学妹?你好你好。”

苏沐橙读大学时知道有几个特别厉害的学长,外号研究生部三幻神,各种辩论赛只要集齐那三个人就能够所向披靡,方士谦便是其中之一。之前在学校新闻上看到过的脸时隔多年出现在眼前,冲击力不亚于上班第一天发现自己成了叶修的助手,苏沐橙尊敬地喊了一声:“方神好。”

方士谦立马挑起眉毛,摆手说道:“诶?学妹你可别埋汰我了,当我不知道这外号啥意思?叶修那是正儿八经的叶神,我呢,是神经,还有一个更惨,是神棍!那什么三幻神我们都当诨号的,上不了台面。”

苏沐橙被方士谦的表情逗笑了,问起了他和叶修上学时的趣事。

叶修暗暗吐槽,几年没见,这小子变脸水平直线上涨啊,别看现在脸上春风和煦,昨天晚上在机场大厅可是狠狠掐着自己的脖子,一脸要同归于尽的表情。


方士谦和叶修同一届,两个人虽然都是读的法学,但是他们学校法学专业有四个学院,方士谦是经法的,叶修是刑司的,所以严格上来说两人只能算是大学校友。

“学妹你说说,都是一个专业,上的课也差不多,还要分四个学院,这个世界上,除了咱们学校,也就霍格沃兹了,所以咱们学的其实是魔法吧?”

虽然早就听说过母校和霍格沃兹这个梗,但从方士谦嘴里说出来,和那衣冠楚楚的精英模样特别具有反差感,让苏沐橙笑开了。

方士谦又笑眯眯地指了指叶修,用气声装模作样地说:“他们刑司的都是gay。”

“这位同志不要乱放地图炮,小心雪峰老婆来揍你。”

苏沐橙大一的时候,叶修和方士谦都大四了,所以她没见识过他俩在学院赛互怼的场面,方士谦带着跳级上来的王杰希,叶修和舍友吴雪峰,两个组合耍过的嘴皮子连起来可以绕地球三圈。

前几年两人的关系剑拔弩张,校报还采访过他俩,叶修评价:“方士谦是个疯起来连自己都咬的人。”方士谦则用当时很火的游戏里NPC的一句台词回敬:“我要让你们知道,老狗也有几颗牙!”

吴雪峰大学毕业后出国,叶修、方士谦、王杰希读研,三个人报的都是本校招牌专业,成了同学也成了关系奇妙的损友。毕业后叶修、王杰希进了体制内,方士谦拍拍屁股远走高飞,跟着老婆到澳洲陪读去了。

“后来他就成了悉尼一枝花。”

要是换了平时,方士谦早就开骂了,现在当着苏沐橙的面,方士谦笑得特别有风度,像是根本没听到叶修那句话一般,笑眯眯地说:“学妹,过几天我要跟老同学聚一聚,顺便见一见新朋友,你也来啊?”

虽然是对着苏沐橙说话,方士谦眼睛却看着叶修,眼里明晃晃的都是小人奸计得逞、啊不对是君子报仇十年不晚的光芒。

叶修眯着眼睛看了眼方士谦,认命地去联系喻文州,之前确实是关心则乱了,急冲冲地把人喊回来是他理亏,也是头一遭落了把柄在方士谦手里。叶修认识他这么多年,知道他一旦真发作了那肯定是伤敌八百自损一千,不能真把他惹急了。

喻文州那边很快有了回复,爽快地答应了,叶修怕他一个人过来吃亏,特地叮嘱把黄少天和郑轩一起喊上。


聚会定的是一周后的周六晚上,叶修在KTV开了个包间,又能唱K又能吃火锅,省的吃完还要换地方,都是公职人员得低调一点。

黄少天和郑轩最先到,叶修问起来,说临下班前来了个眼球破裂的学生要做伤情鉴定,喻文州要忙完才能来,让他们先吃。

没一会儿,苏沐橙和楚云秀也到了。苏沐橙四下看了看,瞧见了坐在沙发上的郑轩和黄少天,后者还朝她挥了挥手。苏沐橙转过去找叶修说话:“男主角呢?”

聚会是方士谦要搞的,现在人却还没见着。

黄少天和郑轩以为苏沐橙说的是喻文州,两个人互相看了一眼,还贼笑了两下,心想今天难道是见家长啊不对见亲友啊,就听见叶修貌似随意地说了句:“他去接他朋友了。”

他?哪个他?叶修的男主角?

刑侦工作人员的警觉性马上就起来了,郑轩脸上的笑容没了,黄少天虽然还是在笑,眼神却异常冷静,他开口问道:“对了,我们今天是为什么要聚会呀?”

“呃……”叶修低头捣鼓设备,头都没抬,“我一个朋友回国,给他接风。”

“喔,他是做什么的?”

怎么听着好像语气不太对?

审问工作人员的警惕性也起来了,叶修转身一边研究点歌台一边回答黄少天的问题。

你来我往多了,旁边的苏沐橙看着纳闷,刚想说你俩这干什么呢,就被楚云秀轻轻碰了碰胳膊,回头看见对方把食指放在嘴唇前朝她抿了个笑容,彼此交换了两个眼神。

看好戏啊。

好吧。


“哟,”方士谦站在门口,视线绕了一圈,在黄少天和郑轩的脸上多看了两眼才抬脚往里走,“人都到齐了?”

叶修自然知道方士谦的意思,呵呵了一声,说:“还有一个,晚点来。”

方士谦暧昧地笑了一下,说:“噢,我说呢。”

这眉来眼去的看不懂啊。

不过,黄少天和郑轩这时只能分给叶修一小部分注意力,大部分都留给跟着方士谦进来的两个人了,一个是王杰希,一个是韩文清,两个人都人高马大的,进了门在跟妹子打招呼。

叶修问方士谦:“老韩怎么也来了?”

“喔~他来看看你对象。”

“靠,还不是对象呢。”

“唉~老韩也不能免俗啊,有着一颗八卦的心。”

“切,别把人说的跟你一样,说不定他是为了别人来的。”

说完叶修还有意无意地撇了一眼。

方士谦重点不在这个上面,也没有深究,又特地问了一句:“人会来的吧?”

“来啊。”

方士谦乐呵呵地去找学妹介绍两位学长,楚云秀看准时机走到叶修身边来,对着叶修指指点点,说:“你也是心大,喊这么一帮人来一起吃饭。”

叶修听了疑惑,问:“怎么?”

楚云秀差点翻个白眼:“你看看那边,”指着高冷的王法官和韩法官,“你再看看那边,”指着突然霸气全开的黄警官和郑警官,“空气中的火花,你感受不到?”

叶修扶着额头,顺着摸到了下巴,眯着眼睛问:“他们有仇?”

楚云秀划开手机:“根据我刚刚的了解,一边是「劳资辛辛苦苦抓的犯人,一回头,嚯,又被放出来了,法院那帮孙子不干人事」,另一边是「妈的什么乱七八糟的都当证据丢过来,核心证据又模棱两可,判个屁,公安那帮傻逼吃干饭的」。”

“唔……”

叶修现在深刻地认识到,做了一件蠢事之后,需要做十件蠢事去弥补。


喻文州是在羊肉下锅的时候到的,房间里的人已经吃上了,开门时扑鼻而来是肉的香味。喻文州在门口皱皱鼻子,吸了两口香气,后知后觉发现自己现在好饿。

坦然地接受了全屋子人的注目礼,喻文州温和地笑了笑,说:“不好意思,来晚了。”

郑轩朝他招手:“文州,这儿。”

喻文州点点头走过去,看到长方形的桌子上已经摆满了吃的,黄少天和郑轩坐一起,黄少天左手那一边坐着俩漂亮姑娘,郑轩右手空着一个位置,再过去那一边坐着叶修和一个男人,那个男人冲喻文州露出一个温文尔雅的笑容,忽略掉他的眼镜已经被腾起的热气糊了一半的话,人还是长得非常帅气的。

等喻文州坐下来,才发现对面坐着的是王杰希和韩文清,他没来得及朝郑轩他们递眼神,就有人夹了个肉丸放他碗里。喻文州是真的饿了,也没抬头直接先左手拿勺子吃起来,吃完才想起来去看,叶修正朝着他笑。

他俩正好坐在桌角的两边,叶修凑过去跟他咬耳朵:“手怎么样?”

喻文州向叶修展示他的手腕,叶修下意识地扶着他的手背:“手指没问题,但是手用不上力,也没办法握拳,会疼。”

喻文州手翻过来手心朝下,又说道:“现在就只能这样。”

说着,喻文州挠了挠叶修手心。

叶修愣了一下,没来得及作出反应,喻文州已经收回手,转头去找吃的去了。

两个人的手在桌面以下,其他人没看见,但坐喻文州左手边的郑轩、坐叶修右手边的方士谦都看见了,顿时脸上的表情都很意味深长。


吃了一会儿气氛热络起来,大家开始聊天,叶修掏出了烟和打火机,很自然地给方士谦挑了一根,又给他点了个火。

喻文州朝方士谦看了看,叶修才想起还没给喻文州介绍。

“那边是苏沐橙和楚云秀,是我的同事,这两个,你应该是认识的,”看喻文州点点头,叶修就指着旁边的人说,“这我朋友,方士谦。”

方士谦撑着桌子,笑眯眯地说了一句:“你好,我是叶修的前男友。”

顿时,整个房间安静下来,所有人都看向他,五个人带着惊讶两个人带着疑惑,只剩电视里还在放着歌。方士谦很习惯这种成为所有人焦点的情况,慢悠悠地拿出手机,把他们上学时候的照片翻出来给大家看。

主要是给喻文州看。

在场只有叶修知道方士谦在干什么,咬着烟头想,你他妈还是有备而来。

叶修再看了一眼方士谦的手指,想道:还好,婚戒没摘,没疯过头。

结果方士谦像是接收到了叶修的眼神,抬起左手说这是当年他俩定情信物,叶修把他踹了以后他念念不忘一直没舍得丢。

叶修直接在心里骂娘,转头去看喻文州,对方安安静静地听着,脸上看不出表情。叶修想了想,忍不住掏出手机给方士谦老婆打越洋电话。

“你老公在这儿发酒疯呢。”

“操,”方士谦一把抢过叶修的手机转头就往外走,“老婆啊我没喝酒,你别听叶修瞎说。”


目送方士谦走出房间,叶修听见耳边“噗”的一声,转头看见喻文州在笑,他叹了口气,说了句“不好意思”。

喻文州笑完,才开口问:“这是怎么回事?”

叶修本来没想告诉喻文州,但是方士谦这么一闹,目标明晃晃地就是他,叶修只好简略地把事情起因经过说了一下。

喻文州听完,抿起嘴唇看着叶修,也不说话,眼睛亮得叶修想伸手去摸。


——tbc——


我在03埋的梗,帮大家回忆一下hhhhhh

“别的不说,就隔壁那几个天天拽的二五八万恨不得直接上天的家伙,听见叶修的名字也得怂成孙子,据说他今年到现在都抗诉了5起了。”公安局、检察院、法院都在崇安路上,郑轩指的是隔壁法院。


  245 35
评论(35)
热度(245)

© 千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