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上

深爱喻文州 手速随爱豆

 

【叶喻】知名不具 03+04

※架空,职场(?)

※年龄操作(年龄差大于4岁)

※案件有参考,专业知识都靠百度+胡诌,反正案子也就是个过场,不要深究不要深究


时间线是交叉的


03 叶修



周一中午食堂里的人是最多的。

喻文州端着盘子和郑轩打招呼,问:“少天呢?”

“出任务去了。”说完郑轩还打了个哈欠。

“星期一就出任务啊真辛苦。”

“是啊,幸好这次他没喝醉。”

正常状态下的黄少天是能说两句绝对不只说一句,醉酒状态下的黄少天则是能动手绝对不逼逼。上上周黄少天喝醉了以后郑轩和喻文州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把他架回家,胳膊酸了大半个礼拜,所以他们上周聚会时郑轩力荐桌牌室,不想再见识黄少天的醉酒模式了。

不过他本来以为喻文州会把那谁喊上,结果那人没来。

不知道是没约还是没空。

郑轩一边吃饭一边偷瞄喻文州。

喻文州大大方方地说:“上周我约了但是他在外地出差。”

“咳咳咳……”

你他妈会读心啊!!!!

还有第一次约就失败可不是什么好兆头……

“果然是不好追先生啊。”

喻文州噗地一下笑出声:“不好追先生?”

“你说的嘛,他看上去很不好追,我也不知道他叫什么名字,就随便称呼一下。”

喻文州说:“他叫叶修。”

郑轩先哦了一声,才反应过来结结巴巴地问:“叶叶叶叶叶叶叶叶修?”他顿了一下,有点试探,“修理的修?”

喻文州点点头,看到郑轩脸色有点难看,问:“怎么了?”

“你不知道他?”

喻文州皱眉想了想说:“你这么一提倒是好像在哪里听说过。”

“他名声很响亮的啊,诶……”郑轩哽了一下说,“就那个「脸T」!”

喻文州对「脸T」两个字可比对“叶修”熟悉多了,有些惊讶地问:“是他?”

检察院可以监管法院和公安,但是基本上没人会到处找事,如果是那种凡事只求息事宁人的更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其中有个人画风特别与众不同,不仅到处插旗,能力更是逆天,经他手的被举报人没有一个跑得了统统进了监狱。

“别的不说,就隔壁那几个天天拽的二五八万恨不得直接上天的家伙,听见叶修的名字也得怂成孙子,据说他今年到现在都抗诉了5起了。”公安局、检察院、法院都在崇安路上,郑轩指的是隔壁法院,“咱们这儿也很多人怵他,说不批捕就不批捕,一点辙都没有。”

喻文州微微皱眉,说:“好像有点太拉仇恨了?”

“他那是群嘲,所以叫「脸T」啊,”郑轩嘴角抽抽,心想要是早知道他就是叶修,那天绝对不会多嘴让他坐下来,“对他的评价很两极化的……有些人说他业务能力超神,基本十项全能,没有他办不成的案子,另一些人就说他、说他各种玩心机钻空子,特别没节操没下限,为达目的不择手段……”

郑轩边说边看喻文州,越说声音越小,最后全变成了气声。

结果喻文州脸上波澜不惊地问:“哪十项?”

“啥……?”

“诗词歌赋、琴棋书画?”

“呵呵……”

“呵呵。”

就这么对呵了半天,郑轩首先破功,还是决定照直说:“他的风评不太好,很多人等着抓他的小辫子,”说着郑轩看了一眼喻文州,语气有些犹豫,“……据说纪委都约谈过他,但是又拿他没办法。”

喻文州好笑:“这个「据说」你又从哪儿听来的?”

郑轩撇开视线:“他们检察院的人自己说的。”

喻文州心里敞亮,一句话就知道在检察院内部也有人不待见叶修。

唉,在其他人眼里这叶修得算是个大麻烦吧。

郑轩观察喻文州的脸色,想着自己这么有的没的说一通是不是有点不太好,喻文州还对他有意思呢,挠挠头决定帮叶修挽回一下形象:“我觉得吧,可能是有人嫉妒他的能力,他本身确实太厉害了,据说——”郑轩尴尬地笑了一下,“据说只要往他跟前一站,连你上顿吃的什么他都能知道。”

喻文州弯了弯嘴角,知道郑轩的心思,说:“全都是「据说」,有点太神乎其神了吧?会不会是谣传?”

郑轩“嗳”了一声,深深叹了口气表示亚历山大:“因为他神龙见首不见尾啊,没几个人见过他长啥样,见得最多的就是检查监督意见书上那个龙飞凤舞的签名,之前传有人想教训他,但是因为不知道他长啥样没堵到人。”

说起来,自己跟这个传说中的人物坐一起喝过酒玩过骰子啊,这么一想郑轩突然有点点小得意。

郑·安于现状·随波逐流·非常容易满足·轩。

郑轩傻笑到一半发现喻文州也在对着他笑,立刻板了板脸。

喻文州已经吃完,一边收拾餐具一边说:“都是些没证实的消息就传成这样,检察院下面反贪污贿赂、反渎职侵权、刑事诉讼、职务犯罪那么多分局,叶修再厉害也不可能全部插一脚,不能什么事都算到他头上吧,从事刑侦工作的,一旦不讲究事实证据听信风言风语,那可就糟糕了。”

喻文州语速悠然语气温和,郑轩忍不住翻了个白眼。

咱都是这么多年老同学了我都已经被你虐出心得来了,你当你这么说我就听不懂你是在骂那些人业余无脑瞎嚼舌根吗真是太幼稚了!还有这都没约成就开始护犊子了要不得啊!

郑·脑内风暴·槽多无口·最后决定装傻·轩。


其实很多人都对法医这个职业有误解,以为只需要在实验室解剖尸体就可以,法医首先是一名警察,其次才是具有医学知识的技术人员。喻文州一边准备考试一边跟着各种跑现场,经常是一个电话打过来,不管几点都要出动,有一次值班半夜三点半接到电话去现场,忙到上午十点回去休息,下午三点起床时眼睛都有血丝。

时不时的加班值班日夜颠倒,让喻文州的交际范围非常狭窄,好在喻文州忙的时候黄少天郑轩也一样忙成狗,等他闲下来这俩人也基本有空,所以能经常一起出去玩。

就是和其他人凑起时间来,要困难得多。


叶修打电话来约喻文州的时候,他正忙得昏天黑地。

这周先是发生了一起丈夫街头追砍妻子致其死亡的刑事案件,嫌犯被当场抓获,完成尸检的同时还按照要求出具了精神鉴定书。随后又发生了一起敏感事件,俩邻居有矛盾,报警后其中一方与出警民警发生争执,声称头痛后被送医检查无恙,当晚回家后猝死,家属要求进行死因鉴定,怀疑是受警方殴打致死。因为这起案件调查对象是警方,所以公安法医回避,由检察机关直接成立了联合工作组,在公安的法医鉴定中心进行尸检。同时,又发生了一起非正常死亡案件,女高中生半夜在宿舍坠亡,家属怀疑其生前受到舍友排挤殴打,要求进行鉴定,期间还有各种伤情鉴定、物证检验、材料汇总报告等。

喻文州的办公桌上堆了厚厚一叠文件,他看了看手头的工作,算算时间,决定晚上加班,先跑去工作组观摩尸检,进了房间才发现办公室里另外两位副主任法医师也都来了。这是喻文州第一次见到检察院的法医,跟他们公安法医要穿警服不同,检察院的法医都是衬衫领带西裤,远远看着还有点潇洒。

在前面跟家属打招呼的男人带着一副眼镜,他向家属说道:“我们检验过程基本有五项,尸表、解剖、毒物分析、酒精、病理学,最先是尸表检验,会看衣服有无破损,尸斑形成的部位、颜色、量及发展情况,尸表有无损伤、出血、变形等改变,再进行解剖。”

喻文州一边看他们一边想如果叶修穿着制服是个什么样子,打量来打量去就发现了人群后有个人有点眼熟,他头发有点乱,胡子也没刮干净,衬衫塞了大半还有一小半露在外面,领带打得松松的歪在一边。

戴眼镜的男人回头对那个人说道:“等会儿你能光动手不张嘴吗?”

“切,没那闲工夫,赶紧的吧,老夫还要回去睡觉。”

检察院的法医们换上防护服,戴好帽子口罩,在开始前,戴眼镜的男人又向死者家属说道:“这个过程我们会很仔细,大概需要三至四个小时,如果情况复杂,那时间就会更长,你们如果有什么问题,可以随时向我们提问。”

期间,家属一个个问题抛出来,戴眼镜的男人一个个解答,态度没有一丝不耐烦。

最后尸检结果是死者死于突发性心肌梗塞,跟出警民警的行为无关,家属们也认可了这个结论。结束后戴眼镜的男人还在跟家属们说着什么,喻文州听到站在他身边的两位咬耳朵,其中一个说:“检察机关的同志果然嘴皮子利索。”另一个扯着一边嘴角笑了一下,随后两人先离开了房间吃饭去了。

喻文州看看手表,这次尸检用了五个多小时,现在时间已经接近两点,但他并不着急走,刚刚看的时候他就在想,如果是自己在进行尸检,家属一再指着明显是尸斑的地方问这淤青是被人打的吗跟他的死有没有关系时,他是否也能像那位戴眼镜的检察院法医那样一如既往地细心解释。

检察院的法医们收拾完毕从里面的操作间走出来,他们当然也注意到了全程站在玻璃外面观摩的三人,猜到了对方是公安的法医,这时候打照面互相点了点头。

喻文州向前走了一步,叫了一声“魏老师”。

男人脚步顿了一下,疑惑地看过来,皱着眉打量喻文州,看表情似乎是想不起来他是谁。

喻文州说:“魏琛老师,我听过您的讲座。”

那会儿喻文州刚高三,急急忙忙跑去听讲座,等老师进来讲了一会儿才发现自己走错了教室,不过既来之则安之,也就跟着一起听起来。课上魏琛说,大家不要觉得法医很可怕,其实法医跟医生是一样的,医生医治活着的人,解决让人难受的疾病,法医医治死去的人,查出杀害死者的凶手。

喻文州说:“您的话对我影响很大。”

魏琛笑了:“小鬼你也太好忽悠了吧?PPT是我学生做的,我只是照着读而已。”

喻文州也笑,说:“我当然知道这话不是您写自己的,但是您在我特别迷惘的那个时刻说了这句话,让我改变了人生的轨道,谢谢您是应该的。”

当老师的谁不喜欢听学生的感谢,即便像魏琛这种只代了一两年就嫌麻烦、还没给喻文州正经上过课的,也觉得有些小飘飘然,过了会儿才回味过来前半句怎么听怎么别扭,等他想问的时候人早走了。

嘿这小子。


喻文州回到办公室又埋头在各种工作里,肚子后知后觉饿起来,走到单位外面的小店里买了个面包,一路啃回办公室。

经过二楼走廊时,男人的嚷嚷声和女人的哭泣声夹杂在一起,喻文州顺着声音传来的方向看去,想起来好像是负责女高中生案件的那位主检进行尸检的房间。

喻文州走近了两步,吵闹的声音更清晰了。

“这么多地方有淤青跟外伤,都遍体鳞伤了,你说是自杀?”

回答的声音不高,喻文州没听清,但是与此同时女人突然尖叫了一声。

喻文州觉得情况太不对,小跑了两步冲进房间,看到的正是男家属和张法医扭打在一起的画面,他们的手都抵在张法医的左腹部,而张法医的表情极其痛苦。喻文州这才明白过来,为什么女家属在旁边一边哭一边尖叫,因为男家属手往后抽出了血红的刀刃。

喻文州什么也没想,身体先一步做出反应,直接冲了上去。


本来已经一片空白的脑袋里,突然冒出来一个问题。

只知道他叫叶修,不知道他喜不喜欢男人。






4 喻文州



快下班了张佳乐跑叶修这儿来串门,人也不含糊,直接开门见山地问:“你上周约了人家没啊?”

“啊?谁?”

“就那个让你笑得很猥琐的。”

叶修腹诽,靠你怎么还记得。

而且还哪壶不开提哪壶。

“……你是不是很闲?”

张佳乐坐在桌沿上翘着脚说:“有点,在等消息呢。”

叶修抬头瞥了张佳乐一眼,说:“没空。”

是没空约还是没空赴约就不得而知了。

“啧啧,不要说我没有同事情啊,下周末正好月底,我们合计开个崇安路天团年中聚会,大家热闹热闹,你要不要把人喊出来一起去?”

“喊去被你们围观?呵呵。倒是你们,崇安路、还天团?”

“恩哼,”张佳乐得意地挺挺胸,“不是都说么,帅的都上交国家了。”

“脸可真大,上面的规定都忘记了?”

“又不是公款,AA啊。”

“AA还是被纪委通报批评的还少啊?”

“靠……”

“消停点吧,小心被举报。”

“切,真没意思。”

“讲完了没?”叶修拿文件拍张佳乐后背,“讲完了就起开。”

张佳乐被拍下桌子,刚要张嘴讲话,苏沐橙拿着手机跑进来了,有点着急地说:“有人在公安局袭警了。”

张佳乐立刻问道:“什么情况?”

“说是家属不满意尸检结果,闹事了。”

听苏沐橙口气,也不像是小打小闹,于是叶修问:“有人受伤?”

苏沐橙点点头:“嗯,伤了两个法医,都送医院了。”

张佳乐一下抓住了重点:“法医?今天是不是联合工作组去公安那边,老魏他们回来了没有?”

“云秀正在打电话问呢。”

张佳乐皱着眉:“不会是老魏嘴巴太毒被人打了吧……不对啊,老方陪着老魏去的呀,他这么会圆场的人——”

楚云秀也拿着手机走进来:“问好了,老魏没事,下午就回来了,是另一个案子,伤的是公安那边的法医。”

“还好……那两个受伤的情况怎么样?严重吗?”

“不太清楚,好像还在手术。”

苏沐橙发现叶修半天没说话,光在那按手机,他左手撑着桌子,食指不停地在桌面上敲打着,声音不大但是节奏很快。

“叶修?”

「您拨打的电话现在无人接听,请稍后再拨。」

另两人也转头看向叶修,叶修一边按重播一边问:“送的哪家医院,知道吗?”

张佳乐凑上来问:“怎么?认识的?……美法医?”

苏沐橙小声咦了一下:“美……”

看着叶修的表情,张佳乐有一个大胆的猜想。

“就是他?”

苏沐橙也反应过来了:“是你上次说的英雄救美的美?”

张佳乐跟苏沐橙互相看了一眼。

叶修都要气笑了:“你俩如果在工作上拿出八卦我的一半水准,老冯早烧高香了。”

要不是现在有点担心,他还真想骂一句:妈的还有没有点隐私?

苏沐橙瘪着嘴说:“你什么都不跟我讲。”

好吧确实是他有意避开这个话题,这不是八字还没一撇呢嘛。

“主要你的表情太魔幻了第一次见,”张佳乐拍拍叶修肩膀,“能让你「紧张」,那可不是一般人呐。”

对着张佳乐,叶修就没什么心理负担了,张嘴就想怼回去,这时楚云秀的声音在门口传过来:“就近送的二院,不过具体楼层不知道。”

叶修立马给楚云秀竖了个大拇指:“还是云秀大神靠谱。”

楚云秀头都没抬,左手比了个OK的手势,右手单手输入那叫一个风驰电掣,微信里「公检好基友」、「检法手牵手」、「关爱90后空巢老人」几个组都已经聊爆了。


叶修找着人的时候,人正坐在椅子上发呆。叶修没着急走上去,先从头到脚扫了两遍,身上的衣服应该换过了,蓝色的制服衬衫上沾了血迹脱在一边,右手手腕上绑了绷带还戴了护腕,不知道其他看不到的地方有没有伤口。

像是感应到了目光一般,喻文州向叶修这个方向转过头来。

眼睛对上的一瞬间,叶修在想,他的眼睛好亮,是不是很高兴看到我?

随即,喻文州就露出一个笑容。

“你来了。”

不是「你来干什么」,也不是「你来看我吗」。

叶修嗯了一声走过去坐到喻文州身边,还没等叶修问,喻文州自己先说了。

“我就扭伤了手腕,没事。”

“好。”

然后两个人就坐着不说话了。

平时伶牙俐齿的叶大检察官发现他现在不知道该说什么了,毕竟,这才是他俩第二次见面,连对方叫什么都还不知道,而且叶修觉得如果现在问「你叫什么名字」,对面肯定会笑场的。

怎么办?现在气氛那么好,要好好把握啊。

叶修想了想,问出了中国人情社会最重要的一问。

“吃饭了吗?”

对面似乎被这个问题问得猝不及防,懵逼了两秒才回答:“没、没呢。”

叶修像是找回了主场似的立刻站起来说:“走吧,先吃饭去,你的同事手术应该也需要点时间,还有其他人守着不会出问题的,你不要担心,先照顾好自己才能照顾别人,”最后又加了一句,“我也没吃呢,挺饿的。”

一番话把对方能推脱的地方全都堵死了——如果对方想推脱的话。

喻文州只是点点头便跟着站起来,说道:“我手机钱包都没带,今天要先麻烦你请了,下次我请你。”

钱还没花出去,就已经有下次了,下次要是再他付,就有下下次,下下下次,四舍五入就是一辈子啊。


叶修拿着菜单才想起来,问了一句:“你这伤,有没有什么忌口?”

喻文州随口说:“医生也没有特别嘱咐,就只说手腕先不能动。”

叶修又问:“那你有什么不吃的吗?”

喻文州郑重回答:“吃货无所畏惧。”

叶修觉得好笑:“那我看着点。”

等菜上来,喻文州看着清粥小菜没动。

叶修自觉地涮杯涮筷,貌似无意地问:“怎么了?不合口味?”

“会不会太清淡了一点?”

叶修一边盛粥一边说:“看不出来你还是个重口味,不过你身上有伤,吃清淡点不容易上火。”

喻文州的表情似乎有点郁卒,叶修用喻文州的筷子夹了一筷芹菜香干送到他嘴边,对面愣了一下。

叶修问:“你左撇子?”

喻文州摇摇头。

叶修一脸「那你愣什么」的表情,喻文州犹豫了一下才张嘴,菜汁顺着嘴角流下来,喻文州忙着用左手去凑免得滴到衣服上,叶修已经大爆手速从桌上抽了张纸巾帮他擦嘴。

“好了。”

叶修看着喻文州被他抬着下巴任他摆布的模样,忍不住笑着说道:“多大的人了。”吃饭还漏嘴。

喻文州看着叶修笑得傻不溜秋的样子,也说:“多大的人了。”玩心还这么大。

“乐·意。”

叶修继续喂饭,动作没有一点点不自然,喻文州觉得脸有点烫。

这时叶修的电话响了,看是张佳乐打来的就接起来了。

张佳乐语气一本正经,简单地跟叶修说明了情况,女高中生跳楼案件公安法医尸检结果是自杀,家属不接受结果情绪失控袭警,最高检介入,让检察院展开调查,不止学生跳楼案件,还有这次公安局在案件审查期是否存在徇私舞弊,需要当事法医到检察院协助调查。

“受伤的两个法医,一个叫张家兴,一个叫喻文州。”

叶修天生的直觉告诉他,眼前这个人的名字,叫——

“喻文州。”

被喊到名字的人抬头眨巴眨巴眼睛看着他。

叶修轻轻吐了口气:“知道了。”

在案件了结之前,他不能跟当事人私下接触。


吃完饭叶修把喻文州送回医院,没有留下来,喻文州也点点头表示理解。等叶修回到家第一件事就是上QQ,把案件简单跟方士谦说了一下。

冬虫夏草:“人都没审问呢就心急火燎地叫我回去,回去干嘛?又没进程序?”

叶修:“能不进就不进啊,早点跟他谈谈,到时候该说什么不该说什么你提点提点他,我得回避。”

冬虫夏草:“操你自己人缘上一大堆麻烦懒得处理,给人干活倒积极。”

两人扯皮扯了半小时,最后叶修答应了一堆「丧权辱国」的条件才把方士谦从悉尼喊回国,但是因为订票订的太急,只能委屈方大律师坐经济舱了。

第二天早上,叶修又跟方士谦联系了一下,确认方士谦确实在机场等飞机,这才安心地去上班。

等叶修到了办公室里,领导就杀了他个措手不及。

因为上头重视,今天就要正式审问。

现在,马上。


叶修和张佳乐接到指示的时候,喻文州已经在审问室坐了一会儿了。张佳乐一进房间就肆无忌惮地打量喻文州,叶修和喻文州互相点了个头算打招呼。

喻文州面对检察官时一点也不紧张,自己的专业内容也说的非常清楚,说张法医早上去现场勘查下午约的家属尸检,自己上午在办公室工作中午在观摩联合工作组的尸检,等到下午出门去小卖部买了面包回来路上才听见了声音,说他进门的时候看见两个人是个什么情况,他冲上去按住刀后两个人一起摔在地上是个什么情况,回头帮张法医按住伤口是个什么情况,还说他们每次尸检都会架摄像机在旁边全程录像,所以应该所有情况都录进去了。

合着喻文州在这个案件里纯属路人甲,而且还是个见义勇为的路人甲,叶修当即撂挑子,对着张佳乐说:“下面我不参与了,等会儿我跟头儿说这个案件让你负责。”

“唉别啊,你干嘛去?”

叶修拍拍张佳乐肩膀,语气语重心长:“张佳乐同志,你要相信自己的能力,我就非常相信你的实力,你行的,”然后话锋一转,“我带文州去吃饭。”

“……操,有对象没人性。”


在电梯里叶修就开始刷起了大X点评,顺口问喻文州要吃什么,喻文州回了一个字。

“肉。”

叶修光靠听的都觉得喻文州说这个字的时候眼冒绿光。

“那行,我知道附近有家牛排店。”

工作日的中午餐厅里很空,点完单叶修接了个电话,开始一边夹着电话一边翻公文包里的资料,期间点的菜陆续上来了。

喻文州没怎么来过这家连锁牛排店,菜是叶修点的,这会儿上来了一份薯条,喻文州没吃过这个,单手拈了一根尝尝,倒是挺好吃的,叶修一手拿手机一手拿笔在写东西还不忘朝喻文州努努嘴,让他给自己递一根薯条,喻文州觉得要薯条吃的叶大检察官形象很有趣就给他递了一根,叶修直接凑上去用嘴接,吃完还舔了一圈嘴唇把上面沾的盐粒舔掉。

喻文州默默地开始戳牛排,心想,妈的老男人还挺会撩的好想搞他。

叶修对电话那边说等等,拿起自己的刀叉把喻文州面前的牛排切成了小片,然后再继续讲电话,说:“唉你快点我这儿正吃饭呢。”

叶修瞄到喻文州的脸色,心想,哟这小朋友还挺纯情的都脸红了。


一顿饭吃的妙趣横生,吃饱喝足还去了附近的酸奶店一人要了一杯酸奶消食,到叶修下午快上班的点了两个人才挥别。

叶修好心情地打开手机,这才想起来,已经在飞机上的方士谦该怎么办?


距离方大神(经病)落地还有7个小时。



——TBC——



另外,一开始捏人设的时候没有仔细百度,本来的设定是喻总本科不是读的法医,是读的法医二学位,再考的研究生,后来发现法医二学位需要临床医学本科才能报,而设定里捏的喻黄郑三人在XX刑警学院上的学是没有医学院的,这个学校自2010年后也不再招收法医学本科学生了,所以为了不改,我就随便脑了个有医学院的警官学院。


  320 50
评论(50)
热度(320)

© 千上 | Powered by LOFTER